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超级大鱼」国家地理野生频道《寻找超级大鱼》的主持人泽布·霍根(Zeb Hogan)前往湄公河寻找巨型小鲶鱼。

在越南龙须岩鲶鱼养殖場的喂食时间,数以千計的大眼鲶魚(Pangasius hypophthalmus,也稱大眼鲶和无牙鯰魚& # 171510;虎鯊)竞相浮出水麵 像這樣大的鲶魚在野外很少見。 賈斯汀·莫特(Justin Mott)照片,热毒視频:追寻湄公河巨型鲶魚(神秘的地球uux.cn報告)根据美國国家地理(Stefan Lovgren:曾柏彦撰寫):追尋小巨型鯰鱼的史詩任務,一项新的研究探索了在著名的湄公河係统中通過油炸巨型鲶魚數量严重下降的原因。 陰沉的金边早晨烏雲密布,泽布·霍根正準备离开柬埔寨首都前往泥泞的湄公河执行一項特殊任務。 作为內華达大學国家地理野生频道“怪兽魚”的主持人,雷諾鱼生物學家通常会來到河邊寻找水生巨兽。 但这一次,他看到的是一个小得多的地方——雨季時,數百万甚至數萬亿隻小鱼苗沿着湄公河落下。 雖然这些鱼苗的数量正在直线下降,霍根希望能帮助科學家們找到答案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神秘、研究最少的鱼群 一切都從數百公裏外的上遊开始——當雨水開始落在老撾和柬埔寨北部的深潭和崎岖的河段时,各種魚類將开始產卵。 當雨季的湄公河變成一個充滿水和沉積物的怪物时,它会帶著大量的小魚和鱼苗冲向下游。 这些鱼苗在黑暗中游蕩,隨著洪水蔓延到越南和柬埔寨大部分地区。 随着時间的推移,一些幸存的魚苗已經长到足以食用的大小,產生了世界上最大的內陸漁业,已經稳定了世界淡水漁獲量的25%左右。 负責美国国际開發署(USAID)研究項目“湄公河奇迹”的霍根說:“這些魚苗的扩散支撐了地球上最有活力的生态系統。沒有这样的自然现象,今天的湄公河就不会如此豐富。 然而,隱藏的擔憂是某些物種的數量正在急剧下降,如低眼巨鯰和湄公河巨鯰。 霍根正與柬埔寨内陸渔業研究與發展研究所所长塔奇·帕納拉合作,研究並記錄魚類种群分布的變化。後者自2000年以來一直在收集这些幼鱼的样本。 早上,霍根和他的一行人从金边外緣的一個叫曹昂卡奧伊的小渔村出發。这里的居民住在一个漂浮的房子裏,當漂浮的房子被上漲的河水推到河岸的混凝土墙上时。 从這裏,你可以短暂离開湄公河,來到一個已經設置了漁网來捕捉小魚的地方。 这个地方非常靠近洞裏薩河(Tonle Sap River)和湄公河,正是在這裏有非常奇特的水文現象。 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間,洞里薩河向南流。然而,一旦夏季雨季到来,湄公河的洪水將一路湧向洞里萨河,逆轉洞里薩河的流向——這是世界上很少有河流能做到的。 而许多南聯盟人利用這一时间逆流乘坐洞裏薩湖进入洞里薩湖,洞裏萨湖是東南亚最大的湖泊。至於其他南联盟,他們繼續沿着湄公河航行。 芬納拉说:“這是魚苗分道揚镳前最好的取樣點。” “為了收集这些小鱼,研究小组使用了一种叫做邦戈網的锥形網 這種开口為1平方米的渔网是专門用于科學目的的。它极其密集的網格允许它攔截所有进入網络的東西。 在渔民的幫助下,芬娜拉把大约6米深的漁网折了起来。 在網尾的收集箱里,有一个装满“液体生命”的“原始湯”1。直到这些東西被倒在一个大托盤上,研究人员才能够确切地看到它們包含的东西:數百只魚苗和幼魚,其中一些只有一兩厘米長,其他的甚至沒有一點大。 這次收获不错,尤其是網隻在水裏呆了半個小时。 然而,這不能与洪水脈冲期間河水的繁榮相提並論)一次可以收集200萬个魚苗。 盡管科学家不知道它背後的机制,但它通常在一兩天的每個雨季发生一两次。 但是今年夏天,还没有觀察到峰值。 費娜拉:“我真的很想找出原因。” “凸出的眼睛和长长的胡须,但是這次收集的鱼的多樣性仍然相當惊人。 正如芬纳拉对在外行人眼裏看起來像是一團黏液非常自信一样,霍根说,“這里至少有20種不同的魚。” “最后,在芬那拉下面的浮遊生物網中的一個地方,收集了330多种鱼。即使考慮到湄公河是仅次於亞馬逊河的世界上第二大生物多樣性河流,这個數字也相当惊人。 這些样品将被送到实驗室进行進一步的鑒定和分析。这些精细的过程隻需要半天的時间。 在顯微镜下,許多幼鱼苗的奇怪特征清晰可见,包括各种各樣的嘴、凸眼和長觸须等。 其中,研究人员特别關注巨型鯰鱼,一种在柬埔寨上游某处产卵的洄游鱼類。 它们曾经在湄公河下遊繁盛起來,但是在過去几十年里过度捕捞魚卵和魚苗可能导致一些地区这种魚的捕获量急劇下降了99%。 2011年,大眼鯰魚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紅皮书的濒危物种 在樣本收集的早上,研究小组隻发现河鲶的魚苗比豌豆的魚苗小。 其他鯰鱼种類更为罕见。 今年到目前为止,還没有发现湄公河巨型鲶鱼。 這種293隻雄性鲶鱼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目前是一种非常危險的物種,已经被列入红皮书。 霍根解释道:“湄公河巨型鲶鱼年轻一代数量的減少可能代表著能够產卵的成熟个体,而且数量甚至太少,无法找到彼此進行繁殖。这也有可能代表繁殖或破壞遷徙路线所需的环境刺激。 然而,不管事故的原因是什么,如果幼鱼丟失了,成鱼不會去想它,更不用說打破記錄了。 “尽管由于相關研究太少,很难知道下遊魚苗的確切數量,但這一下降浪潮可能始於几十年前,當时鱼苗是漁業的直接目標。 20世紀80年代初,在柬埔寨工作的越南漁民開始使用蚊帳编織的网袋在当地收集被稱为“特雷普拉”的大眼鲶鱼幼苗 尽管柬埔寨在1994年宣布这種捕鱼方法非法,但这种非法情况持續了几年。甚至在20世紀90年代末,一项关于湄公河鱼苗渔業的研究表明,1994年至1997年間,大眼鯰鱼幼苗的年捕获量從355噸下降到43噸,降幅超過85% 盡管渔民不再瞄準魚苗,超细鱼網也被禁止,但向下游遷徙的鱼苗和鱼苗数量继续下降。 根據他18年的采樣經验和过去几年湄公河委員会的数據,芬尼拉认为他的浮遊生物网的總捕获量比過去减少了60-70%,更不用說鯰鱼了。 “显然有一個大问题,”費娜拉說。 霍根认为,這其中涉及许多因素,如過度捕撈親魚、新水壩造成的棲息地破碎化、魚類迁徙路径受阻,甚至氣候变化幹扰了播種和迁徙高峰期。 霍根毫不諱言:“众所周知,所有鱼苗中只有一小部分能够存活,所以如果鱼苗密度下降到我们擔心的水平,这將非常困難,並将威脅淡水鯰魚渔業的生存,淡水鯰魚渔業曾经是柬埔寨最大的生产漁业和最重要的食物來源。” “在國家鱼日,霍根和他的团隊也以保護为出發點,收集濒危物种的幼体和幼體,并将它們保存在金边外緣的研究站的水池中。 除了研究幼魚的生长,幼鱼场也將在养護後被置於受保護的水域。 第一次这样的野生放生發生在7月1日,柬埔寨的国家魚日,數百人聚集在吳哥窟观看各種各样的魚被放回河里。 霍根目前有每年釋放瀕危鲶魚的計劃,明年他希望将另一种特殊的魚帶回野生的湄公河巨型鲶魚。 湄公河巨型鲶魚是在研究人員去年在湄公河下游采集的樣本中發現后飼養的。 目前,這條昵稱为“奇迹”的鱼已经有30厘米长了。如果它能活到成年,它至少能有240厘米长?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