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人类第一次进入太空」人类首次太平洋之旅50周年空:前苏联宇航员阿列克谢·列昂诺夫首次“走进”太平洋空

人類首次太平洋之旅50周年空:前苏聯宇航員阿列克谢·列昂諾夫首次“走进”太平洋空

列昂诺夫也是泰空的优秀畫家,曾描绘自己进入泰空。

1984年2月7日,宇航员布魯斯·麥克肯多斯成为曆史上第一个依靠载人移动設备在没有安全缆繩的情况下在太平洋空飛行的人。

(神秘地球报道)据《北京日报》報道:今天是人类第一次行走50周年空。五十年前的今天,前蘇联宇航員阿列克謝·列昂諾夫“走進”泰空进行了一次惊心动魄的危险之旅,开啟了人类征服泰空的新时代。

回顾人类行走的历史空,仍然有許多类似的恐慌时刻。

50年來,时間已经颠倒了。當時,在世界上,“冷戰”中的美國和前蘇聯正在太平洋空进行激烈的竞争。

在比赛的前半段,前苏联領先,并处处领先:

1957年10月4日,前蘇聯宣布將世界上第一颗繞地球運行的人造衛星送入軌道。

四年后,1961年4月12日,前蘇聯宇航員加加林完成了世界上第一次搭載“東方1号”宇宙飛船的載人航天飞行。

再过4年就要到了。此時,第三階段的大奖是让宇航員走出機艙完成tai 空。

前苏联決心獲胜。然而,这次勝利對他们来說太難了,这也表明他們逐漸無法应付这場比赛。

“上升”第二名衝向第一名

为了贏得另一个第一名,前苏联的泰泰空步行計划匆忙實施。他們首先发射了一艘無人飞船,上麵装有各種複杂的仪器。它收集的数据足以理解太陽輻射、高能粒子流和其他因素对宇航員身体的影响。宇宙飛船在空間站/[/k0/做得很好,但是當它返回地面时,它突然啟动了一個自毁程序,關於宇航员生命的珍貴數據就这样被吹走了。

此时,距離泰空的預定步行日期僅一個月。麵對突如其來的打擊,专家們也不知所措。前苏联的“太空之父”科瓦列夫把執行泰泰空任務的貝雷耶夫和列昂诺夫叫到他身邊,用討论的口吻說:“我該怎麽辦?你想按照預定时间冒險發射空還是等6到8个月再发射一艘無人飛船?”

兩位宇航员非常清楚“太空之父”希望他们做什麽——美国已經準備好了,時间飞逝。贝雷耶夫和列昂诺夫平靜地說:“我們準備好飞行了……”

为了将飛行风险降至最低,专家們設想了各种可能的情况,包括貝雷耶夫指挥官如何將在太平洋空失去知觉的列昂诺夫拖进航天器。尽管如此,科瓦列夫仍然很担心。阿森鬆岛2號起飞前,他低声对列昂諾夫說,“这也是人類第一次行走空。我們沒有經驗或信息,一切都取決于你。我們必須适應不断變化的环境,永遠不要成为冒险家。”

正是在這种背景下,他們開始了自己以及全人類的冒险。

莫斯科电台喜欢惊喜

“上升”2号宇宙飛船一旦一起飛行就有麻煩了。它原本計劃進入距地球300公里的轨道,但實際高度达到了500公里。

飛船进入轨道後,兩名宇航員立即着手准備。历史性的时刻終于到來了!列昂诺夫打開氣闸室的舱門,把頭伸出艙門。无边無际而深邃的泰空出现在他的眼前!此时,离发射升降機空只有90分鍾,航天器幾乎进入轨道一次。

列昂诺夫平静地穿過舱口。在艙外,他通過繩索与飛船相连,离飞船最遠的距離超过5米。

前苏联一直对即将到来的太空计劃保密,从未提前向公众披露,因此产生了轰动效应。曾几何時,第一个進入太平洋空的加加林升入天堂。直到那时,前蘇联莫斯科广播電台才突然向全世界宣布:“尤裏·加加林少校的东方1號宇宙飛船正在離地球169至314公裏的高度繞地球飛行!”

“东方1號”飞船成功返回地面後,前苏联所有广播電台的播音員幾乎同时興奮地喊出加加林的名字。当时,加加林的母亲安娜的邻居碰巧正在聽收音機。聽到这個消息后,她立即趕到安娜家。然而,由于过度兴奮,邻居的嘴里隻喊着,“尤里!尤裏!”安娜看到邻居的表演時当場晕倒。家人和邻居立即將安娜送往医院抢救。安娜醒来知道真相后,她寬慰地對周圍的人说,她看到鄰居如此激动地喊加加林的名字。她所能想到的是,她兒子的飛机可能坠毁了,因为她只知道他兒子是一名飛行员,但她從未想到他也会遇到空。

這次也是如此。列昂諾夫进入太平洋空後,他通過耳机從莫斯科电台听到一名宇航員在太平洋空自由移动的報道。當时,他还在想,这个人是谁,後来他意识到這個人就是他自己!

3分钟内體重減轻超过10公斤

真正的危险隨之而來。

列昂諾夫穿著一套多层特種宇航服,可以維持宇航员在太原空工作一小時的生命支持係統。地面氣压訓練室只能模拟離地球90公里空高度的氣壓,而宇航員以真实空状态走出飞船。因此,模擬训练中没有发生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宇航服膨脹了!

不僅如此,一次无法控制的旋轉让他在一个点上连续轉了幾次,这種旋轉让脐帶像章鱼一样缠绕着他。“我的宇航服越來越熱了。我覺得我的背开始出汗,我的手开始湿了,我的心脏在狂跳。”

12分鍾後,当列昂諾夫完成舱外活動后正要返回飞船時,他的宇航服膨脹得无法进入艙門。

根据飛行规則,宇航员在采取自救措施前必須向地面指挥部报告。列昂诺夫知道,為了減小宇航服的尺寸,宇航服内部的壓力必須減小。在同意这一提議之前,地面指挥部此時必須详细研究他的心电图和各種生命指标。虽然氧氣可以持续30分鍾,但照明系統隻能再工作5分鍾。在黑暗條件下,宇航员將更难返回飞船。他認為他一直在呼吸純氧,不會患减压病。結果,列昂诺夫果断地降低了宇航服中的壓力。

然而,当他把頭放進氣闸時,另一个問题出現了。因為按照規定的程序,他应该先在脚上,后在頭上。然而,列昂诺夫頭朝前进入宇宙飞船,所以他無法在圓柱形气閘中轉過身來关閉身後的門。他反複弯曲身體來扭转它,但無济于事。艙的截面直径只有120厘米,而膨脹的宇航服的长度达到190厘米。列昂诺夫拚命旋转着身體。這時,他的心率达到每分鍾190次,体溫也急剧上升。結果,他不得不冒着减压病的風險,再次降低宇航服中的压力。最後轉身关上氣閘室的门。

雖然在宇航服膨胀和舱門关闭的發現前后只有210秒,但列昂諾夫承受的心理和生理压力是不可想象的:他體重減輕了5.4公斤,每只靴子裏积累了约3升汗水!

許多年后,在莫斯科流傳着一种说法,在準備泰斯空號行走期间,科瓦列夫命令貝雷耶夫如果列昂諾夫不能返回航天器,就独自返回。经过激烈的意識形態斗争,貝雷耶夫最终同意了这一要求。听了這番話后,列昂諾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時透露了自己的心声:“即使他犧牲了自己的生命,我的同誌們也不会讓我一个人呆在台空”

回到地球被困在原始森林中

開始人類曆史的泰空行走终於完成了,但後來遇到的危險更令人毛骨悚然。正当他们準備回家时,机艙氧氣压力急劇上升。為了防止爆炸,貝雷耶夫和列昂諾夫迅速降低了温度和湿度,但这些措施沒有奏效。危險持續了7个小時,因为他們太累了,兩名宇航員甚至睡了一會儿。突然,像爆炸一样的声音把他們吵醒了。貝雷耶夫和列昂諾夫都認为最后時刻即将到來。但是周围的一切都没有燃燒。相反,氧氣壓力在緩慢下降。過了一会兒,這完全正常了。

原來,當列昂诺夫在泰空號上行走时,飛船处于相對静止的状态,面向太陽和背向太陽的两侧温差达到300℃,因此飛船略有變形。列昂诺夫回到飛船后,舱口留了一个小缺口。當空宇宙飞船內部的氣体向外泄漏時,生命支持系統立即做出反应,氧氣压力持续上升。在睡夢中,宇航員意外地碰到了補充空空氣的開关。强大的氣压啟动了排氣阀,门完全关閉了。

令人震惊的是,貝雷耶夫和列昂诺夫发現飞船的定位係統也失靈了。在地麵指挥部的同意下,他们冒著手动著陆的风險。宇宙飛船降落在原始森林2米深的雪地上。兩名宇航员艱難地爬出机艙。暴風雪過後,他們安裝了天线,并向總部发出了呼叫信号。但是由於某種原因,他们没有得到回应,但是狼的嚎叫聲越來越近了。天黑了,氣溫越来越低。列昂諾夫的宇航服里滿是汗水,他不得不在零下20攝氏度的严寒中裸绞內衣。

直到第二天,搜尋人員才找到贝雷耶夫和列昂诺夫。直升機掉了白兰地、食物和冬衣,但由于强风,两名宇航员无助地看著这些东西被吹得遠远的,最后只得到了几根香腸和一只皮靴。直到着陆后24小時,宇航员才被当地伐木工人救出。

列昂諾夫後來承认他攜帶毒藥自殺。如果他也走了空後不能回到飞船的船艙,他会服毒自杀。

技巧

泰空宇航服是行走的关键

太空宇航員不穿宇航服行走可能会因為缺氧而在15秒內失去知觉。由于没有大氣壓力,人体血液和体液会像水一样沸腾,而皮膚、组织和器官會向外剧烈膨脹。如果在陽光下,温度将达到120℃,如果在阴涼处,温度将低至零下100℃;此外,大剂量宇宙辐射会導致放射病。总之,没有宇航服,一個人不可能在泰空生活一分鍾。

艙外航天服的功能是為宇航員提供氧气,保持大氣压力,清除二氧化碳,保持适当的溫度,同時防止宇宙輻射、流星體和宇宙尘埃的危害。此外,宇航服还确保宇航員與地麵控製中心或其他宇航员交流。

宇航員不在加壓艙中離开艙,有時需要穿宇航服,這种宇航服被稱为艙宇航服,主要在载人飛船發射和返回地面时穿。艙宇航服的主要功能是在艙减壓和氧氣流失时提供壓力和氧气。

(本版参考了陳善广的《发现之印——人類泰斯空簡史》、李红的《太空傳奇》和吴国興的《在天空行走》

鮮为人知

走过生与死

宇航服的背麵被划破了。

“雙子座”宇航員怀特是美国載人航天飛行历史上第一位在列昂诺夫呆了两個半月後也能行走的宇航員/[/k0/。盡管他的泰空行走很順利,但其他双子座宇航員的泰空行走就沒那么幸运了。

“双子座9号”宇航员塞尔南在泰空行走時,由于宇航服加壓,他感到僵硬,無法弯曲四肢。他一走出船舱,就觉得自己的手脚没有固定的位置,体力非常高。當他在飞船后面工作时,霧出现在面罩里,挡住了他的視线。當他背著宇航员的移动設备行走时,由于面罩裏有雾,他看不到周圍的环境。为了安全起见,他这次也不得不停下來空。更糟糕的是,由于行走時身体力量過大,Cernan太空服背部外層被割破,背部被陽光曬伤。阳光的熱量也损壞了他太空服的生命支持係統。當返回飛船时,Cernan能够在另一名宇航員的帮助下进入驾驶艙。

泰語/[語/k0/]

1969年3月6日,阿波罗9号发射升空空。第二天早上,当三名宇航员吃完早餐准備离開太空舱去散步時,登月艙宇航員施威卡特突然想吐。幸运的是,他緊紧地閉上嘴,沒有吐出来。他很快找到了一个清洁袋,并把嘔吐物吐到袋子里。因为如果呕吐物从袋子裏被扔出来,嘔吐物會在飛船的舱內四處漂浮,不僅污染艙內环境,而且很容易被宇航员吸入肺部。一旦宇航員將嘔吐物吸入肺部,在輕微情况下会导致吸入性肺炎,在严重情况下會導致窒息,後果非常严重。

一個小时后,施威卡特和麥克迪維特進入了登月艙。施威卡特在登月艙工作期间,想再次呕吐。麦克迪維特将與地麵飞行控製中心的太空醫生交談,向医生报告施威卡特的情況。然而,飞行控制中心的負责人不同意这個電话,因為担心媒體會宣传这一事件並產生不良影响。幸运的是,嘔吐後,施韋卡感觉好多了。最後,這次步行的任务也大大減少了/[/k0/。

几乎漂走在泰空

1977年12月20日,“聯盟26號”宇航員格里茨监控了罗曼年科的泰空在氣闸室的行走。正当罗曼年科把頭伸出舱口,準备離開空车站時,他的安全繩鬆了,但他沒有意識到。由於格裏茨的眼力敏捷,他被一只手抓住,没有造成嚴重的麻烦。他们俩都出了一身冷汗。

當这两个人也走完了空並关上氣閘室的门时,危險又出现了。他们發现气闸的减压閥无法關闭,數據显示閥門卡住了。如果安全阀不能關閉,气閘不能重新加壓,它们将不能进入“敬礼編號”空之間的空间站。

他們正忙着聯系地麵飛行控制中心。飛行控製人員估计他们读錯了儀表上的读數,並要求他们再試一次。这两个人又試了一次,結果读错了。虛惊一场后,两名宇航员终于进入了空空間站。

太空服还有30分鍾的寿命。

1990年2月,载有三名宇航員的聯盟-天貓號宇宙飛船登上空,与“和平号”空,但飛船返回艙的隔热層在對接过程中受損。根據地面飛行控製中心的指示,两名宇航员於7月17日步行修複了飞船。他們通過“量子”气閘走出空站,并在气闸完全減壓前迅速打開艙門。這樣,當門打开時,艙內的氣体會冲出,損坏门的铰链。不幸的是,兩名宇航員没有注意到他們在操作中的錯誤,留下了隐患。

两名宇航员穿着海鷹宇航服,拥有獨立的生命支持係统,使用壽命为8小时。然而,修复任務极其困难。他們花了六个小時才完成。這时,宇航服里的消耗品幾乎用完了。他们匆匆回到氣闸室。关门時,发現門關不上,中间留有2-3厘米的空隙。情况紧急,他們決定采用紧急程序,通過“量子2”緊急气闸關閉內門。事故花了他們一個多小時。最後,當他们最终脫下宇航服時,他們只比8小時的使用壽命少了30分鍾。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