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考古长矛」人类在9万年前开始用石矛打猎。

一名澳大利亞考古学家使用十字弓(左上)向动物身體發射一枚中石器時代导弹的复製品。射彈在骨头上的撞击痕迹(左下)明顯不同於切割痕跡(右下)。

考古學家一直在争论早期人类何时開始使用石头尖的长矛捕捉大型猎物。通過投掷长矛而不是杀死獵物,人类可以在一定的安全距離捕捉水牛和其他危险动物,風險相对较小。然而,早期遗跡中幾乎沒有關於这种狩猎技術的直接線索。最近发布的一項新研究称,通过分析古代獵物骨骼上的撞擊痕迹,研究人员发现這種复杂的狩獵技術可以追溯到至少9萬年前,當時生活在非洲的早期人类开始掌握這種技术。這项研究还提供了一种判断史前猎人如何猎杀獵物的新方法。

以前,一些研究人員使用間接的方法来研究这種投射武器的使用,例如分析古代骨骼上的撞击骨折或識别武器留下的痕迹。考古学家说,這些線索表明,大約50萬年前,早期非洲人製造了飞镖。然而,这种證據受到高度质疑。

澳大利亞堪培拉东南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學家科裏·奧德里斯科尔(Corey O 'Driscoll)在閱读了关於中世紀武器造成的傷害的研究後,对投擲长矛留下的痕跡越来越感兴趣。在早期研究中,歐洲考古學家将旧石器時代晚期鹿角製成的矛尖复制品投射到牛和鹿身上,然后研究骨頭上留下的痕跡。然而,许多考古学家仍然怀疑這种研究的结论,說他們看不出飛镖标記和屠宰切割標记之间的明显區别。

奧德里斯科尔和他的同事們敲掉了在非洲發現的中石器時代矛和箭的燧石复制品,並將它們绑在木杆上。在一些昆士兰大学学生的參與下,他进行了15项实验,向羊和牛的尸体投擲長矛复製品,并用弓箭或分级十字弓發射箭複製品。通过煮沸尸體或掩埋屍體,讓細菌和昆蟲快速侵蚀,奧德裏斯科发現骨头上有758处疤痕,並將其与從屠宰动物骨头的实验所产生的参考材料中收集的201處切口进行了比較。

研究人员发現,“屠宰痕迹和投擲撞擊痕迹有明顯的區别”。奥德瑞斯科爾的研究还揭示了六種不同的投射物撞击痕迹,從拖曳痕跡到撕裂痕迹再到刺傷痕跡。此外,奧德里斯科爾(O 'Driscoll)注意到投掷物體留下的大部分痕迹主要位於脊柱或肋骨上,17%的投擲撞擊痕迹和一半的刺伤痕跡会从燧石尖端留下微小的嵌入石头。相比之下,屠杀的痕迹不會留下这样的瓦砾,這是另一個主要區別。

這些发現促使昆士兰大學的奥德里斯科勒和傑西卡汤普森重新檢查了在南非尖顶洞穴发現的三個大型哺乳動物的不明骨骼樣本——一根肋骨和两根脊椎。汤普森是第一個在这些骨頭中发现嵌入碎片的人。利用奧德裏斯科勒的标準,研究人員确定了导弹对三块骨头的撞擊痕迹。其中兩块骨頭可以追溯到98,000到91,000年前,是使用投掷武器的最古老的直接证據。该研究报告于4月份在陸璐火奴鲁鲁舉行的美国考古学会会議上发表。第三根骨頭可以追溯到174,000到153,000年前。

"這是一项偉大的工作,並产生了清晰可辨的模式."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柯蒂斯·马伦也研究导彈的撞击痕跡,他说。

昆士兰大学的考古学家蒂纳·曼内(Tiina Manne)也认為,导彈撞擊痕跡的识別——至少在後來時代的兩塊骨頭上發現的痕跡——非常令人信服。“這有力地证明了顶點居民至少在95,000到90,000年前就開始使用投擲技术。”她說。但她不太相信最古老骨頭的線索。曼內注意到,骨头里隻嵌入了飞镖頂端的一塊“單粒子”石頭。(张章,中国科学)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