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桑多洛河谷」1987年,中国和印度几乎在桑多洛山谷地区引发了一场战争。

最近,印度媒體对中印邊界问题大肆炒作。《印度日报》甚至威脅说,印度軍队准备“深入中國,给解放軍一個充分的教訓”。這些不負责任的報道對中印关係的发展产生了负麵影响。事实上,1987年,中印在桑多洛河谷(Sandolo River Valley)的对抗几乎引发了一场战爭,“戰争危機”最終通过雙方的外交努力和政治智慧得以解決。

印度情报小組渗透桑多洛山谷

1962年中印邊境戰争的失敗讓印度的一些鷹派人士很不信服。20世纪60年代末,印度軍隊精心製定了一项所谓的“防御行动”計劃。然而,直到1980年代初,盡管部署在前線支援点的部队已經準備就绪,但通往這些地区的公路网仍未建成。印度当時的总理英迪拉8226;甘地下令审查印度的安全局势。從1982年到1983年,她批准了陆军參谋长克裏希納8226的一份报告。拉奧将軍提交的军事计划是加快向與中国接壤的实际控制線部署军隊。與此同時,印度決心大力发展国防基礎设施。

西藏南部的达旺地區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它是第六世達賴喇嘛的出生地,後來被印度非法占領。由于1962年戰爭的教訓,印度正在考虑如何長期占领達旺地區。经过重新评估,印度军事战略家決定保衛達旺將是未來战爭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1983年,印度向中印邊境東部桑多洛河谷(Sandolo River valley)牧区派出一支情报小组,在那里进行秘密情报收集,並监视中国军隊的行踪。印度情报小组整個夏天都在桑多洛山谷(Sandolo Valley)度过,並設立了一个临时哨所,該哨所位於非法的“麦克马洪线”的中国一側,是一個特別敏感的地點。在接下来的兩年里,印度情報机構没有放松他们在桑多洛山穀的情报工作。1986年,印度情報人员報告称,中国军隊在桑多洛河谷修建了半永久性建筑,在新德里引起轩然大波。

西方外交官预测“第二次中印邊境战爭”

1986年2月,印度鹰派将军克里希纳斯瓦米8226;山打基上將被任命为陆軍參谋長。他设法让印度政府批準了一項代號为“棋盤行动”的大规模军事演習,演习内容是如何在阿薩姆平原上將印度軍队快速部署到與中國接壤的實際控制线附近。这次演習涉及印度军队的10個師和几個印度空中队。印度軍隊使用新装備的米-26重型直升機运送一個旅的部队空到达旺附近的金堂。然後軍队從塔格拉山口出發,穿過纳木错,占领了附近的东山山口。山打基上将还向王敦附近转移了三個師,另有5万印度军队前往西藏南部,他们称之为阿鲁纳恰爾邦。

印度軍隊的频繁調動引起了中国军隊的警惕。为了防止印度军隊進一步侵占中国领土,中國军队克服了許多困難,將其军隊置于真正控制线的中國一邊。在沿著真正控制线的許多哨所,中国士兵面對麵地與印度士兵對峙。西方媒體猜測中印之間將爆发一場新的戰爭,但中国军队采取了克制的態度,沒有主动与印度军队制造摩擦。山打基自豪地宣称,印度和中國有很大的邊境差異,印度军队的转移可以让北京清楚地了解情況。

1986年底,印度議会兩院通过了一项法案,将中国西藏南部被非法占領的领土——他们稱之為阿魯纳恰爾邦——升級为一個邦。北京不止一次向印度提出強烈抗议。印度不僅拒绝傾聽,還在達旺进行了非同尋常的軍事行动。中國人民的耐心已經到了極点。由于印度军队拒絕解除武装,1987年初,西方媒体认为北京的語气与1962年相似。一些西方外交官甚至預測,第二次中印邊境战争將很快爆发。

印度军隊叫嚣著要把前线推進雅魯藏布江。

麵对緊張的中印邊境局勢,印度軍方高級将領們一点也沒有让步。相反,他們发布了一個代號為“猎隼行動”的命令。山打基試图通過展示印度軍隊在邊境地區的強大进攻力量來壓製中国军队。印度军隊從西向東、從南向北部署密集。米-26重型直升机頻繁起飛。步兵战车和装甲部队也出現在锡金东北部。到1987年4月,印度军队向塔格拉山脊(Tagera Ridge)下的陣地增派了大量部隊,并在桑多洛山穀(Sandolo Valley)设立了一个直接威脅中国军隊哨所的边防哨所。七個相距甚远的前哨表明,印度军隊不僅入侵了中國领土,而且还向前推進了一點,這引起了中国军隊的強烈反應。两支軍隊緊张地麵對着對方,戰争似乎迫在眉睫。

山打基认为印度军隊與1962年完全不同。现在印度军队不仅熟悉地形,还裝备了大量运输機和战斗直升機,可以提供补給和支援地面攻击。根据他的设想,如果中国軍隊像1962年那样發動反击,印度军队可以用新的装備来“圍堵”用輕步兵進攻的中国军隊。山打吉甚至计劃一旦戰爭爆發,印度军隊可以進入中国西藏進行深入战鬥,并將前線推进雅魯藏布江。英国学者内維尔8226;麥克斯韋(Maxwell)的著作《關於中印邊界争端的思考》(Reflections on the China-Indian Border District)稱,印度军队打算用一個師的兵力“消滅”桑多洛山穀的中国军队,但兩次都在最後一刻撤回了進攻命令。

外交调解解決“战爭危機”

1987年4月1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玉臻驳斥了印度對中国的无理指控。馬玉臻指出,中國沒有占领印度的一寸土地,相反,中國的大部分領土被印度占領。1987-1988年,中国基本完成了裁减100万个軍事員额的任务,而印度的国防预算增加了43%。第二天,印度《每日时報》報道說,印度军队至少有五个战斗機中隊部署在前沿地区,數量不詳的米格-23战鬥機也已动員起來。《印度斯坦時报》4月17日报道稱,印度“政府可靠消息来源”證實,“印度軍隊和空部隊正沿著中印边境向東移动。”

事實上,中國政府一贯主張通过友好協商、相互理解和互谅互让,早日合理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然而,印度的鷹派言论受到煽動,公众輿論經常挑戰中國,印度軍队的行動也令人擔忧。在这種情况下,中央军委副主席楊尚坤在訪美期間表示,盡管中国要求和平解決这一問题,但如果印度坚持在边境进行侵略性间谍活动,中國将不得不做出回應。

尽管西方媒体预测第二次中印戰争何时爆发,但解决中印“战争危機”的外交努力也在进行中。拉吉夫,当时的印度總理;甘地的兒子)不希望鹰派真的与中國展開全麵战争。就地緣政治和物流而言,无论结果如何,與中國的战争都不值得付出代價。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馬玉臻還表示,如果印度从中印邊境撤军,那裏的紧張局势可以得到緩解。5月,印度外交部長蒂瓦裏在访問平壤期间访问了北京,出席不结盟國家外交部长会議。他給中國领導人帶來了拉吉夫8226。甘地的信息是新德裏不打算继續恶化邊境局势。在国际上,苏联領导人戈爾巴喬夫也認為中國和印度需要进行更嚴肅和“现實的”谈判,以達成解決方案。同年7月,拉吉夫8226;甘地在北方邦国大党支持者的一次大规模集会上说,一些西方大國故意散布關於中印边境局势的錯誤報道,以便在印度和中国之间制造误解和緊張。

中国和印度都意識到邊境對抗的危險。两国政府已决定逐步减少边境地區的军队部署,并重啟雙邊对話。1988年12月,拉吉夫8226;甘地訪问中国,尋求中印之间的真正和解,並希望兩國能够分享和平的祝福。到1993年,兩国簽署了一項協議,以確保实际控製線兩邊的和平。該協議引入了“平等互利”的安全原则。至此,边境危機終于得到解決。

環球時報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