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官桂全智将军

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官桂全智将军

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官桂全智将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有这样的高级将军。 他是外国军队情报机关的重点研究对象。 2005年,中央军事委员会酋长对他说:“你参加过中印、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执行过拉萨戒严任务,我军曾担任过新组成重点部队的军事主官,也曾在集团军中担任过军长。 我军的上级将军中,像你这样经历过的人很少……那么,这位上级将军是谁?2012年初的一天,记者在成都军区研究生院访问了成都军区原副司令员桂全智中。

酋长脸色苍白,举止高雅,头发梳得不乱。 客厅布置得优雅安静,文房四宝俱全。 仅从这个表面现象来判断,完全看不到儒雅之风的桂将军是统率千军万马的共和国的上级将军。 桂副司令官对记者的采访表示真诚的欢迎,之后谦虚地说:“我从军队开始数十年,没有伟大的战功,也没有豪言壮语。 做了一些工作,那是共和国军人的神圣责任,实际上不太好。 但是,如果你从北京来的话,我的从军经验和你暂时做“龙门阵”吧。”

桂全智将军在重庆江北

一般来说,我的历史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从军进入西藏,对印度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重庆人,17岁就参军了。 当时参军考虑到了两个方面。 那时正是三年的困难时期,很多工厂停了工,学校也不招生了。 二是主要方面,对军人和英雄的崇拜。 你知道的。 十大元帅中朱德、聂荣臻、陈毅、刘伯承是四川人。 黄继光、邱少云、丁祐君等有名的英雄也是我们四川人。 那是崇拜英雄的时代,受到他们的影响,我毅然投笔服戎。 那时来接士兵的部队同志对我们的新兵们绝对闭着嘴。 偶尔谁的新兵受不了,我们就把“军事秘密”这四个词发给了你。 所以,我们坐火车,坐车,我们不知不觉地从“天府之国”来到了西藏北部的无人区——那曲。 我是1961年当时的士兵,部队是当时张国华将军率领的二野18军的老兵,在豫皓苏结成,在解放战争中屡建奇功,1950年党中央命令二野进入西藏,是在这支部队的前锋,开始昌都战斗,打开了进入西藏的入口。 1959年3月,达赖集团发动西藏叛乱,该部队也是叛逆的主力部队。 我们到达时,西藏的叛乱还没有完全结束,逃到边疆的农民奴隶主有时发生纠纷,部队的主要任务是扫荡匪徒,巩固叛乱的成果。 那个曲子这个地方的艰苦生活一生都忘不了。 1961年冬天的气温低到零下49度,大雪没有膝盖,高原缺氧。 我们部队到达的时候,完全没有兵营,只能用每人的布搭帐篷。 睡觉的时候,我们都可以盖两张被子。 虽然也有棉大衣,但那还不到结冰的程度。 呼气的热气在眉毛和帐篷上结了冰。 唐代著名边疆诗人岑参的诗句中写道:“马毛带雪汗蒸,五花连钱结成冰”,是我们生活的真实描述。 但是,当时我们的粮食还很充足,每月45公斤,副食主要吃罐头,完全没有新鲜蔬菜。 面对这样严酷的自然环境,生存是一个大问题,很多伙伴的思想不足,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回到四川,但我无论如何也要咬紧牙关坚持下去。 第二年,中印边境局势越来越紧张,印度当局认为我国的忍耐是软弱的,不断向北入侵,我们的部队也在加强战前训练。 1962年9月27日,我们部队武装到达西藏军区,前往中国和印度的边境。 我们的部队成为第一支边防最后撤退的部队。 我们在克节朗、母沟、拉则拉山口线与印军对峙。 我要好好教导印度军队蚕食我国领土的罪恶行为,心满意足,不知道这个“天台地厚”的家伙! 1962年10月20日,自卫反击战正式开始。 在克节朗的方向上,我们的部队和山南军的地区部队、炮兵、工兵各部队合作,把印军第七旅全灭了。 这次旅行是印度陆军的王牌部队,成立于1884年,参加了一、二次世界大战。 这次旅行还是印军的对外展示部队,上世纪五十年代,周总理访问印度时检查过这支部队。 这支部队本来驻扎在印度国内深处的地区,尼赫尔特意调往国境地区“给了中国军下马威”。 为了消灭这个印军的王牌,我们采用了正面攻击、侧翼迂回包围的战略。 我们作为迂回部队比主攻击部队提前24小时出发,21日到达了所谓的“麦克马洪线”附近。 路上很难走,不仅凹凸不平,还复盖着浓密的杜鹃丛。 直到当天11点左右,我们离敌人旅只有几百米远时,被敌人发现,双方激烈交火。 我所属的一连和二连是主要的突击方向,我们一边战斗一边努力前进。 印度军第七旅长达尔比茨看到我方火力猛烈,急忙用直升机逃跑(但是,他在22日上午被我军活捉,“你们在24小时内毁灭了旅程。 这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 (请参见。) 我们用步枪击落了直升机,但士兵们看到用步枪击落了敌人的飞机,谁都很高兴。 我们涌向高地的是敌人的空降场,白花的大降落伞。 那时,我一个人向直升机走去,连长命令他开枪,我们打了一阵枪,打倒了那个人,后来才知道他是印度军的直升机飞行员。 我们站在高处,突然发现山腰上的印度军队在继续扔手榴弹。 我们觉得下到半山腰很难,但我又讨厌这个敌人。 于是我们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卸下全班同学的背包绑了手榴弹后,几个士兵站在悬崖边小心地向下方送汇聚榴弹,旁观的士兵发现汇聚榴弹靠近敌人的开口时,拉绳子 之后,发现藏在半山腰洞穴里的6名印度军队被杀了。 在克节朗之战中,我们主力部队的重武器,除少数122毫米榴弹炮和120毫米迫击炮外,主要使用西藏军区参谋长王癫发明的“狼牙棒”。 这种武器和当时华东野战军在淮海战役中使用的“炸药包发射器”基本相同,后面安装有方向稳定的棒。 一个炸药包发射了数十公斤的TNT炸药,能发射近千米,几百次同时发射威力是惊人的,之后发现很多军事设施中隐藏的印度军队在地震中死亡了。 现在说吧。 我们占领了敌人七旅和后勤,所以没收了许多印度军队的食品。 印度军比我军吃得多,我们坐在一起吃“西餐”。 下午4点,上级命令我们继续追击敌人。 克节朗之战是我军在高地上进行的美丽的歼灭战。 我认为这次战斗的优势是,除了战略战术被恰当运用以外,参战部队是1950年入伍,1959年叛乱,在高原上长期战斗的老部队。 此外,我军的形式化装备远远优于印度军的杂牌武器也是重要因素之一。 我们的部队在达万修整了半个月后,从那里进行了第二阶段的作战。 部队经过三天急行军,达到申宗按时参加战斗。 这时,我们接到上级的通报,希望能追击到有可能向锡金方向逃跑的印度第四军军长呼叫中。 我们班是顶级的,走在最前面。 途中,我们继续了几场小境遇的战斗,消灭了几十名印度军,但从没见过科尔的影子。 直到下午4点,突然接到上司撤退的命令。 1962年,那个边界自卫反击作战以我军的完全胜利实现了最高决策层的科学预见。 几十年过去了,中印边界总是很平静,如果我们没有痛那膨胀的政治家和将军,你能预见他们在之后的几十年内取得了什么成就吗? 那场战争也完成了平民向共和国军人的转变。 1962年末,我晋升为班长,一年后晋升为副队长。 再过一年,我成为同期军的战友们中,第一个晋升为少尉的人。 在随后的十几年里,无论是在“阶级斗争马上就能进行”的时代,还是在“文革”期间,都是通过对党和军队的忠诚,踏实地埋头工作,完成了从初级指挥者向中级指挥者的过渡。

桂全智将军(左)曹丛联副师长后勤部周景明部长(右)

第二,1979年2月17日,我们149师被命令参加越自卫反击作战。 24日,我们的老师作为13军的预备队在河口地区开始了战斗。 2月25日7点25分,我们老师接到军队的命令,负责迂回。 当时我是149师447团参谋长,赋予我们的任务是绕过敌人的王牌316A师后退的必经之道黄连山埕口占领,敌人协助正面攻击部队,消灭越军这一“王牌”部队。 不巧,1962年第七次去印度旅行是王牌,这次是316A师还是王牌? 部队经过三天三夜的急行军赶到指定位置。 道路很难走,有溪谷平地,也有3000米以上的山脉。 温度也根据地形而变化,时间为0℃,时间为0到30%的高温,部队的体力消耗很大。 直到27日中午,我团先头部队与敌人接触,遭到敌人炮火袭击,部队调整部署投入反击,攻占敌人水库。 占领黄连山埕口必须先取新寨埕口。 这时,敌人已经发现了我军的意图,逐渐反抗撤退,撤退到新寨埕口的主阵地上,逼迫我军不要给敌人喘气的机会。 3月1日,我团的第二营为了主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进入了埕口,但是因为山口两侧的地形险峻,敌人有两个营在远程火炮的支援下处于危险之中。 我军被地形限制,兵力无法展开,无法形成对敌人数量的优势,所以激战的日子无法结束,第二营撤退了。 3月2日,我整天团圆。 我带三营长和团作战系长、参谋长、侦察小队长到现场再次观察地形。 这个码头有三千米多长,中间只有一条狭窄的小路,所谓的两山夹沟。 敌人在两旁的山上布置了各种轻度的火力点,从上方射击我军。 然后,到这里来,想再绕过码头也不行。 回到连队总部,我来到镇上的王副师长和团长、政委等领导加强了攻击,选出了我队最强的连队第一大队红军第二连,担任这次任务,第三大队协助,第二大队作为预备队。 红二连是当年红四方面军黄麻起义部队的老手,郑家才中队长是各个方面都很优秀的军事干部。 关于当时战场的实际情况,我们也清楚地认识到奇袭成功的可能性很低,一旦被敌人发现,部队就在师团的火炮掩护下马上向强袭转移。 总之“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要占垭口。 那天雨下得很大,一时起来的团指挥所也有半米深的水。 面对即将到来的恶战,我们几个人的心情很复杂。 是谁提议的,还没有酒。 股长带来了无膝的雨水,带来了一瓶酒。 我们一个人异口同声地喝着。 大家默念的只有我一个人,要继续战斗。 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散会了,我们几个人认真告别,回到各自的指挥所。 那壮士折断手臂的悲壮场面一生都忘不了,军人报答国家发誓。 3月2日上午12点30分,红二连开始行动,够不到。 士兵们一个个地在亚热带林中艰难前进。 敌人也是连日被我痛击,吓弓的鸟,所以警戒性很高。 红二连刚前进了300米以上,敌人就发现轻武器一齐向我军袭击,负责掩护的三营出现了巨大死伤者。 我决定由第三大队当场掩护,阻止被红二连队包围的越军。 红二连在郑连长的指挥下,跨境突击,越军顽强抵抗,我军伤亡巨大。 看到持续抬着的伤员和烈士的遗体,我的心像刀剑一样痛苦,“慈不掌兵”必须进行战斗! 我一方面调整师属于火炮支援攻击部队,另一方面用步机和郑中队长保持联系,但通话效果不太理想,断断续续。 经过激战,红二连3日下午5点40分插上了道路。 作战中红二击退了敌人的七次攻击,击退了敌人150多人。 但是,这个连造成严重伤亡,全连死伤102人,连长郑家才全身受伤30多人。 他住院的时候,我去见他,问他有什么要求。 他说:“老酋长,我想吃罐头! ”. “那很好。 请送两箱罐头到后台! 之后,郑家刚成为眉山军的巡回司令员,现在也退休了,我们是好朋友,他也经常来看我。 红二连的指导员和多数干部也壮烈牺牲和受伤。 藏族士兵被吹跑了脚,代表班长勇敢地指挥作战,作出了光荣的牺牲。 3月3日下午,我团完全攻占了新寨埕口和黄连山埕口,完全切断了316A师的退路。 在这次沙巴之战中,我们师三团经过7日的激战,痛击了316A师的一部分和其他部队,歼灭了敌人2338人,没收了大量武器和物流物资。 对我自己来说,1962年的中印国境自卫反击战闻到了真正的“火药味”,就成了合格的共和国军人。 这次惨烈的黄连山垭口之战,我在特定条件下,履行了连队参谋长的责任。 通过血和火的洗礼,我的思想领域大大升华,认识到一个指挥家在战争中应该想什么,该做什么,该坚持什么,该抛弃什么

拉萨戒严中的桂全智将军(左)

第三: 1989年3月初,我作为149师长,在第13集团军部开会。 3月8日下午,成都军区的政委万海峰召唤了我。 就像我约好要来万政委的事务所一样,老将军不打招呼,“桂老师,你看新闻听广播了吗? 你对拉萨发生的事件有什么看法? ”突然问道。 “看,拉萨的情况很严重,部队好像要介入。” “对! 你的老师马上进拉萨执行戒严令,集体军的事先号令出来了。 ”我从万政委出来后,马上给在家主持日常工作的杨副老师打电话,不要等我们回来,马上向大家的团长问候,通知情况,告诉他们准备好。 下午,我的代表教师在集团军会议上表示了态度,散会后,我和曾通明政委马上开车回到部队。 那时还没有高速公路,路很难走,到达师部是在早上。 我马上召开紧急会议,告诉上司的意图和教师的具体安排。 按照上级的指示,戒严部队一定会在3月10日的拉萨公开登场,由于有正确的信息,企图分裂祖国的“西藏独立”分子必须在3月10日策动更大的暴动。 会议决定在我领导之前,带领大部队立即坐飞机前往拉萨。 再装备由政委通明,从参谋长冯兰群率领的格木通过道路进入西藏。 3月10日10点到达拉萨贡加机场,之后,用直升机低空号巡视了暴动中的拉萨市区。 在直升机上,不知道真相的僧侣们掠夺、焚烧着汽车和建筑物。 面对这一切,我的心好像压住了巨石。 对于即将到来的这一特殊、世界关注的戒严行动,我作为一线的最高指挥,担负着与中印、中越自卫反击作战完全不同的重大使命的我们戒严行动,要向全国和全世界人民展示下一个原则: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 数百万藏族同胞是中华民族大家族的兄弟姐妹谁都决不允许妄想用任何方法把西藏从祖国分裂出来的企图,一定要破产,但是这次戒严行动与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敌我完全不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