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光腚岛,光腚岛位置

光腚岛,光腚岛位置

光腚岛,光腚岛位置

你知道哈尔滨的光腘绳吗?大概去过腘绳吗?哈尔滨人知道松花江桥下江里是江沙冲积而成的,有面积一千多平方米的小岛,岛周围长着广阔的灌木挡住外界的视线,从江堤上看岛的另一个 这个荒岛浴场,通称腘绳肌。

多年来在松花江游泳的人大多数都去过光火腿串。 我这个出生长大的哈尔滨人,是黑龙江游泳沙龙协会的会员,只知道有这个光火腿串,但从没爬过这个神秘的光火腿串。 正是这些荒岛,多次成为媒体报道的焦点。

几场大雨之后,哈尔滨七月的傲慢阳光依然让人们感到干热。 松花江——我们的母亲河在烈日下,蓝天和白云的衬托下,柔软的丝带好像漂浮在哈尔滨街道中间。 大江两岸广阔的湿地显示出原生光腚岛的魅力态的活力,微风吹拂,摇曳着芦苇秸秆。 捕食的水鸟在河上盘旋,松花江上的几个荒岛被埋在河里,真的绿水描绘了迷人的自然画的景色。

“八一”前,大连港务局哈尔滨办事处原主任张国良答应我在他的地址住几天。 早上五点多,我们一起去松花江的光火腿串游泳了。 由于客观原因,我十几年没在江中游泳了,第一次触摸脚下的碎石,弯腰,看起来在发抖。 国良主任说:“游泳沙龙协会只是在游泳馆游泳,到了大江就出现了真面目。 他拉着我的胳膊用力,他把我拉在水里。 我也笑着说:“我是你进水了。

早上五、六点,一次又一次地朝游的人们,在松花江桥下或稍下的河边,有秩序地下水,游在光火腿串里。

根据水文站电子画面,7月3日水温为29.2。 比游泳馆的水温高得多,难怪早上五六点钟在江边的热闹地方刚刚登陆。 在河里游,我看到了公里外的光火腿串,看到了河里激流滚动的漩涡,远处的内燃机船推着600吨的空下顺江,我虽然背着汽囊游着水中的青蛙,却能否突破激流滚动的主航道 最后我不敢过河。 望岛必须改道,顺江和下游在水文站下游登陆。

虽然第一次登陆没有成功,但是有了第一次“初恋”的基础,在江中游了几千米。 第二天中午虽然天气干燥热,但我和国良主任还是很感兴趣,就从松花江光腚岛位置桥下进水了。 因为有昨天的“胆力练习”,很明显这次的下水没有昨天的紧张,而且每天“朝游”光腘绳岛的国良主任陪着,心情平静下来。 但是,当我在江中主航线上游泳的时候,我习惯了回头看远处的松花江边,还仰望四百米外的光腘绳时,心里的恐惧、孤独感随着激流突然浮现在脑海里,对自己没有自信,是否能游到对岸,这是第一次。 我真想回头,可是游泳游得太宽了,前面游着激流转着,自己没有退路,所以我要坚定地游到对岸。 拼写吧那是,炎热如火,在河里游泳漂流,背着背包游泳,终于游了光火腿串。

面对初上荒岛、松花江南岸林立的高楼大厦,我大声喊道“赢了,成功了”,我的大叫声好像引起了自己上岛裸友的注意。 这个时候,我第一个到岛的早上发现游泳的十几个人光着身子躺着,在聊天。 国良主任和他们显然很熟悉,他打了招呼后,我们按时从包里拿出手机,我背上包,然后避开人群走到岛的深处,准备拍几张想象照片。

先出发登岛裸体晒黑的人们,看着我的东西,是第一次来的登岛人,特别是看到我们手上拿着手机,小心点,几个仰天裸体的老人坐着,盯着我们。 相比之下,他们古铜色的身体在阳光照射下非常健壮。 他们旁边用树枝做的衣架,晾着几件要洗的衣服,他们就是“光火腿串”的“岛民”。

我观察的是,一般早上游泳的大部分是上班族,大部分是老年人。 他们大多是成群的游泳爱好者,在岛上游泳休息时会裸洗、裸晒、裸聊。

休息充分的话,他们会顺江游到水文站下游登陆、冲洗、游览早市、提前上班。

中午,下午住在岛上的大多是早饭后,组队游到荒岛上的中老年人,年轻人占了很小的比重。 他们要吃喝赤身裸体,远离喧闹的街道,到荒岛上养心。 然后把草帽盖在脸上,仰面躺下。 充分享受自然赋予的太阳,享受自然的美丽。 品味阳光照耀下的人生裸浴的危险,放松自己的精神,净化心灵,充分释放感情。

我每天在江上往返的游船很多,在光腘绳岛上航行的游船有意识地靠近岛岸边,发现船岛距离约一百八十米。 船上的男女游客好奇地取出相机和手机拍照,挥手。 大家习惯了游客的这些动作,每天游艇往返的次数也很多,大家也不介意向游客挥手致意。 这部分游泳爱好者是岛的主人、常客和主体,同时光腘绳肌表现了男性人体的美丽,也是备受关注的风景线。

通过张国良主任的介绍,我幸运地认识了两个人。 一个是光腘绳肌的裸友们公认的“岛主”尹,他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因为身体暴露在阳光下,青铜色的肤色,健康的胸部肌肉健康,很帅。 他的款待、亲切、热情的心的特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是我和“岛主”尹的照片)

“岛主”的尹基本上春夏秋早回,活跃在光腘绳岛。 他经常巡回,散落的狼狗总是伴着左右。 上岛不能乱扔垃圾,但男女不能裸体。 白天,虽然也有裸体的女性,但一般离男性的裸体区有点远。 另外,光腘绳有一组被称为“光岛之波”的微信,他们共同的口号是“身体好,希望能游光腘绳”。 身体强壮,请考虑用腘绳沐浴阳光”。 群里有几十个人,而且群里的人几乎每天都在岛上聚集,玩得很开心。

在“岛主”的尴尬指引下,他把我们带到了岛的半山腰,揭开了光腘绳中所谓的“神秘”的面纱。 你看,七八条铁舢板渔船常驻在芦苇中。

渔场里,从船上带入的纯水、各种蔬菜、粮食、啤酒、白酒都齐全。 但是,登山者都很有素质,只看这些东西,谁也不感兴趣。

向岛上游走,是黑龙江冬游队自己建立的娱乐基地。 岛边的草丛上连接着写着志愿者救助的小船。 岛上有隧道,有沙发、床垫、用铁板包围的摔跤台、双担、举重铃、麻将桌、将棋等。 他们把这些东西一点一点地搬过来,我觉得建立一个可以玩的小基地也不容易。

张国良主任是我认识的另一位游泳爱好者,叫石宝军,大家都叫他“老石头”。 这个“老石头”是54年生的,实际年龄比我小两岁。 退休前是省社会科学院的干部,“古老的石头”非常喜欢游泳,也包括裸体的晒黑。 他家住得离河边很远,每天早上都要去松花江边倒两三辆公共汽车。 但是,即使刮了好几年风下雨,他只要没有特别的事,每天都游到腘绳。 据老石说,每天早上四五点到晚上六七点,成群地散步,约有一千八百人。 大家不停地游泳,裸体沐浴阳光。 这个活动不仅锻炼了身体,客观上也成为了松花江吸引游客的风景线。 我们不仅担任游泳,还担任救生员。 《旧石头》说,每年,我们都救助过多次游泳体力没有遇难或溺水的人。 前几天有早上的游客,还有几十米在岛上游泳,这个人没有体力了。 爬上带来的黄光腚岛是什么色蒸汽袋,“救救我,救救我! 我和尹等几个人马上游到他面前不让他动,别紧张,最后把他带到了岛上的沙滩。 休息一会儿后。 我们都劝这个遇难者不要游泳归来。 借个小舢板把你交给我吧。 这个遇难者听取了大家的意见。 但是船把他交给江南岸边后,上岸倒下了,没有醒来。 老石这样说,看着稍微平静的江面,想了一会儿。 “我们救了这个人,最后他可能会死于心脏病。 什么都要用力哦。 更何况游泳。 (张国良主任和石宝军“老石”的照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