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木客大冢」Muke Otsuka

這座城市南部穆卡村的亞历山大墓被挖掘進博物馆已經有20年了,但它從未去過那里。

「木客大冢」Muke Otsuka

這次是由韶大線蘭亭附近徐渭墓的標誌引导的,只是偶然到達越王墓地。

在令人眼花繚亂的茶園中突显這一场景,汽车很自然地進入通往巨大墳墓的隧道。当穿过隧道入口處的石碑时,人们怀疑這塊石碑是假的。當看着它时,它從車上下来,用手指敲了敲。它實際上是用水泥粉刷的。因此,在越王的安息地找不到一块真正的石头,令人困惑。

绍興人的祖先——國王墓被称为“墓塚”。“木刻大冢是勾踐父亲昀昌的墓”出自《閱觉書》。

根據這一点,很明顯,這座墓被歸類为云長墓,而不是发掘時不確定的傳说。

这种不确定性是由于20年前空切割了一座山形坟墓的顶部後,隻剩下一大堆木炭、樹皮、木头和一副空棺材。

那么,大墓裏麵的东西在哪裏?

當然,它被偷了,而且完全被偷了。

所謂的印度山只比起伏的黄色土堆高20米。40多年前測量土地面积時,我發現山顶上有人工夯土,所以我怀疑這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座墳墓。

然而,1973年的發現直到1995年才被批準,並成為縣級文化保護。然而,文化保護无法得到保證。第二年,一个盗窃洞被发現,救援考古发掘工作立即展開。

在移除夯土层并深入“山”底部后,有一層厚厚的綠色糊狀物,它细而密,不易被水渗透。然後是一层吸水防潮的細碎木炭,厚度超过一米;另一种是经過精心加工的140-50塊樹皮層,堆積起來長达40-50厘米,就像棺材上的瓦片,这樣就完全隔离了從“山顶”落下的雨水通過间歇性防御线的“滲漏”水滴从棺材中流出。

棺材是用厚木头製成的。方形木質“地板”形狀像人字形,地面铺成三角形,东西長近100米。里面的棺材是由一根長6米、直徑1米多的大木头制成的。棺材被切割和挖掘空然后装滿屍體,然後關闭。然後,裏面和外麵的雕花被繪上精美的藝术品。

这件“精美藝術品”,在這样的“铁壁”保护下,應该保存2000多年,证明了绍興人早些時候的智慧和高超技艺。

然而,我非常抱歉,这口棺材早已麵目全非,是空而且一無所有。那么越王在裏麵哪里?棺材裏所有的隨葬物品都去了哪裏?

急救考古發掘是由于发现了三个盗墓洞。更可怕的是发現了7個從東到西100米內排列的大洞。最大的洞直径约为8米。考古证實,這些洞的挖掘是在大型墳墓完工后不久進行的。当然,問題很複雜。

谁敢這樣对待越王陵墓?這种破壞性的盜墓行為不是軍隊的行為,而是国家的集體行为。考虑到春秋时期軍队和国家之间的混亂,推测秦國沒有这樣做。

墓中發現五把不同位置的碎玉劍,以及從棺材散落到被盗洞穴入口处的散落玉扣。根据古老的规則,这把剑只能由一个国家的首脑佩戴,而这個按钮只能由一個国家的首腦佩戴。这证明,根據嶽覺書,這是昀昌的墓,而毀灭性的盗墓似乎证明了這一點。

我們知道,勾踐國王的父亲昀昌,使欧冶子能够用锋利的武器铸剑,然后他的国家的領土擴大成为越。勾践的继位被吴國打敗后,经過20年的辛勞和苦幹,他用詭计癱瘓了敵人。之後,他搬到了琅琊,山東省的一个沿海城市。當疆域全麵展开时,他被楚国打敗,楚國被秦國摧毁。

统治全国后,统治者被越人的勇敢和劍氣所敬畏,并卷土重来,阻止越人再次睡在地上。他們摧毁了祖坟,破坏了風水,切断了他們的龍脈。

因此,这七個大洞足以容纳棺材裏所有的随葬物品。在搶救性考古发掘中,隻發現了几个挂編鍾的碎玉鉤和幾塊刻在竹席四角的石頭。直径八米的洞足以让经常被拖出的尸體,任意恶毒的處置...

楚或秦,這种對待越南的方法似乎是成功的。自那以后,越国就被徹底摧毀了。甚至这段曆史的書麵记录也没有留下多少,這使得後代很難更清楚地了解這段曆史。

抢救考古發掘當然是为了获得文物。然而,文物很少。除了失望之外,大冢博物館也建成了。然而,它没有博物馆的动力,而且缺錢。隧道入口处的紀念碑必须用假石頭代替。

上一篇:「妙法老和尚」老和尚谈论因果 下一篇:没有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