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顾家齐,顾家齐家联姻

顾(1894-1949)湘西凤凰人。早年毕业于常德西路师范学校,1914年加入湘西兵团。毕业后,他在湘西担任侦察排、连、营和总指挥。1926年,他率领军队包围和镇压了湘西的“358”土匪和土匪。1927年,他是国民革命军陈渠珍第19师的首长,驻扎在凤凰城。1934年11月,陈渠珍部参加了对红二军和红六军的围攻,并照顾了前敌人的总司令。1935年,顾被任命为新的第34师(1930年由湖南第一警卫队改组)的指挥官。1937年7月,该师改名为第128师,参加了淞沪抗敌。此后,顾一直担任第70军副司令(尚未任命)。湖南省第四区、第九区安全指挥部;第八区行政专员兼安全指挥官。

顾家齐,顾家齐家联姻

顾家齐,顾家齐家联姻

沈从文的《湘西凤凰》:“年轻力壮的军官,如教师顾、戴,虽受过现代化训练,但性格软弱,易如大学生。在精神上,他们大多是勇敢和激烈的游骑兵的遗产,好客和喜欢使用枪,如太史公的传记。”谭子平(1893-1963),凤凰沱江镇人,毕业于云南吴江会馆,1934年任新三十四师中将,1939年任五师副少将(戴任司令员),1945年11月任凤凰县参议会议长,1946年任凤凰县省议员,1949年任凤凰县自卫团副团长。在凤凰的乡绅中,除外,还有顾、、谭子平等几位权贵。顾在国外当了多年军官,名声很高。谭子平与当地群众有着密切的联系,并得到了县委部门骨干的支持。当选为省议员后,他获得了动力。另一方面,顾则支持三个青年团体反党、明争暗斗。党和联盟双方分别向省政府起诉对方。三个青年团体中的一个要求免去谭的省议员职务。古谭和他的妻子就像火和水。这三人都是湘西军政界的实权人物,都是政府高官的领导。他们三个之间有什么恩怨吗?你怎么能推断出一个生死攸关的事件?

1948年7月,程潜前往湖南,并邀请陈渠珍作为省政府成员访问长沙。陈步九说:“现在狗在争夺食物。他们非常混乱。他们对彼此的恨不及对死亡的恨。他们为什么要征求政治建议?”程潜反而给顾打了电话。顾很愿意去,给陈发了一份电报请示。陈敦促顾留在湘西,“保护环境,造福人民”,不要改变。尽管陈不为所动,但他表示自己身体顾家齐家什么亲戚不适,并将在康复后讨论此事。1949年5月初,顾应程潜的邀请,坚持到长沙赴任。这个消息震惊了凤凰城的权势人物。一位名叫“谭子平军师、戴的灵魂”的“草鞋政客”尹子平(尹元雄,号)赶紧对谭子平说:“顾秀去长沙的决定,你还没有拿定主意。等他到了长沙,你的戏就不唱了。”印度的警告引起了谭子平的深思。谭听了的话,到陈府问:“顾秀芝要去长沙。我们该怎么办?”陈渠珍说:“在这件事上,我们将尽我们所能。我们必须问我。谭先迪有个安排。决定权在你。”谭子平心领神会,迅速下台,并立即安排下一步行动。/br/]5月7日,顾到陈公馆告别,在客厅迎接。他互相寒暄。他口头上告诉顾要注意安全,互相道别。送顾出了府门。一想到顾不久于人世,毕竟是多年的老部下,不禁落下几滴眼泪。当时,鄂湘川边区绥靖司令宋锡联的政治工作负责人杨中普(原凤凰县县长华远县人),为宋陈渠珍而战,住在陈府。当他听说顾第二天要去长沙,他就和顾一起去常德。请陈把宋的回信给他,并把它拿走。劝杨多住几天,但说实话不方便。杨觉得还是跟着顾老师一路旅行回长沙比较安全。他决心要去,但他不知道有任何危险。他拒绝保留陈渠珍。然而,陈渠珍无法说出真相,所以他推迟了说他将在明天谈论此事的时间。/br/]5月8日凌晨,杨坚持要和顾一起去。陈渠珍只好把这封信还给宋朝,并通知谭子平不要顾家齐家到底哪家强杀杨忠普。这一天,顾等人乘轿子从凤凰到了甘城。陈渠珍派出了两组海军陆战队队员护送他们。谭子平从警卫营和他自己的自卫队中,挑选了十多名身强力壮的枪手,换上便衣,带着短枪,赶到扁担坪(地名)去找田的部下协助。田(1908~1949),凤凰扁担人,1937年任湘西葛屯抗日救世军第三支队司令,1937年任临时第六师第四支队司令。田的部下于1939年5月在桃园叛变,田于1940年8月离开军队回国。他在1949年湘西“三二事变”中受伤,于5月8日逝世。/br/]5月9日,谭子平和田的持枪歹徒在张排寨渡口下1公里处伏击了甘城至沅陵公路,并用树干堵住了公路。持枪歹徒拦住了顾等人乘坐的汽车,喊道:“杨忠普先生是谁?请下车!学者杨吓得一动也不动。顾的保镖认识持枪歹徒(其中一些是他的下属)并下了车去谈判。当然没有结果。顾知道是凤智勇截住了他,也许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凤智勇,这些人太恶毒了!”演讲结束时,持枪者向汽车胡乱开枪,打死了一行人,其中包括汽车警卫和顾先生。顾被杀在司机座位旁边。与此同时,杨忠普、永岁县县长王朝群、顾的秘书田、顾的保镖四人,以及杨的保镖一人,共计九人,都被打死。听到顾的死讯,流下了一些眼泪。其他人说这主要是为了杨忠普。一个是前国家军队第34师的指挥官,统治湘西30多年的“湘西之王”陈渠珍,被称为总司令。一个是陈最亲密的副手,他被改组为第128师的国家军队,并转移到顾齐家,指挥官贾山的英勇抗日战争。一个是陈最喜欢的将军谭子平,他当时是湘西反镇压自卫部队的总司令,而陈选择了两个中的一个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他无情地抛弃了顾,给后人造成了极大的悲痛。这也是当时官场争权夺利的必然结果。

消息又传到了凤凰城,城里的人都震惊了,纷纷议论起来。顾的亲戚们悲痛欲绝,就像天要塌下来一样。与此同时,杀害行动的策划者、时任湘西反镇压自卫队总司令的谭子平,一方面对杀害行动的成功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又害怕来自旧部门的报复,因此他无法在任何地方生活。房子前后都设置了巡逻哨所,房子后面的奇峰寺也设置了机枪。听到这个消息后,“教师领袖”陈渠珍不自觉地流下两行清泪。谭子平为什么要收紧壁垒?陈渠珍为谁流泪?我们必须从头开始。陈渠珍被人们称为“湘西之王”。他在湘西的声望可以从表扬和批评中看出。他早年参加了西藏的反英运动,留下了《龙胆草中的野尘梦》一书。在保法战争期间,他是在田的指挥下,驻军在湘西。后来,他担任了湘西侦察兵的指挥官。几年后,他担任国民顾家齐家联姻革命军第19师师长和国民党军队新第34师师长。长期以来,他占领湘西,实行“保护环境,造福人民”的政策。结果,贫穷落后的湘西在20世纪20、30顾家齐家年代经历了社会相对稳定、先富后商的“陈盛世”和经济高速发展。1949年春夏之交,湖南即将解放,国民党元老程潜(巩)离开武汉,出任湖南省主席。宋功和陈明顾家齐家盛家仁将军正在积极准备湖南的和平起义。为了争取湘西的和平解放,他邀请湘西“三二”事变后从山区回来的老师陈渠珍担任省长。陈担心其“治湘西”、“保环境、惠民”的政治主张会受到冲击。他婉言拒绝了程潜的邀请,理由是他“对政治不感兴趣”。程潜别无选择,只好求助于电力公司,邀请当时失业的顾。程潜为何重视顾古琦?这是因为1937年11月,顾率领由湘西子孙组成的国民党军队第128师的7000门大炮,从浙江省宁波市海防到嘉善镇敌。罢工是为了掩护松露抗日保卫者的安全撤退。该师与日军战斗了七顾家齐家袁家粱家天七夜,并成功地完成了这次打击,打击了中国军队的军事力量。在收到程潜的来信后,顾齐家权衡了中国未来的命运,决定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他欣然接受了宋功的邀请,于1949年5月8日从凤凰出发到长沙就职。当时,时任凤凰反剿委员会副主任、湘鄂川黔边区自卫队总司令的谭子平,因诱奸贵州军队骚扰凤凰,被谭龙的好朋友顾之庭枪杀。因此,两人意见相左。在“三二”事变中,自卫军未能攻打沅陵后,顾被控抢劫水田,撤退时烧杀。顾威胁说,"只要一个团就能把这栏杆清理掉。"谭谷积累的怨恨逐渐加深。顾是应程潜的邀请担任省政府成员的。谭恐顾势力扩大,反害了自己,遂暗算要杀顾。在张排寨惨案的死亡名单中,除顾外,还有他的私人保镖和两名警卫,顾的秘书田,永岁县(今花垣县)县长王超群,游说者杨中普和他的警卫由湘鄂川边区绥靖司令宋锡联派往。杨对此事并不熟悉。他想和顾共用一辆车。然而,陈渠珍没有资格这么说,所以这也是他误乘“死亡之车”的机会。难怪有人说的两行清泪不仅为他的老部下顾而流,也为他的好朋友杨忠普而流。顾被杀后,尸体第二天早上被运回凤凰城。按照小镇的习俗,顾一家邀请了许多道士来超度死者,并在顾家齐家人物辈分关系城外举行了隆重的“收尸”仪式。从离城三里的滚草坡顶上的“靖边关”到北门城外的沱江,沿途等距点着燃烧的蜡烛,沿路点着土灯。十几块白布连成一条长长的队伍,队伍的两边都有道士把守。鞭炮、锣鼓、木鱼和念经的场面非常热闹。道士们合拢左手,用右手握着刷子。他们低声说道。走下山坡,跳过岩石,进入城门,走过街道和小巷,我一直朝楠木坪谷公走去。这时,顾红魁的助手已经安排好了灵堂。一个白色的大绣球挂在大厦的门上。“当重大事件”这三个字在门楣上清晰可见。一副挽联贴在门的两边。前128师和旧师的全体官兵用他脸上带着泪水的挽联题词向上级表示深切的哀悼。在大院的正厅里,有一个死者纪念馆。大厅中央悬挂着阎罗十大殿堂中的佛像。祭坛上装饰着鸡、鱼、三只动物和豆腐祭品。横梁上悬挂着用红、黄、绿、蓝彩色纸剪成的祈祷旗。写着“超度死者,尽早升天”和“避邪除灾,下地狱”。烛光摇曳的烟火波,映着浑浑噩噩的大厅;编钟上的锣鼓声很可怜,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悲伤和困惑。谷开来的妻子、孩子、三个亲戚和六个亲戚,以及谷开来的前官兵都在戴孝痛哭流涕。道场已经运作了四天四夜,在此期间,凤凰城的官员、政治家、名人、商人和亲友都去悼念。出于对这位抗日英雄的尊重,这个小镇上的许多人也来到顾公甫那里向他告别。有一段时间,顾公服挤满了人,络绎不绝地欢迎和送别人们。在前来悼念的人群中,许多人还谈到了杀害事件的主谋谭子平和幕后煽动者陈渠珍,他们说,谷开来临死前咬牙切齿地斥责道:“是凤凰人太恶毒了!”这个讨论传到了古曦的旧部门,每个人都愤怒和怨恨。他发誓要向谭和陈讨回公道。讨论传到陈公馆。陈渠珍先是吃了一惊,然后狡黠地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古时候,三国时的刘备为了买赵子龙的肝和脑,就把阿斗给卖了。诸葛亮匆匆渡河悼念周瑜,化解他的冤仇。现在谣言四起,是我带头的时候了。”

顾的女婿、书法家刘(右二)先生/br/]
陈公馆的《落寞的鲁岁月》灯火通明,一班部属军官临时集结在紧急开会。陈看上去有些憔悴,心情特别沉重。会上,他回忆了与顾的深厚友谊,多次提到自己曾多次支持和处理重要任务。顾也经常提到他很感激他的好意。最后,有人说,目前的社会讨论是谣言,他谋杀了顾:“女士们,先生们,我爱你作为一个儿子。我是光明正大的,天地可以向你学习。但是我为什么要杀我自己的牧师和兄弟呢?人们太棒了!我要亲自去顾公家和秀的哥哥做最后的告别。我必须澄清这个误解,以便澄清事实。你觉得怎么样?”出席会议的官员被他发自内心的话深深打动了。谁还相信自己的老板会杀了顾?他们在表示绝不相信谣言的同时,还建议陈不要在这个时候冒险,因为如果他出了事,他会恨一辈子的!看到他的下属如此理解和关心自己的安全,陈渠珍利用这个情况,耸人听闻地说:“我很感激你的善意的建议,但这是我的兄弟负责修复,我必须去参加他的葬礼。首先,他在战争中跟随我多年,现在我必须亲自把他交给不幸的受害者。第二,我想证明我心中没有鬼,我不能因为谣言而陷入一个无情和不公正的地方。我已经下定决心,如果我在古曦旧部门的枪口下死于误解也没关系。生命的荣誉至关重要。”当每个人都看到这个提议无效时,他们就不再多说了。自卫队副总司令熊不得不把所有参赛军官拉到一边,秘密做了紧急安排。保安营长杨鹤庆被指派陪同老师。他决定,第二天中午,所有与会者将武装起来,在"孤独的一天鲁"待命。再说,顾红正在参加一个盛大的葬礼。顾的遗孀和家庭主妇,强忍着失去丈夫的痛苦,不得不安排,社交和处理整个葬礼,内外,这已经使她筋疲力尽。现在她已经看到了老家族的复仇之火。她为什么不想为丈夫报仇?然而,她知道这个家族必须与凤凰城的几个有权势的人物竞争。这无疑是鸡蛋对石头。她必须冷静下来。她丈夫的棺材还没有被埋葬。老家里的老人和年轻人需要他们来维持生活。她不能让老家族的兄弟们的血以任何方式白白浪费掉!第二天,信使老师陈渠珍突然来悼念顾公。这难道不等于猫和老鼠的鳄鱼眼泪吗?俗话说,敌人见面时特别嫉妒。谁能保证旧部门不会跳出来为正义牺牲自己?到时候,恐怕情况不会得到妥善处理。我该怎么办?无奈之下,她只好从顾的旧部里找了几个高级军官商量对策。这些前军官也知道这起谋杀的内幕。每个人的胃都着火了。这时,当听陈渠珍悼念时,这不是周郎之死。当孔明过河时,难道这不是欺骗我,不关心任何人吗?所以他给顾少福提了些建议顾家齐家亲戚,说最好还是见机行事。等陈来了,我会听她的话,先把人质抓住,逼他交出主谋谭子平。否则,他会被乱枪打死。相反,我只会把精力集中在老司和谭去打仗和把它变成一个家和破城上。顾少福夫人被这些高级官员的忠诚所感动,接受了他们的建议。然而,她承认,没有她的话,任何人都不准动。打定主意后,军部所有的老部门都藏了两支枪,跪在灵堂里待命。下午2点左右,前门宣布陈渠珍老师到了。顾的家人和老部门都跪在大厅里“欢迎”和紧张达到了极限。大厅里充满了陷阱,因为“地雷”即将被发现。陈渠珍快步走进顾公家大门,把拐杖扔给随行人员杨鹤庆,独自向灵堂走去。他一路大叫:“秀兄,俞兄派你来的!”陈站在顾的灵柩前,摘下帽子和白手套,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然后,我绕到雕像的后面,举着棺材痛哭流涕地致悼词:
天空在下雨,河流在流淌,山川在流淌,城市在哭泣,我的兄弟在哀悼,我的兄弟在爱着我的兄弟,我同舟共济,同舟共济,同舟共济,同舟共济,同舟共济,共度余生。 尽管我的虎跃飞龙,我擅长保卫敌人,中国,武汉被冤枉,忍受屈辱,形势在变化,白云和苍白的狗被隐藏,商业界在撤退,人民在拯救,人民高兴地再次崛起,不幸的是,我失去了我的生命,我的妻子,抛弃了我的孩子,正义,他也在寻找我的兄弟 ......
他边背诵边哭,每一个字都紧抓着他的心,每一个字都在哭,在场的人都感动得泪如雨下,大厅里发出了一声咽泣。顾少福太太和她的小女儿跪在顾的灵前。老师长歌痛哭流涕,顾所在的系里的每个人都在流泪。渐渐地,宽容无声地熄灭了复仇之火,而仇恨被汩汩的泪水冲走了。陪同的杨鹤庆见此情景,急忙提醒进入角色的老师,该是返回住处的时候了。陈渠珍突然醒了,顾家齐家梁家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悲伤地走到顾少府跟前,叹了口气说:“少府夫人,请原谅我。修好后我就不能复活了。我的侄子和侄女还年轻,必须依靠少府夫人来照顾成年人。如果少妇女士在未来的生活中有任何困难,如果我需要帮助,我会尽力而为。我不能呆太久,因为我的生意很忙。我先来。”顾太太站起来,感激地向老师磕头说:“我很感激大人来给我丈夫送行。我对你所知道的一切感激不尽。人们的妻子都很孝顺,不能互相送给对方。请自便。”古系的老系也一起起身向敬礼。

离开顾公后,立即在滑竿上坐了下来,在杨鹤庆的护送下回到了《孤独的日子里的鲁》。"孤独的一天"里的所有军官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当他们看到老师安全地回到住处时,他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顾葬礼那天,凤凰各界人士和许多普通百姓前去送葬。途中,快马发来了湖南省主席程潜的唁电。消息说:“我对一代著名抗日将领的不幸逝世深感悲痛。湖南就要和平解放了,我可以在天空中安慰谷红的精神……”年轻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天堂,突然感觉到人类。突然,天空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天地也为这位55岁的悲伤将军而哭泣。

顾老师葬在凤凰靖边关,山坡上滚草。

这一事件仍有一些余波。六个月后,1949年11月,陈渠珍和平起义后,他从甘城驱车前往沅陵。在顾在张排寨被杀的地方,他突然叫停。他担心被“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中国人民解放军增援部队的护送,面对严重的敌人,搜查了五华李和开车到沅陵后,40多分钟没有任何危险。给谭子平提建议的印度盲人是沈从文的“爱惜鼻子的朋友”。北伐期间,他是毛的助手,曾在北京给沈从文写过信,给沈造成了一些麻烦。当沈从文1934年回到湘西时,殷霞子被任命为乌苏百货公司的经理。他重重地吸了一口烟,“正因为如此,方才不会被当作一个或另一个而被随意抓住。”至于沈从文、尹世子在保靖时期的朋友韩、、杨子瑞(大革命时期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公开是国民党凤凰县党部的首长),他们于1927年5月26日在凤凰城西门外被枪杀。当时,射杀共产党员的指挥官是驻扎在凤凰城的第19独立师第二团团长顾齐家。

顾家齐女婿书法家刘壮韬先生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