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宏村游记」照片中的村庄——宏村游记

攝影/文字:海春(节選)

"人生妄想,没有惠州梦. "

「宏村游记」照片中的村庄——宏村游记

2018年4月5日,我們從黃山下來,驅車前往被稱為“圖中村莊”的宏村。

宏村鎮(Hongcun Town),古稱宏村、栖霞鎮,距徽州六縣之一的黄山彝族縣城11公里。这是古府桃花园里一個奇怪的牛形古村落。

整个村落依黄山餘脉為枕,麵南湖,山清水秀,享有盛譽的世界有名中國画里的鄉村!

全鎮保存了140多栋明清民居。主要景點包括:南湖春曉、書院讀書、月潭风荷、牛場水道、雙溪英碧、亭前古樹、雷岗夕陽红等。

村子入口處是國家領导人參觀宏村的照片。

南宋紹兴元年,宏村的始祖王延吉遭到火災襲擊。他的家人从易縣舒淇村沿溪河修建了13栋房子,这是宏村的开端。

四月的宏村正好是大雨的時候。由於剛好赶上清明节假期,遊客太多了,他們匆忙找到了這所房子并留在了那裏。价格比平时高得多。條件很好。木屋是古董。

安頓下來后,我在村子裏找到一家餐館吃饭。我感觉很好。第二天早上和中午我在這家餐馆吃飯。

第二天早上,雨停了,早饭后,我看到许多摄影师帶着相机回来了。我匆忙拿起設备,向月芬走去。

離住处不遠,我拐了一條小巷,突然眼睛發亮了。一個巨大的池塘出现在我麵前。这是著名的月球沼泽。

整个宏村看起来像一頭牛,月芬湖(Yuefen Lake)位於宏村的中心,即牛的胃,看起來像半個月。老百姓通常稱之為月塘。

這裏常年碧绿,塘面水平如鏡,塘沼四周青石铺展,粉牆青瓦整齊有序分列四旁,蓝天白云跌落水中,老人在聊天,婦女在浣紗洗帕,頑童在嬉戲。不少經典大片都出自于此。当夜色朦朧時,月沼邊一排燈籠亮起,非常有意境。

月亮沼澤隻是村子裏的一个水池,但它是一個有著神奇色彩的水池。月芬是宏村最美麗的地方,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地方。你一看到它,就能看到它是宏村。粉牆岱石的微观建筑与水中的倒影相互反射,成為这裏的象征。它吸引了众多攝影愛好者。画家們来這里寫生、拍照和创作,留下墨寶的优秀作品供世人观赏。

据說在挖月池的時候,很多人主张挖成滿月的形狀,但是第76位祖先冲娘的妻子坚決不同意。她认為“花开花落,月圓月短”,只能挖成半月形。祠堂和民居建在半月形的月塘上。月亮沼澤就像一面镜子,由淺色的墙壁和厚厚的瓷砖衬托著。它像水墨畫一样美麗。

讓岁月流逝。

何阻时光老去行走畫中邂逅美丽撿一段暖暖黃昏藏纳深深贴近魂灵⋯

沒有风,

不要雨,只讓窗下,那一缕缕柔柔的烟墨,斜掛江南。一簑披着 ,淡淡清清,寻尋觅覓,浸濕愁緒,游離远方风景!

时光流逝

在身边悄悄流逝,不驕不躁,慢慢行走,只想不老,隻想在这定格的岁月,等你⋯

典型的回族風格。

月亮沼泽的水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池塘表面像镜子一样平坦,青石散布在池塘沼澤周圍,粉红色墙壁上的綠色瓷磚整齐有序地排列在池塘沼澤周圍,蓝天白雲落在水面上,水在天空中,水在天空中,一幅好的画卷展現了四季的循環。

游客无处不在,一个人一生中短暫的相遇是在一個美好的時刻發生的。

月芬河岸上的房子基本上都是旅館等等。旅游收入是這裏的主要收入来源。

王氏宗祠。

宏村月芬北岸中央是一座“许乐堂”,又稱“鍾家堂”。它是王氏宗祠,建於15世紀初,明朝永樂年间(公元1403年)。

祠堂是村子裏最宏偉的建筑。它象征著徽州人民的财富、權威和地位。它是氏族的精神食糧,是靈魂的歸宿和人性的回归。這裏也是家庭聚會、祭祖、商议、惩罚和结婚的地方。

进入前院,我们可以看到四根柱子、三個房间和一個由五部分组成的壁挂式門樓(也稱為五峰大厦)非常壮觀。門楼中央刻有“容恩”和“時代傳真”字樣,象征著家庭的繁榮。畫的周圍是精美的磚雕,上麵有吉祥图案,如双龍珠、带路和狮子玩球。

入口是一個寬敞的会议廳,宗族在這裏舉行重要活动和討论。英门一排六屏写了《四启功許樂堂简史》,記录了宏村第76位祖先王思琪邀請好友黄引徐彪命名王氏宗祠的全過程。“許樂堂”有“徐敦伦、路镛、乐”的意思。

門楼大廳保存完好,其建筑风格仍保留着明朝的特色。月亮橫梁上的蓮花支架和雕刻線条简潔優雅。中間的大門很高,顯示了這个家庭的顯赫地位。

在大殿的正麵,“仁慈應该重而长”是对王昭的赞颂,王昭是明朝嘉靖年间仁武皇帝指派的云規道苏云的主要著作。

整个祠堂建在村中心,位置突出,風景優美。宗祠空與背后山水环境之間的序列设計给人们增添了一絲靈气和神秘,使他们感到莊严肅穆和敬畏。

樂土塘和月芬是宏村八景之一,“月芬风蓮”。

宏村是一个充满故事的老人,我們都是好奇的孩子,發出好奇的目光,用相機和手机记錄这裏的一切。

月潭就像一輪残月,它的不完整就是它的完美。

在这里,它不僅在绘画中,而且是一個可以放松和放縱自己情緒的地方。

這里不仅有各種各样的小吃,還有很多地方让你了解徽州人的生活和文化。

宏村小吃种類繁多,其中徽州黃山毛豆腐、桂花魚、彝縣臘八豆腐、譚红豆腐牛奶和宏村皇家蛋糕最為獨特。月芬旁边有一家大蛋糕店,千層麵蛋糕很有特色!

我尝了一些樣品,味道還不錯,可以接受。

离开月芬,穿过街道,走小路,一個人來到南湖,红村的另一个景點。

宏村南湖位於宏村入口,宏村是宏村古村落牛型风水建築的两个牛胃之一。

南湖建於1607年,明朝第四年。从永樂到萬曆,宏村有许多建築,高低錯落,人口成倍增长。光靠月亮池塘储存水是不夠的。萬历末年,这个村子被建成了一个南湖,村子南邊有数百畝肥沃的土地,深達幾十米。周围地区用石头砌成,模仿西湖平湖的秋月图案。湖水呈一个大弓形。銀行分为上層和下層。河岸上的古树参天而綠。绿色的藤蔓盤繞,鳥兒歌唱。垂柳枝叶優雅而優美,就像一个小女孩穿着鏡子,把頭发洒入湖水中。

漫步在南湖岸邊,黑色瓷砖,白色牆壁,微波炉!讓人陶醉得像一幅画,缓緩展開山水卷軸。

清代嘉慶五年秋天,浙江钱塘江(今杭州)著名学者吴喜林写道:“宏村的南湖和浙江的西湖一样繁荣”,因此南湖被称為“黄山腳下的小西湖”。

一首赞美雲的诗:

“無尽的細雨和潮湿的春泥,

當我與雾分离时,我听到鸟儿在啼叫。

柳树和柳樹包含微笑和桃子,

一边在西画橋上唱歌”。

他坐在南湖岸边的台階上,迎着迎麵吹來的暖风,看著南湖对面的徽州民居,轻轻地按下快門,以免打擾它的宁靜。

风被雨稍稍遮住了。

醉酒皆因深情,一朝風雨惹尘,哪得岁月安宁。

湖上的拱桥并不陌生,不是嗎,電影《卧虎藏龙》的位置。

许多人在水边畫画。他們應该是美术学院的學生。他们三三兩兩地在柳樹下立起畫板,画出远处青山、附近清水甚至水边房屋的轮廓。我經过他们身边。他們都全神貫注,心不在焉。在画板上,水彩笔和墨水勾勒出了房子的轮廓。水很安静,山很孤獨,白雲悠闲自在,田園詩般的气氛迫在眉睫。

當一個人在画報世界旅行时,他就变成了畫报世界中的一员。

画中之画,一样的美景,卻畫出了不一樣的心情。

美國學院的老師和學生在南湖学院前拍照。

南湖學院位於南湖北岸。明朝末年,宏村人在南湖北岸修建了六所私立學校,也被称為“胡藝六院”。清嘉慶十九年(1814年),六所书院合并命名为“文怡家書”,又稱“南湖书院”。

南湖學院面向南,占地6000平方米。它由六部分组成:誌道館、文昌閣、啟蒙馆、匯文館、王虎大厦和環園。

在主厅中央的文昌阁裏,有一幅孔子的画像,孔子是最神聖的老師,有一個橫板,上麵有一个“历代老师”,供學生们欣賞和崇拜。

它充满了書和書的味道。許多学生和一代又一代的丹頂红商人从這裏开始了他們的人生智慧。他们讀了诗和書,读了古書,看了天、地、日、月,感受了人生的滄桑。

花园裏的假山雕刻精美,景色迷人。還有庭院、操场等。南湖書院的整個建筑布局很好,寬敞宏偉,前面是清水,后麵是建築。

他的学校仍然存在,他的雕塑已经斑駁。

鬥转星移,歲月滄桑,几百年风雨如磐,时光流逝,古老的南湖书院至今保存完好,已成为徽州古书院代表建筑之一。

走进南湖书院,我看了看古门和兩边漆过的木柵欄。它看起來像一排整洁正直的學生,要么欢迎遊客进進出出,要麽聚精會神地阅讀佛经。持续不断的噪音似乎是這些学生讀書的声音。这本书的声音來自历史的隧道,来自江南的大地,来自宏村的風景。书籍永恒的聲音將在學院空和我的记忆中回响...

从书院開始,南湖兩岸的柳树就像樹荫一樣。

南湖,

宏村的一幅水墨画里⋯一日湖上行,一日湖上坐。一日湖上住,一日湖上臥。行在画裏,坐在畫中,枕著入梦,詩也香浓⋯

回到住處,收拾好设備,一个女學生借着大廳前面的灯在寫着什么,觉得這幅画很漂亮,就記了下来。

我要去村子後麵的雷岗山和一路上的人民院。

到處都有学生在畫画。

学生們三三两兩地坐在小凳子上,用畫板画画,是的!這美丽的風景怎麽能轻易放過?但是过了N年,他們还能记得这個无忧无慮的青年嗎?

路边随處可见卖貨物的村民。

我不知道誰的花園是油菜花,它仍在四月盛开。

應该是山茶樹,美麗盛开。

一个地方的落花給它增添了詩意。

雷崗山就在村子後面,透过竹林看着村子。

宏村的美丽在於徽州建筑,白色的墙和黑色的瓦一個接一個,马頭墙傾斜的角和飛簷,交错的高度。在水的中间有一座小拱桥,像彩虹和明月,橫跨在水麵上。從池塘的一边望去,房子倒映在水中,藍天、白雲、白色的牆壁和瓷磚、闪闪發光的斜影。山、水、墙、瓦、橋、倒影,像一幅剪影,又像一副水墨畫,其中,優雅、优雅、宁靜,让人陶醉,仿佛来到了这幅畫前。

宏村是一个村莊,不僅仅是一個村莊,更像是藏在山里的“天堂”。如果它真的是用水墨画描绘的,那它就是一幅美麗的风景畫卷。這幅畫因下雨而模糊不清。它异化了,褪色了,就像一所“杏花春雨江南”的学校。

走在幽深的小巷里,你會走進一个大家族的房子,沒有太多的宣傳,但是当你走进去的時候,你会發现一个新的世界。主厅的兩側有一条環形走廊,穿過走廊是一个沉重的庭院。從空看,屋檐和牙齒啄得高高的,激起了人们的好奇,這讓人們不自觉地想起歐陽修的《梁祝》,“院子有多深,柳樹上积着煙,窗簾沒有重量”。

獨自穿过小巷,就像走在烟雨的深處,我忘記了自己在哪里,隻記得路過的人和眼前的情景。

村子入口處的大樹——紅杨树。

宏村的風水樹高19米,周長6米,已有500年历史。它是“牛星村”的角之一。在古代,當村子里有一个快乐的活动時,新娘的轎子必須繞着树轉,预示着一百年的和谐和幸福。

村子里的每個家庭都有一條水道相连。潺潺清澈的泉水流經每一户人家。建筑和庭院与湖光山色重叠。风景无处不在,每一步都進入畫麵。漫步时,无憂无虑的心情如此強烈,让人陶醉。

穿過這个有近1000年历史的古老村庄,即使世界在發出肆无忌憚的噪音,它總是保持安靜。

细细品味着这里的每山每水,每瓦每砖。我无法把它們全部記录,隻能藏在心裏。 宏村,典型江南水鄉,风情萬种不亚于麗江,白日水墨畫卷,夜晚燈火阑珊,浪漫迷人温暖,不到宏村終生遺憾,到了宏村,妳才知道相见恨晚!

我们都是世界上的旅行者。

來的來去的去匆匆。有些風景却忘不掉,彼此相遇擦肩而過!邂逅美好時光柔軟,却忘了該如何灑脱!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