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怀念父亲」珍爱父亲

-寫於他父親去世一周年

「怀念父亲」珍爱父亲

我父親已經離開我们快一年了,但我的心一直無法平静下來。每当我想起我的父亲,我的心就会被悲伤淹沒。他的聲音、外貌、微笑和每一個动作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我父親在他83歲的生活中洒了太多的辛酸和汗水,給我留下了太多的想法和记忆。

(父親年輕时的照片)

我父親是一名普通工人,他的生活中没有傳奇,沒有榮耀或成就,隻有挫折和艱辛。-我父亲出生在旧社會。他的家庭很穷,他別無選擇,只能參軍。他经历了朝鮮战场上的战争洗禮,回國后又在包头农場工作了八年。复員后,他回到了农村,经過三年的自然灾害和大规模鋼鐵提煉,他建了一個水库。將農場產量分配給每个家庭后,该縣的土地分配减少,猪和雞得到喂养,荒地被开墾,各種谷物和蔬菜得以种植。最后,國家呼籲退耕还林,这使他們与農作物分離。即便如此,我们仍然無法停止工作。我们把邻居的土地种在居住地後麵好幾年了。直到2010年3月住院,我們才告別農具。

(我家的土地證早就換成了它的主人。)

在接下來的几年裏,我先後住在幾家醫院。幸運的是,没有危險。2017年春節期间,我父親很难吞咽食物。他經常在吃了一些米饭後打嗝和吐口水。我以为春节又要到了,我父親担心春節期間会招待客人。很多年來,我父親都是中國新年的亲戚,填滿一张大桌子的盘子,看着他們吃完,他才滿意。如果不总是抱歉的话。我没有想到第五天,但還是一樣。我不得不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父亲去看医生。在說出症狀后,醫生直言不讳地说:"應該是食道癌,所以我們去醫院吃药吧。"我心里觉得我說不出那是什么感觉,所以我尽快回來安排。他於2017年2月27日入住县人民医院。3月1日我在x光室时,醫生一次又一次地走來走去,左、右、左、右,并用仪器測量我父亲的胸部。我預感到我父亲时日不多了。

那段時間,我白天在醫院很忙。我晚上回家,在床上輾转反侧,晚上睡不著。那我該怎么办?我能怎么做呢?我一遍又一遍地問自己,一遍又一遍地否認。

从他父親的诊断到他去世花了半年时间。在這六個月裏,父亲的病喜憂參半。当情况好转時,我父亲和病房裏的病人在说笑,非常樂观。严重的时候,疼痛總是無情地折磨着他,但他从來不说一句痛苦的話,只需要一根止痛针。我父親有时像个孩子。当他想到处吃飯時,我尽力让他满意。当我真的買不起时,我不得不哄他。我父親也很聽話,不再談论這件事。到7月底,我父親吞咽一点食物有困難。他覺得自己的生命即將结束。他平靜地指示我為葬礼做準备。那一刻,我心如刀割,但我微笑著和父亲換了個话題。

(父親住院期間)

我父親最後幾天很瘦。我能從我的眼睛里看到它,也能从我的心里看到痛苦,但我無能为力。2017年8月27日(农历七月初六),父亲終於帶著对世界的深深依戀离开了。父親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我并不十分难過。因為我知道我父親的离開對他來说也是一种解脫。因為他可以带着自己的靈魂去另一個美麗的國家,而不會遭受身体上的痛苦。再也沒有烦恼和悲伤了,所以我非常坦率地接受了父亲的去世。

(父亲買了一個豬吊墜)

然而,當我忙于准备葬礼的一切時,我的心充滿了悲傷,我情不自禁地倒在棺材上大声哭泣。许多天来,我一直在发泄被压抑的痛苦。

就像李彦宏的母親在他父親去世的那天对李彥宏说的:“你和以前不一樣了。你过去是一个有父親的人,但后来你没有了父亲。”是的,我没有父亲,我已經成為一個沒有父親的人。多少黑暗的夜晚,多少次当沒有人孤單的时候,我一次又一次的悲傷,一次又一次的壓抑著它。沒有父亲的理解和愛,我是多麽無助,多么迷茫。我希望有人能给我力量,给我指明生活的方向,但是没有人能给我答案。

(整理自己的物品时,他發現了父親早年的存折)

我注定要在未来的生活中獨自行走。因为我们每個人都会慢慢變老,會遭受痛苦,會遭受苍老和衰弱的淒涼,但我們最终会學会接受,最終会学会坚強。

愿世界上所有的孩子在有生之年給父母更多的爱,因为父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愿天父的靈保佑我们平安健康!

這是為了紀念我的父親。

2018年7月20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