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张振新去世,先锋创始人张振新突然去世,已滞留海外多时,P2P巨雷何去何从?

编者依据:本文来源于微信号公共号码的钛媒体,作者王糈、创业邦被允许转载。

张振新去世,先锋创始人张振新突然去世,已滞留海外多时,P2P巨雷何去何从?

张振新去世,先锋创始人张振新突然去世,已滞留海外多时,P2P巨雷何去何从?

先驱的创始人张振新去世了,在英国。

10月5日晚,网络通信官发表讣告,先驱者集团会长、网络通信集团实际控制人的张振新因多器官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应急治疗无效,于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死亡,享年48岁。

另外,8月13日,网络通信召开了第一次用户会见,张振新没有出席。 先锋集团张利集团首席执行官表示,集团张振新会长在海外处理工作,实际上一直做全面工作,和团队每天至少早晚有两次视频电话会议。

据报道,张振新夫妇和弟弟已经为公司业务签署了多份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文件,总额为数十亿元。 他父亲和两个哥哥也在公司买了很多理财产品。

先驱者社长张振新朋友的截图

据钛媒体(微ID:taimeiti )称,张振新的微签名似乎暗示了“不介意、不必要、不固定、没有我”的消极、悲剧的命运。 现在,随着张振新的突然死亡,公司、家人和一千名投资者将去哪里,都蒙上了未知的影子。

张振新和他的“先驱”系先驱社长张振新

据钛媒体(微ID:taimeiti )的公开资料显示,张振新1971年生于内蒙古,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

2000年,张振新成立大连网络通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三年后,他成立了张振新去世大连联合信用保证有限公司。 这也是现在先驱团体的前身。

在十几年的发展中,张振新建立了“先驱系”。 先锋集团也从担保、融资租赁等转移到金融领域,逐渐成长为金融帝国。

现在先锋集团成为综合企业集团,从事金融科技、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等领域,业务涵盖世界,中国总部设在北京,海外总部设在中国香港。

接口新闻显示,先驱者所涉及的卡持有领域包括银行、证券、担保、保理、第三方支付、融资租赁、拍卖、质押、货币换算、公开募集基金、民间募捐、基金销售、保险证券、网络小贷款、交易所等。 先锋集团也成为了拥有从事金融业务牌照的企业。

顶峰时期,张振新掌握了香港上市公司3家,分别为中新控股( 8207.HK )、弘达金融控股( 1822.HK )、平安证券集团控股( 0231.HK ),3家公司总市值达到100亿,先驱集团的员工也在

过了一会儿,张振新和他的先驱团体的风景是无限的。

但是,和自首的前证大集团的戴志康董事长一样,在张振新向下一个目标进军时,发生了意外的事情。

先锋系陷入爆雷危机进入2019年以来,先锋系非常不稳定,坏消息接二连三地传来。

中新控股的股价暴跌,交易停止,网络证券被监管层处罚,私募产品和P2P产品大幅度过期。 特别是7月初有“网络通信要求健全退出”的信息,还公开了先驱系的一系列问题。

7月3日,网络通信集团旗下的网络信用平台网络通信普惠突然停止了充电和服务。 多个投资者反映了网络通信的普及超过了项目期限,难以提高等情况。

7月4日凌晨,“网络通信平台健康退出”的消息公布。 网络通信集团的原CEO盛佳表示,经过集团领导人的讨论,决定健全退出网络通信平台,和有关部门一起,确保稳定的秩序,保障投资者的利益。

(图像源网络)

一旦出现“网络通信平台要求健康退出”的消息,先锋集团也将完全陷入危机。

网络通信是先锋集团的重要网络信用平台,网络信用行业经历过野蛮增长和大量管理下的严格管理情况,曾保持着零期限和刚性。

7月23日,张振新发布了内部邮件。 面对各种声音和疑问,面对困境和危机,我们希望竭尽全力突破,向众多投资者深深道歉,同时在最短时间内扭转现在的不利局面,保护投资者的利益,保护每个员工的权益。

张振新还表示,公司制定了重组计划,与多家资产管理公司、证券公司、拍卖公司、产权交易所等协商了资产重组方案,并已经取得了实际效果。

但是,资产质量显着下降,担保品的价值缩小,处理变得困难,非法逃避借款的企业和个人…这也使先驱集团的自我救济变得困难。

此外,腾讯的潜在报道显示,张振新在区块链业务中损失了很多钱,需要以几十亿为单位计算。

据钛媒体(微ID:taimeiti )的询问,截止到2019年7月31日,根据网络通信普惠的官方网站的信息,平台的累计贷款金额约为1652.78亿元,平台贷款馀额约为57.88亿元,现在的借出者

接口新闻报道,先锋集团已经整理了200多亿资产清单和各金融牌照,张振新也处分了海外资产和个人收购。 从7月4日到国庆节假日,网络通信普惠共计2.78亿元,网络通信共计6170万元,两个平台共计约3.4亿元。

但是,这些也只是水车的工资,很难在短时间内填补先驱的“漏洞”。 据一家媒体报道,在生命的最后十几天,不抽烟喝酒的张振又开始了大量的烟酒。

张振新曾经表明态度,三到五年摆脱了困境,重建了新的先驱。 但是,随着张振新的死,这一切也突然结束了。

正文(包括照片)为合作媒体许可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如果您有什么问题,请联系965235037@qq.com。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