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卢英德」卢英德:我每天4点起床

编者按:这篇文章是由先锋國家的编輯春春(Chun Chun)從《矽兔賽跑》中轉載的。

「卢英德」卢英德:我每天4点起床

本月,卢英德辭去百事可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一整年。

离开站台后,很少有人還感到眼花缭乱。盧英德不同。退休后,她过著欣欣向荣的生活。

加入亞馬遜的董事會。

成為耶魯商學院的院長,

他幾乎成了世界銀行的新行长。

盧英德的生活并沒有因為离开百事可樂而停止。碰巧離开百事可樂後,她的生活才剛刚開始。

在百事可乐工作期間,她创造了許多記錄。

該公司第一位女性首席執行官;自1898年成立至今已有121年;

該公司第一位非美国少數族裔首席執行官。

不僅如此,大型企业首席执行官的平均預期寿命是5年,而且她已經擔任首席执行官12年了。

在過去的12年裏,她每天早上4点起床,从醒来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不間斷地工作,每天工作16到18個小时。

公司里的每个人都知道她從不睡觉,24/7,总是醒著,總是在線。

我,前“印度总統”

1955年,盧英德出生在印度。印度是一个等級差别、阶級差别和性別差別非常严重的国家。幸运的是,盧英德在十幾岁的時候受到了家人的教育,敢於这样做。

每天晚上吃饭時,卢英德的媽妈都会给卢英德和她姐姐一個世界上最热门的話題,让她思考解决办法。问题包罗萬象,比如如果你是印度總統,你會怎么做?吃饭時,盧英德和他的兄弟姐妹们開始绞盡腦汁思考解決方案。晚飯后,是演讲的时候了。

母亲会全力配合演讲,不仅对演讲进行评論和提问,還會在演講後投票支持總统。這次演講是盧英德兄弟姐妹之间的竞賽。投票給“总統”後,母親会要求他们签名,如“盧英德總統”。

从孩提時代起,我就想象自己是餐桌上的总統。卢英德从来没有因為性別或其他因素而将自己定義為某种人,而是根據自己的发展,从来没有做出任何限制。

当盧英德的姐姐17歲时,她想離家去印度其他城市學习商學院。母親對姐姐說:“離家没關系,但現在你必须結婚了。結婚前你不能离开。如果你现在不結婚就走,我会馬上绝食,直到我死。”

卢英德的母亲從未上过學,她对女儿的希望是矛盾的:她希望女儿能实现她未實現的梦想,做她喜欢的事情,但傳統上她也希望他們能早點结婚。

幸運的是,盧英德的父親和祖父站起來支持盧英德姐姐的決定,并付給她一笔钱去上商学院。爸爸在很小的时候就告诉盧英德,“不要害怕,不要受性的限制,你可以和男孩一样好。”

回忆童年,盧英德母亲在餐桌上的问题给了她許多梦想,让她敢於思考。而父親會在适当的時候站起来,给她撐腰去照顧母親,让她敢於这样做。

在强大的家庭支持下,卢英德來到美国後什麽都不怕,做了他想做的事情。当事情發生时,她告诉自己。“我可以做得比任何人都好,即使一切都出錯,人们也会來找我,因为我曾經是印度總統!”

利基的价值体现

1978年,23歲的盧英德離开印度,去美國东海岸的耶魯大学商學院学習。畢业後找工作时,身无分文的盧英德隻有50美元買衣服、一套不太合身的西裝和漂亮的靴子。这些如何给麵試官留下深刻印象?

這時,她的同學提醒她穿印度国服——莎莉参加麵试。

"如果他们不能接受你的文化,那么他們也不能接受你."幸運的是,波士顿咨詢公司看中了盧英德。六年後,她成為並购領域的知名顾問。

然而,这一事件教會了卢英德如何用自己的能力武裝自己,給自己一个堅强的理由。

從1994年到2000年,卢英德負责百事公司的戰略。那时,她已经有兩个女儿,一個不到10歲,一個更小。

她想到了她正在上升的工作和她的两個女兒。她知道在工作和家庭之間沒有選择。我是其中之一,但我也是女人。

由于不知道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她决定早上5点帶两个女兒去上班。他们可以睡觉,玩玩具,在盧英德的辦公室做任何事情。许多人認为老板绝对不允许带孩子去上班,但卢英德對自己的力量充满信心和坚強。

“如果你想雇用我,這是你必须接受的。如果你不能接受,你可以找到一個不用雇用我就能做得和我一樣好的人。”卢英德的實力讓老板别无選择。

"你需要给自己找一個合適的位置,在那裏你足够强大,可以变得不可替代."

有理由通過利基市场增強競争力。地球在没有人的情况下以同样的方式轉動,但是公司在没有你的情況下以同样的方式转动,但是它转动不同,或者转動緩慢,這是利基價值的体現。

需求感

在加入百事可乐之前,盧英德有一份漂亮的簡曆:波士顿的高級顾问,摩托罗拉的高級企業戰略顾问,以及ABB的高級副總監。

她來到岔路口,收到了两個橄榄枝。一個是通用電氣首席執行官傑克·韋爾奇的邀請,另一個是当时百事可乐首席执行官韦恩·克洛维斯的盛情款待。

听起來通用汽车有更光明的未来?当通用汽車在美国排名前十时,其每股回报率超過40%。首席執行官傑克·韋爾奇告訴董事会,他计划在七年內退休,並正在四處撒網以选择繼任者。

今年,百事的生活並不輕鬆。海外市场被它的老对手可口可樂甩在了后面。当时,必勝客、肯德基、意大利比薩和泰科贝爾墨西哥餐厅等餐厅都處於停滞狀態。

但是卢英德被百事感动了,因为韦恩·克洛维斯说,“我比傑克·韦爾奇更需要你。我想百事可樂成为你的地方。。“接下來是下麵的故事。

十二年後,盧英德自己成为首席执行官,仍然深受韋恩·克洛维斯的影響。

她回憶说,她加入百事可乐的初衷是希望“需要”她。

她希望把百事可乐变成一家有灵魂的公司。所有员工來公司工作不是帶着员工的心態,而是带著他们的技能和职能被“需要”的真實感覺。

工作不是员工的負擔,而是生活的延續。对百事来說,人不是一串工作卡號或名片。每個人的观点都對公司有价值。

"我希望我的員工能在百事公司工作並享受生活。"為了实現这个目标,她在公司裏建立了一個托儿所。

托兒所早上7点开始,早上7点结束。这样,百事員工就不用擔心上班前送孩子上學,然后赶去上班了。就像每天早上都在敘旧。如果工作没有完成,就沒有必要担心提前去学校接孩子。

對卢英德來說,她的日常擔忧可以濃缩成一件事:尽管我有成為首席执行官的雄心,但我如何將百事可樂变成一家能够再生存100年的公司?

問題的关鍵可以通過三個問题来解决:1)客戶需要;2)世界所需要的;3)員工需要的。

谈到家庭中的“被需要的感觉”,卢英德坦率地說:作為一個女人,生活和工作之間沒有所谓的平衡。女性家庭的生物鍾完全與上升事业的生物鍾相反。

你20多岁的职業生涯才剛刚开始。你可能会有个新寶寶。他们需要你。

30多歲的時候,當他們的事業蒸蒸日上时,你的孩子已經到了最困難的青春期,他们需要你。

此時,你的丈夫也可能因为他的孩子而變成青少年。他想要更多的关心,他也需要你。也許这一次你成了家裏唯一的成年人。

在你4岁或50岁的时候,你的孩子已经長大了,但是你的父母正在變老。他們需要你。

做一个好母親需要100%的经验投資,這相当于全职工作。

但是一天只有24小時,你必須在有限的时間內处理好一切。你隻能时不時地放弃一个,而且沒有平衡。

也許生活是如此殘酷,你必須接受他的殘酷,并适當地放弃。

在如此凶残的情况下,卢英德选擇不睡觉,不给自己留时間,每天4點起床,總是上網。

2018年,盧英德決定离开百事可樂,開始新的生活。

今年,百事可樂在世界500强中排名第144,遠遠領先于其競爭對手可口可樂(328)。

今年百事公司的营業收入为646.61亿美元,利润為101.1亿美元。它全面击败了它的老对手可口可乐。可口可樂2018年收入為318亿美元,利潤为64.76億美元。

在今天日漸衰落的可口可乐市場,百事可樂的收入結構更加多元化,更加稳固。所有這些都归功于百事可樂20年前欢迎卢英德的事實。

自卸任以来,盧英德已經習惯了生活自由,並學會了新的生活和思維方式。

"他們說我应该去睡眠學校教我如何睡觉。"

不再是百事公司首席執行官的盧英德是母亲、女儿和妻子。也许她再也不會缺乏睡眠,但她仍然像其他人一样在不同的角色中变换角色。

本文為专欄作者授權創业邦发表,版权歸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觀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場,转载请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联係editor@cyzone.cn。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