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逐」电子烟正在成为时尚标准?美国女孩说她差点死掉

編者按:本文来源於鹿鸣財經,作者是陳岚,由先锋国家授权转載。

「逐」电子烟正在成为时尚标准?美国女孩说她差点死掉

老罗去做電子烟,他要找的发言人是陈冠希。这兩个热門人物帶来了电子煙的節奏。

当國内市場一度熙熙攘攘時,国外市场陷入了電子烟是否致病的懷疑之中。8月23日,伊利諾伊州的一个人因病去世,當时他正在吸烟,患有严重的呼吸道疾病。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懷疑其死亡與吸食电子烟有關。重要的是,这是美國第一例与电子煙有关的死亡病例。

隱藏在电子煙市场陰暗区域的安全隱患再次暴露在空气体中。

死前,疾控中心调查了近100例肺损傷病例,認为这些病例与電子煙無關,這些肺部疾病有許多类似的症状:胸痛、呼吸困難、腹瀉和嘔吐。今天,疾控中心在美国25個州发現了近200例與电子煙相關的严重肺部疾病。

沒有人確定這些病例一定是由電子烟引起的,但是没有人百分之百确定它們與電子煙無关。

有趣的是,美國电子煙行业巨頭尤尔(Juul)此时表示,他有责任在不受影响的情况下扩大融資。在今年1月达沃斯世界論壇上,全球烟草巨头菲利普·莫里斯(Philip Morris)的CEO卡蘭佐普斯(Karanzopops)重申,推广电子烟可以改善吸煙者的健康。

大多数年轻人不相信促进老年人健康的功效,但是许多人相信通過电子烟所有者來促進戒烟和改善健康。

電子煙对健康有害吗?

在这个行业過度促销和營销的情況下,我們应该首先关注青少年受到影响的程度和可能性。

根据美國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數据,去年超過360萬美国高中生吸食電子烟,20%的年轻學生目前正在吸食电子烟。

當然,美国不是一个例子。波兰的青少年吸煙率高達62%,加拿大青少年吸食電子烟的人数在一年内飙升了74%,而中國的青少年吸煙率為6.9%,試用吸烟率為19.9%。电子烟是其中的新殺手。

今年5月,中國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發布了《2018年中國成人烟草调查結果》。報告顯示,电子煙的主要使用者是年輕人,15-24岁年龄段的電子煙使用率為1.5%。

人數众多是一個尚未解决的安全問题。隨著美國首例疑似致命病例的曝光,电子煙上的偽裝外套正在被一件一件地脱掉。

2014年,世卫组織發布了一份研究公告,称電子烟对健康有害。与此同时,相关官员斥責市場上的企業,並把電子烟伪装成解決他們制造的健康災難的辦法。

事实上,沒有证據證明电子煙有助于戒煙,與传統香烟相比,电子烟增加了空氣體中有毒物質、尼古丁和微粒的含量。

这些事情將對孕婦、胎儿和青少年造成不可挽回的健康损害。然而,那些被電子煙概念所感染的人不願意接受這樣的評论。在這些人眼里,電子烟是烟草行業的蘋果手機,使用方便,穩定无害。

在世衛組織發出聲音不到一個月之後,伦敦大学學院率先发起了第一輪反驳。它给出的数據显示,每百万名吸煙者改用電子烟每年至少可以挽救6000人的生命。

但是兩年後,美国的一組研究结果显示,当普通吸煙者吸食傳統香煙时,他们的鼻子中有53個免疫基因被抑製,而電子烟中有358個。簡而言之,電子煙在抑制人体免疫基因數量方麵的危害是香煙的七倍。

隨着不含焦油等有害物质的電子烟的普及,事实上,许多研究已經证明电子煙的成分比香煙更複雜,而且越複杂,就越不确定它对健康无害。目前市场上流通的烟草油的主要成分含有丙二醇,丙二醇是一種低毒物質,对人体有害,其他添加劑或多或少含有有害成分。

此外,电子煙會产生二手煙,這是一种新的空空气汙染源。電子烟含有尼古丁和微粒,有毒物质附着在這些微粒上。隨着气溶膠擴散到空氣体中,尼古丁和顆粒的背景含量增加。

大約增加多少?与清潔空氣体相比,这种二手烟會導致尼古丁含量高出10-115倍,甲醛含量高出20%,乙醛含量高出2-8倍。

今年的315党電子烟將成為批评的对象,直接原因是烟液中尼古丁含量不规范,含量超标。不可否认,與傳統香煙相比,電子煙造成的危害確实減少了,但許多人選择性忽略的致命问題是危害較小,這并不意味著純粹無害。

最近,有媒体报道說,一個来自美國犹他州的18歲女孩尼爾森因為電子煙而下了地狱。

尼尔森已经有三年抽電子烟的習慣了。她喜歡嚐試各种成分的各種品牌的香煙油,甚至不断增加尼古丁的含量。今年年初,她开始感到惡心、发燒和食欲不振。不久前,她感到背痛,於是去看了醫生。然後她昏过去了4天,去世了。

後來,经過詳細检查,医院發現肺部覆盖着白色脂肪顆粒,患有“急性嗜酸性肺炎”,这很可能是由電子煙中的甘油或四氢大麻酚引起的。

“我想根據我的經驗告诉你,这些电子煙的成分不安全,我差点死掉。听我的建议,尽快退出。”尼爾森歎了口气。

02“蒙眼拉什”电子烟

盡管如此,電子煙並没有停止前进。頻率高、门檻低、市場大、毛利率高、電子香煙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淘金者,市場也被淘金者的浪潮蒙住了眼睛。

回顧電子煙的发展和成長历史,它最早的出现實際上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当时赫伯特·吉爾伯特(Herbert a Gilbert)開发了一种無烟非香煙装置,通過加熱尼古丁溶液產生蒸汽气體。

虽然吉爾伯特申請了专利并獲得批準,這一發明概念被收录在當时最受歡迎的力学杂誌中,但他在寻找一家公司进行电子煙大规模生产时并没有得到支持,于是就走了。

21世紀,斯蒂芬·瓦拉克(Stephen Vlach)設计了一种電子煙的原型功能樣品,通过電子熱阻加热含有尼古丁的生物混合液來产生蒸汽。这是世界上第一個樣品,但是Vlach没有申请产品发明專利。因此,直到2004年一種与他设计相似的电子煙產品出现在中国,他才开始生產电子煙。

中国药劑師韓力于2003年發明了“类似的電子烟产品”,這就是為什麽韩力被认為是第一代電子煙的發明者。

一家叫汝嫣的公司在韓力成立了。這一横向空出生的品牌利用早期健康促進戒煙,并在三年内迅猛發展。三年內,汝嫣售出30多万支香烟,年銷售额超過10亿元。

然而,随着2006年央视曝光烟霧欺詐和产品有害新闻的传播,盡管2008年敲响了警钟,但煙霧还是被监管和竞争,并於2013年被国際烟草巨頭煙草收購。

一方面是下降的煙雾,另一方面是市场对电子烟的認可和需求。隨着對煙草控製的呼声越來越高,人们開始关注健康问题。健康戒烟口号下的电子烟自然成为吸煙者的最佳選擇,市场悄然兴起。

特别是在中國,嚴格的烟草專賣制度在一定程度上给了电子煙一個突破,使其成為打开万億美元市场的關鍵。

中国是最大的烟草消费國和生產國,3.5億吸煙者居世界首位,约占中国人口的四分之一。在大量吸煙者的背後是每年導致100多萬人死亡的烟草相关疾病的副作用。吸烟像毒品一樣容易上癮,戒煙和戒毒一樣困难。电子煙已经成为吸烟者的自我安慰劑。

根據《2017年世界煙草发展報告》,全球电子烟销售额同比增長18.5%,達到120.54亿美元,而中國電子煙銷售額達到40.09亿元,同比增長25.3%。去年,电子烟的全球銷量也保持了快速增長,超过145亿美元,没有放缓或下降。

利潤也成为市场爆发的一个重要原因。电子煙的主要利润點在於霧化器。成本一般在30到50元之间,但售價在300元以上。

該行業的低门槛和巨额利潤吸引了許多互聯網企业家。羅永好在社交產品《聊天寶贝》的發布会上宣传了“FLOW Fulu”電子烟,現在自己也進入了市场。視覺CEO肖皮和極地水果CEO刘鵬等五位媒體人士也联合推出了“linkx”。“YOZ柚”是由同父異母的创始人蔡月東和皇太极創始人赫章介绍的。

據电子煙世界網站不完全統計,今年上半年該行業的融资總額已经超过10亿元。信息技术橙色数据還顯示,中国上半年的融資额高於去年全年的投資额。

就連王思聪的錢包资本也舉起手,仅为了电子煙就在北京的VItavp上投資了1000万元。据說校长计劃將来進入這个戰场。

潮流和风向可能导致误導

开始生产電子煙、销售电子烟和吸电子烟似乎已经成為一種趨勢、一種文化和一种有意识的取向。

如今,許多公司將电子煙作为一套時尚的單一产品進行推廣,稱電子烟是黑色技術,導致許多人認为使用电子烟是一种時尚和酷的生活方式。

市場上有許多彩色的电子煙,許多讓它們看起來非常酷的品牌出现在市场上。不管你是否吸煙,只要时尚,许多年輕人都會跟著買买。

甚至这些电子煙公司也將與草莓和Midi等大型青年音樂節合作,以接觸更多的年轻觀众。总的来說,在这个趋勢時代,消費者对趨勢有一种态度和存在感。更夸張的是,閑置鱼上的一些酷電子煙的價格比原價高出幾倍。

薛佳今年4月才加入電子煙隊伍,由於其酷酷的设计外觀,成為当代年輕人的熱門目标。上市后三个月內,该公司售出了80多万台。噩梦系列不仅未能滿足需求,还引发了一堆科威特石油公司彩虹屁。

然而,這不是一个好的指南,而是有偏见的价值观的前奏。这些公司抓住了年轻人追逐潮流、追求酷、疯狂割韭菜的消费心理。

在過去的一年裏,市场上電子烟的味道各不相同,而且越來越多。幾乎每个品牌都推出了各种口味:香草、藍莓、芝士蛋糕、蜂蜜、奶油、酸奶...沒有了,隻有更多了。他們用未用过的香煙液來產生不同的味道,並将各種糖果和小吃混合到香煙液中来吸引年輕人。

國外市場也不例外。如今,電子煙在美國的受歡迎程度已经超出预期,去年美国占全球電子烟销售額145亿美元的近一半。俄羅斯目前有150多万電子烟用戶,莫斯科有500多家电子烟商店。德国目前有200多万电子香煙用户;馬来西亞大约有100万电子香煙用戶,每年在相关产品上花費1.17億美元。

在如此巨大的市場中,有多達8000種外國电子煙口味。這不僅僅是小野,而是小野。偏離正常軌道对青少年造成的伤害不仅是价值觀的改变,也是生活軌道的改变。

在《2019年全球煙草流行报告》中,有一條重要信息表明,使用該产品可能会鼓励不吸烟的人吸烟。《韩日新闻》還报道稱,日本吸煙者使用電子烟的成功率比不吸烟者低40%。

三年前,科學家在美國南加州发现了两組高二和高三学生進行测试。一組人抽電子煙,但從不抽传统香煙,另一組人不抽。经過一年多的持續跟踪調查,40.4%的电子煙使用者開始吸食傳统香烟,相比之下,另一組為10.5%。

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大學的科学家也從12到17歲的10,000多名不吸煙青少年中收集了数據。作為樣本分析,結果顯示,使用電子煙、嚼煙或煙鬥的人比不使用电子煙的人更有可能开始吸真正的香煙。

誠然,监管是悬在电子烟頂端的达摩克利斯之劍,但在這把劍真正落下之前,每個人都应該害怕电子煙。

本文为專欄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歸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場,转载请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ditor@cyzone.cn。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