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年轻创业者」年轻人开始自己的事业。最坏的是最好的。

編者按:這篇文章是由专栏作家王自健提交的,他被授权重印。

「年轻创业者」年轻人开始自己的事业。最坏的是最好的。

创业是一個充满不确定性的非常困难的過程。

我宁愿死在自由覓食的荒野中,也不愿生活在鳥籠的舒適中。有了这樣的心態,鼓舞人心的年輕企業家蜂擁而至。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這个時代变化太快了。“消失”的錘子技術、破產危机中熊貓的現场直播、苦苦挣紮的OFO以及大規模裁员的涓涓细流,都是今年困难重重的真实例子。如果有一天你有一个公開上市並敲鍾的小目標,你会知道你的项目会在你开始創业前被收购或关閉,那麽你還會選择創業嗎?

回顾2018年,融資困难、裁員、资本冬天、中美贸易戰、房地產市場监管、股市波動和美聯儲加息。上市與分拆齐飞,融資與裁員並存。黑天鵝在我们眼前飛过,变成了家禽。

改變时代

美國集團总裁王興聽到了一个引起人们焦虑的笑話:“2019年可能是過去十年中最糟糕的一年,但却是未來十年中最好的一年。”

在2014年9月的夏季達沃斯論坛上,李克強总理提出了“大众创業和大众创新”,并在960萬平方公裏的土地上发起了新一轮“大众创業”和“草根创業”。創新和企业家精神已经深深紮根于社会的靈魂之中。互联网的快速發展使人們看到了越來越多的機會。

初創企业的浪潮在2015年達到顶峰,數百萬人在种子轮融資,數百万人在天使轮融資,數億條新聞在首轮融資。年輕企业家每天都被一輪轮又一轮的鸡血打敗,荷爾蒙被一次又一次地刺激。

之前的這个盛大場合空並沒有持續下去,冬天很快席卷了整个創新圈。在过去的六個月裏,由於高成本和壓力,企业家们开始逃離贝上官格。艰難籌资和融资的阴霾笼罩着创業圈,對没有资金的担忧從中小投資机構蔓延到初創企业。

根据36kr的數据,信息技术橙監測到2018年有2623家企业诞生在新的经濟领域,同比下降66%。虽然这部分數据不是很详细,而且由于信息技术橙色創業数據爬行的規则,會有延迟,但總的来說,我們可以看到中國新经济领域的创業在2015年达到頂峰后逐漸下降。

经過三年的瘋狂,中国的企业家群體逐渐平静下来,變得理性起来。企业家的熱情似乎不再那么容易被激发,資本竞賽的速度也在放缓。

2019年,国內風險投資將大幅降溫,这是瘋狂的结束和平静的开始。

许多機构投资的投资額没有减少,個別項目的數量可能略有增加,但项目数量卻大幅減少。对於c轮之後的一些项目来说,這是件好事,但对年輕人來说,投資項目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困難。

从另一個角度來看,2019年仍有許多小趋勢。企業服務、东南亞市場、人工智能、區塊鏈、跨境電子商务、金融技術、工业互联網、大數据、生物技术等领域都值得期待。

创业没那麽容易。

我不得不承认,中国是一个年輕人創業的国家,也有很高的失败率。

人力资源和社會保障部發布的《中国青年创业現狀報告》(Report on the Status of China Youth entrepreneurs)顯示,中国青年首次創业的平均年齡为24.67岁,創業活動最多的年齡在20-26岁之间。

大城市有許多就业机會、活跃的經濟氛圍和良好的商业環境,这些對許多年轻人都很有吸引力。然而,面对不斷上升的生活成本和公司成本,壓力也越來越大。

在閱读了媒體报道後:“大學生卖蛋糕一天赚10万元”,“年轻企业家卖蘋果一个月赚100万元”,“90後大学生賣煎餅一年赚250萬元”,他们立即服用興奋劑。高回报的誘惑吸引了年輕企業家。少数人的成功已经被媒體报道,这誤導人们認為成功很简单。成功只是偶然的。许多因素組合的結果是不可再现的。

根据世邦魏理仕(CB Insights)的統计,中国独角獸企業的平均潛伏期隻有6年,低於全球平均7年,但大企業的平均寿命只有8年,中小企业隻有3年。

一個朋友的互聯网項目在2015年获得了數百万天使投资,當時投資正處於顶峰。該公司迅速發展到30多人,媒體紧隨其後。场景無邊無際。但到2018年,該公司将隻能出售房屋來維持運營。

创业是一个充满不確定性的非常困难的過程。不是每個人都能成功創業,即使他們很有經验。那麽,沒有资源、没有联係、没有经驗的年轻人更有可能失败。

“看见他升到朱樓,看见他宴請客人,看見他的建築倒塌”。2018年的恶劣環境也直接影響了區块鏈工业。围繞数字现金的許多朋友遭受了严重的投资损失。在市场的冲擊下,公司的业務也受到影響,導致持續亏損。他开始裁员,并搬到一个更小的办公室來降低成本。

有时候,創业失败並不是創业的坏环境,而是每個人在創业過程中都沒有真正找到自己發展的正確方向。

年輕人不僅缺乏生活經驗,還缺乏资源、人脈、资本、行業经驗和商业模式知识。盡管现在許多年轻人认为創業是致富成名的好方法,但創業往往不像想象的那么容易,大多数人最終都会失败。

屬於年輕人的時代

如果20年前没有年輕人創業的冲動,我們今天可能就不會享受到互联網的便利。

狄更斯在《双城記》中寫道:“這是最好的时候,也是最糟糕的時候。”

但是我認為我们生活在中國历史上最好的时代之一。随著移動互聯网的快速發展,出现了许多新的機遇,开辟了上升的渠道。

基於這项政策的出台,近年来在许多地方建立了各种企業孵化器。基础设施改善和政策支持非常有利于年轻人创業。

贝宝创始人、矽谷投資巨头彼得·泰爾也設立了泰尔奖学金,鼓勵20歲以下的年轻人創业。泰爾奖学金每年從世界各地挑选20至25名20岁以下的年轻人,邀请他们到硅穀,並提供联系和资源幫助这些年轻人創业。每個成员可以获得10万美元的獎學金。

外國有許多專门为年輕人设立的風险基金。年輕人願意自焚,能夠打破規則,敢于想象。與中年人相比,年輕企業家有能力放棄高薪和誘人的福利。這些优势可能會給这個时代带来積極的变化。

傅生在《燃点》中引用了花藤的例子騰讯的人和我说,花藤經常在極度自信和自卑中来回跳跃。第一次聽後,怎么會這样呢?後來,他慢慢明白了。"

这一代年輕人敢于跳出舒適區,追求持續的卓越。创業可能是他们最合適的途径。我們不能否認,許多年輕人创業失败,但也有許多项目可以成功。創新的前沿将永远是年轻人創业和创新的舞台。

对企業家来說,2019年是充滿挑戰但充满希望的一年。

本文為專栏作者授权创業邦發表,版權归原作者所有。文章係作者个人观點,不代表创業邦立场,转载請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請联係editor@cyzone.cn。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