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投资圈」年轻人离开投资圈

编者按:本文来源于微信公眾号全天候科技,作者董洁,由先锋國家授權转載。

“兄弟們,每個人都在这个市場做什麽?”在一個由300多名投资經理组成的微信群中,凯奇資本的投资經理张睿說了這句话。

半个小時後,有人回答他,“我正忙著找重大項目來介紹东莞。”

"咻,你計划进入XX的是什麽樣的項目?"张睿冷笑道。

沉默了很長時间後,另一个人回答,“我还能做些什麽來准備新的機会?”

接下來是更长时间的沉默。

這個由300多名投資經理組成的团队成立於2015年。当时,风險投资行业的新消費、O2O和娱乐渠道层出不穷。投資經理们每天都忙得喘不过气來。

“集團里的消息每天都在堆積。根本不可能看到它。这是一個繁荣的景象,”張睿回憶道。“当時,每個人的状態都是‘我最近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奶牛项目,你想去看嗎?’”现在,每个人都不愿意说话,偶尔抛出几句話,小組裏没有人回來。

投資界的沉默並非沒有警告。2018年上半年,资本管理新规定開始实施,風险投資/私募股权基金“融资難”问題開始集中爆發,伴隨着头筹資金的雙重壓力,大量腰尾基金加速下滑甚至淘汰。

创業沒有新的出路,這也使得各種投资机構“精力充沛,毫无用處”。在風险投资的疯狂时期,帶着夢想进入投資圈的年轻人此時陷入了猶豫和掙紮。

他們中的大多数都是27或28岁,其中一些刚剛過了成立的那一年。他們都希望在国内創業潮流中留下自己的印記。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一年前你还在沙滩上跑步,一年后你可能会在沙滩上被击落。

1

離开

赵鹏仍然記得他剛开始職业生涯时投资圈裏瘋狂的場景。目前,他在一家知名風投公司担任投資經理,专门從事文化娱乐投资,专注於消費和高管团隊領域的投资機會。

在他的印象中,在最夸张的2016年,这些项目都被搶了。因为趕上了大型娱乐節目,赵鹏几乎看了市場上所有的短片和大型视頻节目。“当我遇到一個短視頻平台的负责人時,我還没说話。创始人已经大發雷霆了。你基金裏有四個人跟我谈过。你想和誰說话?”

尴尬的趙鵬連夜找到合作夥伴和同事討论此事,並向他所在组織的投资委員會報告。不到兩個月,这个项目就完成了。對他們來说,早期项目的决策周期通常是3-6个月。

在進入商界之前,趙鵬认為他的学術背景和學科背景并不突出。為了做好準備,他阅读了大量知名投資者的經驗,分享了投资邏輯。

后来,他发現自己的热情和行动在行業中更重要。至於个人思维和邏輯判断,它们似乎不是最重要的。

在职业生涯開始时,赵鹏在麵试中感到震驚——他沒有问任何专業問题,比如他為什么投资,为什麽来华南,以及他以前的工作经历是什么?这样的问題。

“这太简單了。现在絕對不可能说出來!”他告訴全天候技术。

赵鵬很高興自己在開始職業生涯時趕上了投资圈最瘋狂的一年。"否則,我会放弃我的背景."

轉眼間到2018年,投资圈成了另一幅畫麵。

“每隻基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來填补這個漏洞,只有老板知道他口袋裏有沒有钱。”2018年,当趙鵬换了工作,進入娱乐行业的负責人风投時,他感覺到了一个寒冷的冬天。

風投最初有两个基金:一个母公司基金和一個風投基金。然而,由於新的資本管理條例,两个基金籌集的资金沒有達到预期。

“母基金至少要筹集50億元。已經半年没有完成了,已經自願放弃了。风投基金在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籌集资金,幾個月内只筹集了50%。”

“风險投資圈子很小,这种信息和焦虑會在几个人坐在一起喝杯咖啡后蔓延開来。”方圓對這种情況也有同感。

他的前雇主(一个实體+風险投资集团)由於籌資困难,切断了100多個筹资團隊,只留下部分市場和销售人员。“整个動作非常快。隻花了一周左右的時间,就连最大的筹款人也聚集在一起。”

方圓仍然記得,去年8月,當他給公司投资总监發微信,告訴他他迷戀某個财務方向的項目時,投資总监的第一反应是:“多少?”

方圆回答,“估價5000萬,估价200萬”;对方直接回答,“太多了,公司沒钱。”

然後就沒有了。今年3月,方圓正式辞去镜湖职务,向几个朋友求助,成立了一个小型基金,專注于科技企業的投资,并兼任FA。

由於业绩不佳,水笙所在的体育组织也在去年底完成了大量的人员优化。從市场来看,銷售給一線投資者的營业網點數量並沒有下降,而且數量在幾十个。

“每个投资團隊都被分配了1-2个名额,必須被切斷。年終獎金(Bonus)也從去年4月至5月减少到了2-3个月。”

幾乎在籌集资金和优化人员困难的同時,“没有更多的空气开口”。过去,每個组織疯狂地觀看和搶劫項目的场景都消失了。此外,好項目甚至不愿意与投资者见面。

在芯片领域拜訪独角獸時,趙鵬被直接拒绝。另一方說,“你不值得在這个層次上与我们討论。”后来赵鹏才了解到,不是对方觉得自己級别低,而是他们主要拒绝了自己組织的缺錢。

在新雇主的一年多时间里,赵鹏甚至沒有抛出一個案例。“我們都投资了龙头項目。這一级別的投资經理甚至没有机會会见企业負责人。几個娛乐项目在進入投资委員會之前就被直接扼杀了。”

为了抓住这個項目,投资者甚至机构在2018年互相撕毁并不少见。趙鹏说:“通常是投资者甲看完项目,投资者乙跑到目標公司说甲没钱,所以不要请他投票。”。

风口的缺乏也直接影響了年輕人对这個職业的信心。

一家大型美元基金的投資經理胡晓羡慕2010年趕上移动互联網潮流的前任。“现在他们中的许多人手中都有非常酷的项目。相比之下,我们没有那種时代的東西。”

小米和美团诞生于2010年,今天的頭條新聞發布於2012年,滴滴發布于2014年,這些明星项目“足以满足所有參與融资的投资者”

胡曉覺得投资前辈积累的人脈和項目足以支撐他们在这个行業呆上十多年。这意味著年輕人空的崛起受到擠壓,這也是许多年輕人離開這個行業的一个重要原因。

從過去几十年風險投资/私募股权在中國的发展来看,隻有極少數人真正从一線投资经理走上了金字塔的頂端。

以80后投资者為例。過去的10-15年是他們职業快速發展的時期。但迄今為止,隻有少數公司,如光速中国的閆涵、红杉資本的郭珊珊、IDG資本的曹Xi和牛奎光,真正成为了一線业務的頂級机构合作夥伴。相比之下,如今在投資界拥有最多资源和发言權的人仍在60年代和70年代。

闫涵在2017年底的全天候科技采訪中表示:“只有让风險投资团队中的每個人都為每一个案例做出貢献,并让评估体係和利益分配体係更加透明和合理,才能留住有能力的人,才能留住80歲、90岁和95歲後的群体。”。

随着风險投资和私募股权基金籌集和投資的困難,员工的工資将会缩水,對人才的需求也会减少。

從2018年到現在,赵鹏已經推薦了3-4名认為自己的簡曆對公司有益的候選人,最终他们都失敗了。

投資界一度引以為豪的薪酬現在越来越接近“合理”。

一家母公司的投資經理唐源舉了这样一个例子:2016年和2017年,他認识的一个朋友在一家專注於早期项目的金融机构担任投资經理。另一方畢业于碩士学位,每年从事八個项目,每个項目的平均融資額为2000万英鎊。根据联邦航空局3%-5%傭金的協议,每筆交易只有至少480萬元的佣金收入。其中,20%的傭金屬於投资经理,即96万元,加上基本工資,年收入100萬元不是夢。

現在,英國金融管理局一年只能做2-3個項目,单項融资额也在下降。据唐源了解,几家著名的足總機構明顯流失了人員。

就基本工资而言,根据行业消息來源,投資经理的月薪通常在2015年左右可以起薪2万元,没有經驗的人也可以拿到1萬至1.2万元。一位投资内幕人士提到,“分析師进入企业的平均工資约為8000元,投資经理的平均工資在12000元至15000元之间,这一水平正在慢慢回到一个更合理的水平,而不是像以前那樣瘋狂和夸張。”

2

去哪裏

人才供求关系的變化在嗅覺最灵敏的风险投資/體育產業中顯示出立竿見影的效果。

一位不久前离職的投资经理告诉24x7技术,他的离职团队在六個月內增加了十几个新員工。本文开头提到,在投資經理群體中,有些人幾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说一次,“哥哥们已經離開工作崗位,有好工作要介绍。”

“今年風险投資/私募股權投资最显著的變化之一是高周转率,這种高周轉率已經转向大公司和投資部門或企業。第二,去年开始投機的投資者當時有多疯狂,现在又有多失落。”前任投资经理提到。

洪波是一名風險投資者,他转向了货幣圈,又一次失败了。

2016年9月,在投资圈最疯狂时期的末尾,洪波加入了深圳一家小型知名本土投資机構,负責金融科技相關领域的投资。

一年後,他选擇离开,因為“好目标越來越少了”公司资金的锁定讓他感到胆怯,沒有成就感,根本无法开展工作。"

在创業短暫失败后,洪波和他的朋友們創立了數字现金基金,并積極加入貨币圈。

就像投资於投資机構一樣,洪波的数字現金基金也選擇在早期進入该主題,并在交易所完成ICO后兌现。

2017年——2018年上半年,貨币圈最瘋狂的時期,洪波幾乎在每一个項目上都返回了数百次。據悉,他将在一个项目中投資至少10-20個以太网車間(当时,每個以太网車間的价格相當于4000元人民币)。ICO兑現后,每个項目的收入通常在百萬级。

“在(風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資機构,我可能在6到7年內都无法获得套利机會,每分钟我在一个貨幣圈的投資都是数百萬美元。為什麽我还应该投资?”洪波叹了口气。

但是仅僅几个月後,貨幣圈的市场開始暴跌。從2018年3月和4月开始,貨幣市场大幅下跌,到处都是跌了一半、膝盖和脚踝的人。投資者遭受了巨大損失。洪波也没有幸免。後来他賺了一點點利潤,几乎全部亏了。

经過八個月的堅持,洪波的基金正式关閉。現在他仍在研究這枚硬幣戒指,但他已經失業了。

与洪波轉投貨币圈不同,餘华和許立都選择進入大公司的投資部門,继續他們的投資生涯。

“薪酬好,反周期,現金流更稳定,与企業的联系更強更深”,這是徐莉和餘华選擇大公司和投资部門的共同原因。

2017年初,徐莉去一家短片巨頭公司的战爭投资部接受采訪。起初,他自我感覺良好,因为他有投資银行的经驗。直到麵试时,人们才發現“所有的問题都是關于特殊业务的。”徐莉意識到他以前的簡曆没有給他带来多少好處。

近年来,腾訊、阿里、小米等互联网巨头並没有因為目前的风投/私募机構而失去職业前景或薪酬水平。许多投資经理反映,大公司的戰爭投资部門是他们跳槽的主要選择。

目前,徐莉战争投資部20%的投资者来自傳统的风險投資/私募股權,30%來自咨詢公司,約40%有投资銀行背景,另外10%來自其他業務领域。

然而,至於是去大公司的投资部門还是投资机構,徐莉認为这是个人的选擇。

“很多人说战争投资部工资很高。我認为投资機構沒有机会获得套利。如果你想看到更多的人,看到更多的项目,你也应该投资於機构。”

徐莉透露,由於处理公司业务需要很長時間,一家投資機构每年可以看到400個项目。在大公司的戰爭投資部,一年中看到的項目数量可能会減少到200個,因為决策效率低于投資机构。

余華在选擇成为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资本部門主管之前,曾在一线风投公司工作了5年。他試圖一年观看多达300场比赛,盡管最终可能隻有2-3場。

“風險投资的工作是判斷趋势和人,在這个过程中運气的成分會很高。”余華認為,如果他追求确定性,風險投资不是一个好的选擇,他希望知道自己每一步都在进步,这就是余华最终离开的原因。

在離开投资圈去其他地方的年輕投资者中,像余华和徐莉这樣的人並不多。

他們中的一些人最終選擇了風口行业,比如製造电子烟。有些人干脆离開一線城市,回到自己的金融機构。有些還没有稳定下來。許多留下来的人仍在等待更好的機會。

3

回归理性

作为一个强大的循環產業,風險投資似乎已經進入了另一個冬季。从過去15年国内风險投資的發展來看,每个周期的轮换都伴随着相当大的人员波動。

2005年,紅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代表的外资陸续進入中國,给当地風险投资帶來了新的生機。根据青科研究中心的數據,活躍在国內的国內外風险投资机構共筹集到40億美元,相當于過去三年筹集的资金总和。

2008年,金融危機席卷全球,打击了一度呈上升趨势的風险資本行業。然而,由于cmnet轉型浪潮帶来的巨大機遇,新风投的出现得到了推动,這種活跃的局麵將持续到2015年左右。

一位以市场为导向的母基金人士当時形容,“风险投资瞬間成為一个時髦的詞”。除了现有投資机構的“裂變”,還有许多來自工業和泛金融部門的人转向風险投資。

2015年,当新成立的机构數量特别多时,幾乎每個月都有关鍵投資者离开已成立机構的消息——從当年3月到7月,劉二海、李鋒、胡海清和戴周莹等明星投资者紛紛离职,成立新的投資机構。

根据青科研究中心的數據,截至2015年,國内风险投资基金数量幾乎达到創紀录的2970隻,募集資金也同比增长53%,达到7849億元人民幣。

随著籌資数额和資金數量的增加,雇员人數也急剧增加。據中國證券投资基金基金会(China Securities Investment Fund FoundatiOn)的報告,2015年私募股權基金和风險资本基金经理人数达到379400人,同比增長204%。

在大众创业和创新的光环下,创業,尤其是互联网創业,在那一年变得流行起來。加上a股二級市場的牛市,这是中國风险投資業的大好时机空。

這篇文章中幾乎所有的受訪者都是在这個时候進入投资圈的。他们曾經在這個行业追求高工資、高待遇和高福利,但現在他们也在遭受這个行业的风險周期帶來的痛苦。

“为什么競争如此激烈?你想过这個问题嗎?”趙鹏問道:“因為交易频率急劇下降,热情的出现掩盖了一個事實,即沒有新的东西出現。”。

“非理性投資”和“追风”已成为近幾年来该行業的通病,並對風險投资/私募股權行业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2016年,國内风險投资/私募股权行业開始走下坡路,2015年的融資额和資本总额較2015年有所下降。根據中国證券投資基金會(China Securities Investment FoundatiOn)的数據,当年私募股權和风險投资基金管理人员的數量也降至27.2万人。

然而,2018年后,“融资难”引发了该行業的重大重組。青科研究中心的數据顯示,2018年,风投/私募股权基金共募集858筆資金,同比下降27.1%,共募集1116.35亿美元,同比下降60.16%。252家机構的數量遠未达到2015年的峰值,員工数量也從2015年的379400人降至2018年底的243300人。

(來源:中国证券投資基金會)

互聯網紅利的消失、商業模式的枯竭以及对巨頭的包围和拦截都让資本变得更加理性。

鸿泰基金創始合伙人盛錫泰曾在媒体采訪中直接指出,中國有24,000名全科醫生,這并不是真正需要的。

“你會发現所有開餐館的企業主都是投資者,而不是企業家。這個行業的專業價值是如何體現的?这真的需要好好反思。”他認为,該行業需要思考投资者创造了什麽價值、他们享受了什么機會以及他们的社會地位。

泰和資本董事梅林(Merlin)也得出结論,组织的整體投资邏辑已經转变為:風控邏輯>增長逻辑>風口邏辑,前兩年和今天完全相反。

随着行业回归理性,投资机构的招聘門檻越來越高。

胡曉告訴全天候科技,即使你是一所著名大學的應届畢业生,也很難進入一線美元基金。“最好有國际咨詢公司的背景或行业经驗。这并不排除年轻人,毕竟行業沉积也很重要。”

作為世界五大名校的碩士畢业生,胡晓头兩年畢业時不敢直接去红杉等機構面試。相反,他去了一家專注於傳统工業投资的美元基金。

麵對當前的風險投资环境,胡晓隻能計划在未來5年内繼续在该行業中沉淀。“至于5年后做什么,這要看情況”。趙鵬計劃逐步減少他的投資努力,并逐步转移到公司的內部業务。

“也许在未来三四年,5G將會有巨大的商机,风险投資将会赚很多錢。這很正常,”洪波说。“但我認為投资机構的邏辑必须改变,一切都必須回歸價值投资。”

(应采访要求,趙鹏、胡曉、方圓、徐莉、餘华、洪波和水笙在本文中都是假名。)

本文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發表,版權归原作者所有。文章係作者個人觀点,不代表創业邦立場,轉載请聯係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联係editor@cyzone.cn。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