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内容创业」请回答2018年的内容创业

我不知道“內容”何时取代了“媒体”成為热門詞匯,成為互聯網行業的熱门話題。尽管移動互聯网行业的增長速度正在放緩,行业感觉冬天即将來臨,但內容行業在未来2018年仍在迅猛发展。是时候评估一下内容行业發生的各種重大事件了。

视頻短片播出后还會顫抖嗎?

2018年最值得關注的内容是短視頻,而短視頻行業最值得關注的玩家是喋喋不休。喋喋不休的日常生活超過2億元,收入预计超过200亿元。它不僅給快速的手和秒帶来壓力,而且還会使英美煙草公司緊张和所有传入的短片。

短片的爆發并不是从2018年开始的。4G在2015年的普及徹底改变了短视频的上傳和观看體驗,從而为短視頻的爆发創造了條件。第一波股息是第二波,聚焦於PGC模式。基於微博的資源优勢正在迅速提升。与此同时,快速玩家保持低調,在低迷的市场中占据獨特的地位。2017年喋喋不休的爆發在內容上相对較短,适合零散的消费,也适合每個人去创造。抖動還結合了个性化推薦算法,向用户推荐感兴趣的短视频,这很受欢迎。此外,短視頻平台還发现了商业模式,尤其是信息流廣告和内容电子商務,广告收入預计到2018年將超過200億英镑,信息流將達到100億英镑。

然而,喋喋不休的喧囂並不像视頻行业那樣是短視频行业的終結。起初,大家都以為优酷土豆贏得了市場,但艾奇艺後来回来了,现在“艾优腾”已经形成了一個三分天下的局麵。短视頻行业也很难壟斷。最終结果将与視频行業一样,许多寡头并存。

现在外麵有快手在喋喋不休。騰訊、微博、百度和阿里都在制定战略布局。产品形式仍具有创新性空。平台很難垄断创作者。市场仍處于增量阶段。5G和更高带寬的到來将为新形式的短视频创造条件。

清算不再困难,内容支付已經達到高潮?

有一次,視频网站、在線文学和音乐播放器都遇到了现金问题。2018年移動支付發展、版權環境改善、用戶习惯养成后,内容支付成为主要内容平台的标准,现金问题得到解决。

腾讯音乐的子公司騰訊音樂今年首次公开募股,已经為付费數字專辑找到了一个现金流模型。腾讯音樂2018年上半年的收入为86亿元,同比增长90%。蘋果公司2018年十大最赚錢的應用(不包括遊戲)和“愛約腾”三大視频應用都榜上有名,主要是靠銷售會員。微博寻找一種獨特的粉丝支付模式:V+会員,2018年共有175万用户;在微信生態系統中,来自第三方內容支付技术服務提供商的數据顯示,其客户總数已超過35萬,累計生產350多萬件智能商品,覆蓋2亿多用戶,GMV達到22億元。

然而,內容支付的高潮尚未到來。頭两年的内容支付仅限於早期采用者、負责人和高端用户。可以預测,在更多新形式的內容支付出現后,內容支付将高速增長,其規模最终將超过当前传统文化市场,如电影市場+图書市场+音乐市场+教育市場。同時,内容支付將迫使内容提供商变得高質量、高質量和專业化。支付也将成为高質量內容的筛选工具。

付费内容後赚錢的新趨势是什麽?

在專注于文學和創新投资的陶氏基金年會上,著名金融作家吴曉波認為,內容最终不僅要依靠內容本身賺錢,還要依靠内容所聯系的人和行业。內容的真正实現潛力將反映在連接人和產業的价值上,例如連接人和制造业。基於此,陶将投資“新工匠”。

一方麵,供应方,如商品、服務、場所和產業,将被投射以内容屬性,从而具有附加值;另一方麵,互联的人可以裝载具有内容屬性的商品和服务,這意味着内容價值不局限于廣告或支付,广告是為他人制作婚紗,而支付是一项业務。

如果內容被整合到商品或服务中,那就是知識产權兑現。后者更有价值。在這一點上,微博的探索非常有說服力:2018年,微博給創作者带來了269億的收入,其中电子商務達到254亿,占94.4%。僅在雙11期间,就有6家营業額超過1億的红星店,其中阿斯瑪安娜(ASM ANNA)的排名高于漢都怡和等其他淘宝品牌。事實上,从媒體的实現情况可以看出,廣告的上限很低,連接各行業提供服务的想象之間存在很大差距空。例如,在許多科技媒体中,企業家和36kr可以成長,因為他們连接風險资本行业,提供各種服務。

經過更嚴格的監管後,創作者呢?

2018年,应用离線和賬戶禁止成為该行業的主題,内容行业的监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嚴格。内容平台不断提高進入門槛,加强门户清理,增加审计投资。例如,在启动“清理计划”時,一點点信息显示,它以前所未有的努力清理了30多萬个不合規账户。例如,微信發起了反对伪原創的“原创合議”運动。例如,一些网絡名人被整个網絡封锁,多年的心血一夜之间被清除。各种各樣的信号意味着內容创作者必須戴着镣铐跳舞,遵守法律法規,坚持原创性,不走红线,並把遵守作为第一标準。

危机危機、危機中有機而严格的监管重組对高質量的內容創作者來說都是好消息,因為当不合规的玩家被踢出时,高质量內容的價值将進一步凸顯。畢竟,用戶花在手機上的時间越来越多,這就需要足夠的高質量内容供应。只要我们认识到這一点,高质量的內容创作者就不需要太擔心。

另一点必须提到的是平台引導創作者的能力。很多網紅都被屏蔽了,與平台在操作中的引导不無关係。相對而言,平台的規模越大,运行时間越长,對規則的理解就越深,引导創作者和幫助创作者检查的能力就越強,這实际上是對创作者的一種保護。

大亨分發硬币後会有補贴吗?

从2017年開始,許多內容平台,如大魚、企鵝、點一百已經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補貼。2018年,這些内容平台大幅削减了补贴。盡管搜狐、fun条等平台剛剛加入補貼计划,但它们的努力遠远低于之前的水平。

总的來说,在极端措施的特殊时期,補贴只是竞爭內容創作者的平台。这种政策的引入表明,對于創作者来说,不同的內容平台之间没有太大的差異。如果它能为創造者创造差异化價值,這个平台就不需要补贴。微信和微博没有高额補貼,但仍有大量創作者。这是因為粉絲可以為创作者创造更可持續的價值。對于内容創作者来说,依赖補贴取決于天气。只有形成稳定持续的造血能力,他们才能無所畏惧。這種持续的造血能力可以是广告、支付或電子商務。簡而言之,他们不能依赖任何平台,更不用说來自平台的補贴了。

平台太多了,誰是關键?

有几十个著名的內容平台,有不同的类型、不同的賽道和不同的市場。创作者不能依賴任何平台,而是希望全世界都有一個水源来最大化内容的價值。然而,它也应该关注它。最好采用1+N的模型,其中1是核心平台,N是多平台。哪個站台是1?不同的創造者有不同的答案。媒體、KOL和網络直播的答案可能是微信、微博和推特,但不一定。新平台每年都会出现,所以創作者应該與时俱進,不断尝试。

任何平台視圖壟斷創建者都是无用的。平台必須有足夠强的容忍度,以允許创建者在不同的平台上操作,但它必須有獨特的定位并理解核心价值在哪里。我認为微博定位相對獨特,是社交媒體的同义詞。微博也有很强的容忍度,被定位為內容樞紐。无论创作者在哪裏開始、成长和運營,微博都會為創作者提供獨特的社交媒體價值,成为大多数創作者积累粉絲和存放社交资产的标準。

冬天來了,内容创业有什么好玩的嗎?

宏觀經济低迷,互联網初创企业的冬天即将來臨,尤其是2018年下半年,融资事件明显減少。内容企業家也遭遇冬天,融資變得很难說,广告商也會大幅削减预算。然而,与許多軌道企業家相比,内容企業家的规模更小,模型更輕,投资更少,更容易扭轉局麵,因此更容易熬过冬天。

在我看来,就消费者互聯网而言,內容创業仍然是最有希望的途径。人工智能門槛很高,工业互联網模型很重,區块鏈隻是名義上的。只有內容创业才具有低门檻、輕模式的“经典網絡创業”特征。在后移动互聯网時代,基础設施建成後,製作工具或平台的机會越來越少,但成熟的平台需要大量內容来填充。在共享创作+个性化发行的內容時代,内容供应必须分散、長尾和眾包。內容平台可以很容易地形成平台效果,但是内容創建对于一个或几个人来說很難共享,這意味着機會总是会出現。

就平台而言,每一个新平台的出現都是一個機会。舊平台不再押注于少数創作者,而是希望江山能培养人才,不断引入新創作者作為“活水”,激發平台活力。

微博近日宣布,将在2019年加强对垂直领域中小V的支持,特別是对原创、連載和個性化博客的支持。這意味著大量的机会。事實上,2018年微博中的大V将增長60%以上,对中小V的支持將得到加強。这表明微博阻止了少數創作者壟断流量和粉絲,希望給更多創作者機会。微信最新修订版顯示,公众号码引入了基于社會關係的監管機制,给新创造者更多脱穎而出的机會。

內容平台规避了马太效應的趨勢,給了新的创作者機會,这意味着現在开始内容業务還不算太晚。

不能做内容,能有什么机会?

內容產業是一個巨大的产业。内容企业家精神与内容本身不同。内容創作者隻是內容企業家精神的一部分。围绕内容产业有很多鏈接,如MCN、广告代理、内容创业SaaS、內容電子商務平台、在线紅色品牌建设和内容平台运营。隨着內容產業的不断發展,每個环節都有很多機会。微信微博服务曾經非常受歡迎,似乎已經失去了機会。然而,一个新平台的出現,如聊天,创造了新的服務需求。圍繞內容产业,在內容之外做內容产业服务將是2019年的亮点,也是产业互聯網在內容产业中的體現。

平台寡頭,會有新的平台嗎?

答案是肯定的。

2018年,不同赛道的內容平台正在加速重組,强者將保持强大。例如,音乐平台、腾訊音樂的首次公开发行直接加速了馬太效應;例如,在视頻行業,iQiyi的首次公開發行給剩余玩家带来了更大的压力。例如,短視频平台和喋喋不休的兴起也導致其他平台调整策略。就這些成熟的行業而言,新平台的誕生將不再有机会。然而,从《小紅書》的突然出现和有趣的頭条新闻来看,內容平台仍然有機會在垂直領域和低迷的市場中诞生。小红书(Little Red Book)是一个電子商務生活平台,在体育、旅游、军事、汽車等賽道上也会有内容平台的機会。下沉市场和細分市場(如老年人和大學生)的不同领域也将出现新的內容平台。

內容产業在所有竞争之后的最终結果是什麽?

答案是:相互竞争是内容行業的規范。

“內容”這个詞有很多内涵,就像馬花藤所说:“無论是新闻和短片等數字信息產品,還是網絡文学、动畫、電影電視、遊戏和音乐等数字文化產品,海量数字内容的产生和传播都有助於大內容战略。”因此,有许多内容赛馬場、许多平台、许多玩家和许多鏈接,这使得很難形成垄斷。多玩家共存将是常态,现在和将來将是最好的競争。

内容产業肯定会是一个长尾市場,供應水平豐富,而不是高度集中。事实上,“长尾”的概念出現在內容行業。2004年,《連线》杂志总編輯克裏斯·安德森(ChrisAnderson)在其文章中首次提出長尾效应。他认为“商业和文化的未来不在受欢迎的產品中,不在傳统需求曲線的頂端,而是在需求曲線的无尽尾部。”他当时舉了一個例子:“在互联網上的音乐和歌曲、新書甚至舊书的销售中,虽然单个受欢迎的產品销售良好,銷量排名很高,但那些看起來不太受欢迎的產品也創造了意想不到的销量和很大一部分销售收入。”正是因為这個原因,内容產业将永遠有机会,没有人能够一勞永逸地做到这一点。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