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创业演讲」俞洪敏北京大学演讲:希望企业家不要死亡或害怕死亡

袁姍姍小温街0號(山原街0号)

最近,北京大学百年講堂的主題是“新時代、新青年、新顧客& mdash& mdash在2018年北京大学大学生雙重創造全球中心中國企業家峰會上,俞洪敏表達了他對“三個中國”的关注。新的。他提出了质疑,并提出了创业應该謹慎,应该做足够的功課,应該学会在不死不惧死的前提下进行反思的觀点。

以下是演讲稿(略加编辑):

有三個新的。不完全是。

今年三个。新的。北京大學提出这個詞是有一定原因的,因為北京大學是新思想和新青年的发源地,但實際上有三個时代&現狀;新的。不完全是。所谓的新時代有兩个标志。第一個標誌是思想的徹底改變或者社会觀念的徹底改變。可以說,改革开放以來,我們的社會觀念发生了變化,思想也發生了变化。然而,由于我们一直在一步一步地变化,很难看到突变。為什麽我们可以在五四运動中稱之為新青年?因為他們完全脫離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决心引進西方思想,在中国开創新一代思想和新时代,在当时稱之为新時代或新青年是当之無愧的。

不能说由於互联網和人工智能,现在的時代真的是一個新時代。這很像清朝說的“高中是用來學习西方的”。结果,清朝花了半天时间在上面。原因很简單,因为沒有物理變化,國家的命運是無法改变的。因此,为了迎接一個真正的新时代,中国需要许多新的變化,從經济领域到政治領域,從社會领域到普通人的觀念。

新青年并不新鲜

从新青年的角度来看,我也觉得今天的青年並不新鮮。为什麽不呢?80岁、90歲和00岁以后,我与人們进行了许多接触。我没有发現他们的社会責任感,他们把中國建设得更好的使命感,或者努波兄弟剛才提到的價值观和意识形态体系是太新了。今天的年輕人实际上更像是一個通風的一代。他们在父母创造的財富中輕松展望未來。他们对社会没有太多深刻的看法。他们玩游戲,在各种遊戲中放松。事实上,它們基本上已經成為他们的主题。

要把今天北京大學的所有學生都拉出来,与上世纪80年代從努波兄弟那一代開始在北京大學上課的學生相比,坦率地说,如果我們从新青年的角度來對待他们並给他们贴上标簽,我認为我們當時是新青年,而今天的孩子在我看來不是新青年。许多企业家认為,新來的年轻人带著一点大数据、区塊链和粗略的商业計划与投資者談論投資,愚弄他们的朋友和同事一起創业。他們声称他们失败后可以回来。然而,事实上,他们並不真正深刻理解创業和创新是什么。

因此,如果我們想讓自己成為新的、與眾不同的青年,我們確实還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需要真正意識到我们能为这个時代承擔什麽责任,包括一些90后已经生了孩子。下一代將生活在什麽樣的社會、政治和经濟環境中?當我有這样的責任感時,我想也许真正的新青年會出現。

新客戶正在迅速接受新事物。

我不这麽认為,因为我们这一代人和你们这一代人都是為了讓生意成功而創业的,而让生意成功的最终目標是繁荣中國经濟,为老百姓创造更好的生活,同時让他們自己賺錢,讓中國经濟繁荣。从這个意義上说,在我们最原始的創业狀態下,手头的廣告实際上不同於你目前通过自我媒體宣傳創業的状态。領域沒有区別。因此,我们是老公司,你是新公司。這也是一種年龄判断。

当然,我百分之百地承认,今天的年輕人在對科學技术的理解、對新事物的接受和對新商业模式的理解方面比我们快十倍。這也是為什麽我给自己一個決心去过我的生活,也就是说,在接下來的幾年里与年輕人交往,至少帮助年輕人成長,并利用我的资源或财富,或人脈来帮助年轻人成長。也正是因為这个原因,在过去的一年里,坐在下麵的我的搭檔盛希泰,当然還有北京大學企業家俱樂部的一些朋友已经联手,几乎投資了至少200或300家创新创业公司,尽管我们深知這些創新創业公司中的大多數肯定会倒閉和消失。然而,他們中的一些人肯定能夠站起来,就像中国革命一样,盡管牺牲了以毛澤东和周恩来为首的成千上萬的千千人民,但仍然奠定了这个国家。

因此,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已经談了很多關于新事物、创新和企業家精神的事情。

创業太难了

當然,这也是对企业家最大的獎勵。創业太難了。甚至这些东西也没有吸引力。当然,我的话并不否认一个國家必须保持創新和創业的心態,我也不反对任何大學提供創新和創业的学分課程,也不反對各種創業营、訓練营和孵化器的出现,因為我認為這些瑣碎的或個別的課程或活动,雖然没有对中国产生很大的影响,但实際上在某種意义上不知不覺地改變了中国。因為當我们連最后一根稻草都抓不住的時候,我覺得已經很危險了。因为中国仍然需要努力工作,从制度的深處进行一場革命。中国现在需要做的是鼓励能夠真正为社會做出貢献的活动,以增强創新和创业精神。在这中間,新的經濟和商业模式可能會出現,因為它已經形成了土壤。

然而,我特別不希望任何創业營或論壇成為一種欺騙或盲目的煽動。从过去六個月收到的商業计劃中,我可以感覺到中國企业家的素質正在急剧下降。最初的商業計划仍然更加優雅,或者至少有一个商业模式,至少有一個小模式,或者至少50%以上的商業计划企業家已經亲自探索了商業模式大約六個月。

目前,超過一半的大規模计划是一页A4纸,甚至省略PPT。直接告訴我俞小姐給了我钱,我会给你一個啟動項目。我聽说這些人要麽有精神問题,要麽真的不知道企业家精神是什么。因此,我特别希望我们北京大学创業營能够提供真正鼓舞人心的創業创新課程,真正为企业家提供非常完善的创業服务。

同時,我也非常同意努博兄弟剛才所說的話。這個商學院的一半课程應該改為哲學课程和社会思想課程。我非常同意,如果一個人的社會学基础、哲學基礎和意识形態基礎不深厚,就有可能做大生意,但至少會有障礙。我们也知道,世界上一些成功的企業家實际上擁有深厚的哲學、人文和美学知识。我们只看到乔布斯的傲慢,但没有看到他深厚的美學和哲学造诣。

不要借錢創業。

另一個建議是,我們不希望我們的企業家借錢创業。上个月收到的幾封信都是向我借的錢。上周我借了50萬英镑,下周借了30萬英镑。你为什么想借錢?正是這家初创企業向高利贷借钱,卻發现自己無能为力。最終結果是向俞敏洪借钱。我不认識他,我也不会打开這个洞,因為他發现如果他开始放高利贷,有人可以帮忙還錢。那就借吧。這很危险。

今天,我看到了另一個消息,一個19歲的女孩借了P2P貸款,越來越多,一连借了好幾筆。因為有很多P2P公司,其中一家借了另一家,公司之间的信息不顺畅,我不知道這個女孩欠了多少钱。結果,女孩無法還钱,想借钱的人紛纷回家讨钱。她的母親無法忍受債務的痛苦,喝農藥自殺,而她的女儿在12月31日突然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据估計,这個女孩還活着。三口之家只剩下一個悲傷和焦虑的男人。爸爸坐在那里。结果,葬禮那天,有四波人坐在房子门口,沒有離開,只是要錢。當然,當地人很生氣,把四批人带到了警察局。

所以創业的前提是,至少你应该能夠從像我們這样容易投資于你的投資者那里获得资金。如果我们輸了30万元,至少我們不會和你打架,对吧?

不要用你父母的钱創業。

不要用父母的钱创业。上個月,我遇到了幾個父母,他們來找我說,余老师,你鼓勵我的孩子创业。我說我從未鼓勵年輕人創业。我總是說年轻人不应該随便创業,除非他们從黃努博那里得到錢。我说你從黄努博那拿到钱了嗎?他們拒绝了。

“我們的孩子很聪明,说他想創業,最後他可以成為另一個洪敏。結果,我們家卖掉了房子,开始了賺钱的生意。結果,所有的錢在不到一年的时间裏就用光了。我們现在租的房子有一个壓力很大的孩子。他說,余小姐,你能幫我儿子彌补创業的錢吗?至少我們家會有生活的方式。ゥ?

因此,我告訴年輕企业家,除非你的父亲是王健林,当然,洪敏会這么做。至少在你花完所有的錢后,你不会让你的父母跳楼或者让你的精神壓力变得如此之大。

坚持创业

当然,最好不要隨便用女人的錢创業,我当然是在说男人,因为這里涉及到許多种對与错。所以底線必須被遵守。什麽底線?底线是,如果你不能創业,你仍然有你的生活,而且沒有任何理由说你因为债務而無法生存。底線是可以存在的。馬雲創立阿裏巴巴之前,前十大公司沒做什么,是嗎?当花藤还是腾讯的一员时,他试圖在最困難的時候一次又一次地出售騰訊。最终,沒有人想賣掉腾訊。他們坚持這樣做的原因很简單,因為他們並没有真的为了創业而孤注一擲。創業時遇到失败和困境是正常的,但当失敗和困境威胁到你的生命時,这就太多了。现在每个人都鼓勵创業。如果我們不创业,生活将是不完整的。我同意,但这取决於舞台。

我們經常鼓励人們說,“只要你在空中,猪就能飞。”雷軍说了这句话後,小米兩年后幾乎陷入困境。如果他能在空中飞行,他实际上有鹰的翅膀,但在这種情況下,他几乎折断了翅膀。经過兩年的调整,小米恢复了活力,所以不要聽成功人士的煽動。当然,一個人的想象力空和創造力是没有限制的,但是当我说沒有限制时,我的意思是在正確的時間鼓起你的翅膀,而不是在任何時间和地点拍打它们。我們發現当一个新概念出現時,整個世界都是一样的。例如,最近有很多人在找我投資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的概念。當然,这是中國最好的技術,也是世界上最好的技术。然而,當前麵有數百家公司時,你仍然拿着商業計划說今天沒有人相信我在做人工智能。

刚才努博谈到分享經濟。分享自行车后,每個人都做了各种各樣的分享,分享雨伞和凳子,最後幾乎分享男朋友和女朋友。然而,真正的共享需要市场需求和應用場景。到目前為止,我們還看到分享自行車是一个半成功的分享状态。当然,我们仍然必須麵对OFO和莫比克是否應該合並的問题。即使是風口,跟隨在风口后麵也變得毫無意義。

创业没有那麽高

此外,创业不是一個宏伟的计划,也不是对最新技术的跟進。創业有多种形式。你能說直播不是創业嗎?你能說像传统产業這样的書店不是初创企业嗎?現在中国也有一家小书店,每周只賣一本書,就像日本的書店一样。書店與其他形式和创业中心相結合是一種新模式,所以任何东西都可以称為创业。

在家写書也可以叫做创業。让我给你舉个例子。新东方在2017年推出了“百日激进主義学校”。我分享了100個學生的問题,并在100天內给了他们答案。那时,我时間太短,無法回答問题。我每天回答一個问题,每個問題回答大約1000到2000个单詞,所以我通過錄音来记錄。我让我的助手把它组织成單詞,然後把单词放到许多媒體上。100天后,點擊率达到1亿。一億多年後,這100个问題的文本仍然是好的,所以最后我再次修改了文本,把它变成了一本书,書名是《让成长带你穿越困惑》。這本書現在的發行量為30万册。

後来,喜马拉雅山發现了我的音频,他們說俞先生说音頻可以被切斷,變成一個老俞闹鍾,讓喜馬拉雅山的每个人都聽,这样不同的人可以享受不同的內容分享。后來,我想我能做到。你可以用它,所以删掉我在喜马拉雅山演讲的100段,放到喜马拉雅山。今天,观眾大約有500万。因此,創業可以通過新的手段、新的媒体和新的方向使一件小事变得尽可能極端,最終形成一个模式。我认為這三个内容如果收费的话也是一個小企业项目,估计收入应该达到幾百萬。也就是说,事實上,不要想象你要创业必須走多高。三轮车送快递是一项业务,只要你把快遞送到一家初創公司。

所以不要想得那麽高,我认為最重要的是要有這樣的心态。新东方经常说,“如果你想思考大的概念,但你需要知道任何大的事情都是從小事開始,加上想法和模式的突破,你最终會變得越来越大。”然後,当然,如果企业家一旦上路,他們必须有一种心態,他们必須堅定,所以我对企業家的口號是不死,不死,不死,但不怕死。我认真思考商业模式,耐心地做我自己的事,一點一點地做大。只要我上路,不要害怕死亡,顽强前行。

不要死,不要害怕死亡,学會反思

然而,在不死也不怕死的前提下,还有另一個建議。也就是說,一個人必须学會反思和再反思。上個月,有人聽说一位企业家第四次创业失敗,根本原因是他缺乏個性。如果任何一个團隊和他一起工作超過两个月,团队成員就会开始崩溃。他来找我,說我已经是一個持续的企业家了。我想成立第五家公司。你給我你的支持。我说你应該思考一下為什麽你創业了四次,並且有好的想法。結果,你的团队每次都在半年左右后离開。没有吸引人才的能力,你就不能自己創造任何職業!你必須反思,你徹底改变了個性、行為和语言上的垃圾,讓你的團隊成员与你团結起来,共同前进,並且仍然愿意跟随你五年或十年,這樣你才能成为一个偉大的公司。因此,我們不怕死。我们應該反思和重新考慮。到2018年,我們应该理性地邀请所有企业家进入一個新時代。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