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香港创业」香港终于有企业家了

編者按:本文由耿河從棱鏡复製,并经先锋國家授权。

香港企业家精神的火花已经点燃。

过去五年,在互联網創业席卷祖国大江大河的勢头下,香港也在“搅动”,试圖將新的增长势頭擴大到傳統金融、房地产等支柱產業之外。

這种新的動力是科創企業。

香港正掀起自上而下的創業浪潮。在政府的指導下,房地产開发商、大公司和大型基金都做好了应對的准備。

香港老牌房地產公司新世界、新鴻基、嘉汉等为企業家提供低成本的共用办公室空。红杉資本(Sequoia Capital)的香港X基金(中国参与了该基金)已經成为香港初創企業的資本促進者。

今天,香港的创业氛围越来越強。

2019年1月初,香港投资促进局公布了数据。截至2018年底,香港初创企業的数量已达到2625家,同比增長18%。這些公司的業务涵蓋金融技術、电子商务、供应链管理和物流技术等許多领域。超過三分之一的创始人来自香港以外。

2019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規划》提出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为香港乃至整个粤港澳大灣区科技企业的發展带來新的政策支持。

香港开始預计,这座城市將孕育更多的新疆和上塘。

給年轻人升职的機會。

陳冠华是近年来香港创业浪潮的見证人、見证人和推动者。

1996年,在罗彻斯特大學完成博士后研究後,陈冠华成為香港大學化学系的教师。当时,香港仍然是一個区域金融中心,香港的大學在基础研究領域沒有今天的地位。

陳冠華见證了香港过去20年的发展軌迹,告诉騰訊棱镜,香港回歸中国後發生了变化。大量人才湧入香港,一些人加入了金融業。他们與香港本地和外國的人才和资本相結合,逐步把香港變成現在的國際金融中心。

也有一些人加入了香港的大学,提升了香港的基礎研究水平。

「這兩種人才的結合对香港的科技创新非常有利。正如香港的科技創新平台一樣,任何創新都是人才和资本的結合。”陳冠华表示,香港并不缺乏這兩种核心资源。

2013年,曾担任中國网和巨人传媒两家知名公司首席執行官的文琪·郝回到香港,創辦了儿童節目教育机构祁龍科技公司。

「在创業初期,香港的营商環境不太好,创业門檻很高,租金昂貴,政府也不太支持中小型企業。」由於文浩在创業期間沒有獲得政府補贴,“我相信市場的力量。如果一个企業從一开始就依賴政府補贴,它的生命力就不會太强。”

過去五年,香港的營商环境明显改善。

香港政府意识到,除了繁榮的金融、房地产、貿易和旅游等传统產业外,還需要利用新的经濟增長势头,為年輕人创造更多向上流動的機會,同時使经濟結构更加多样化。

2017年,林鄭月娥就任香港特首。明確支持香港科技企業的發展是她上任後的工作重點之一。

林鄭月娥曾多次在公開場合强调政府推動科技企业发展的決心。在过去两年多,香港政府先後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增加对香港数碼港和科學院的财政支援,拨款200亿港元加强香港大學的科研實力等。

政府自上而下的政策支持給了市场和企业家信心。

香港的创业機會已經出现,那些充滿夢想的香港企業家需要支持。2015年底,陳冠華和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正在考虑建立一個支持香港科學研究的平台。

當時,李澤湘学生王陶闖的新疆已经在無人駕駛飛行器上位居世界第一。

陳和李找到了红杉資本中国的創始和管理合夥人沈南鵬,并在香港西区的蔡襄餐厅二樓會麵。“有没有可能在香港建立这個商業平台?當我們和沈南鹏第一次吃飯時,他認为这是一件好事。”陳冠华說。

六個月后,2016年7月,陳冠華和李澤湘,以及紅杉资本、光大控股和金田资產管理联合推出了香港X科技创业平台。港交所的重點是香港早期的科技企業,尤其是大學科研成果的轉化项目。

"我們把代表未來、無限和想象力的平台命名为香港X . "沈南鵬在香港十大开幕儀式上說

2016年底,香港十大基金第一階段融资完成,規模为3亿港元。陳冠華和李泽湘是普通合伙人,紅杉資本、光大控股和戈菲尔資产管理公司是有限合伙人,還有許多香港大學教授。

在过去的兩年裏,陳冠華和他的团隊已經检查了2000多个項目,並投资了其中的30個。其中許多项目是由香港大學、香港科技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學發起的。

「举例來說,香港X基金投資微電子的个別公司的估值,是他們投资时的五至六倍。尽管三家公司瀕臨破产,但它们也比預期要好。”現在,陈冠华的每個人都会說,香港是中國人创業的最合适的地方,“這里有高端人才、雄厚的技术积累和比其他许多地方更具學术性。”

大型房地產開发商的反饋

在香港,如果写字樓租金能夠降低,创业成本將会大大降低。

「过去數年,香港的共享空間越來越多空,在此期间,大型地產发展商的支持是不可或缺的,企業家可以低價租用办公室。可以說,香港的创业成本比以前低。”陈冠华說。

香港交易所也是受益者。位于观塘和約旦的嘉漢集团新鴻基分別為港交所提供免費共享空房间,然后通过港交所提供给投资創业公司免费使用

觀塘是香港九龙以东的一个地区。早在20世紀60年代,工廠就隱藏在眾多建筑中,开启了香港的工业時代。

自九十年代以來,香港工廠大量遷往內地,觀塘的工業大厦逐渐成為空。從前的工业区已經衰落,變得陈舊腐朽,成为觀塘的視觉印象。香港政府的统計数字显示,觀塘多年来一直是香港最貧穷的地區。

从2010年开始,香港政府啟動了一項改造观塘的計劃,希望通过改善基础設施將舊工業區改造成东九龙的商业中心。位於观塘的许多工業大厦已获「活化」,由工業大厦转變為商业大廈或写字楼。

2013年,李鵬资产以9.8億港元收購建达工业大廈,並斥資1.7億港元將其改造為辦公樓。这座建筑名叫KOHO,意思是科龙总部。

KOHO是觀塘第一座成功活化的工業大厦,具有里程碑意義。

第二年,香港四大房地產開發商之一新世界發展集团(New World Development)斥资16亿港元收購高浩。如今,这座12層的建筑是許多初创公司的所在地。新世界创业加速器尤里卡诺瓦(EurekaNova)和騰讯都位於香港首个韦斯特藝術中创空大樓內。

觀塘工业大廈在啟用期间,香港政府已加緊鼓勵青少年創業。

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林郑月娥在施政報告中建議為青年企業家和藝术家提供就業機會空并推出“青年共享空計划,以不超過市场價格一半的優惠租金將活化楼宇空出租給青年企業家或藝術家。

应香港政府的要求,包括新鴻基地產、嘉漢集團和英皇集團在內的10家公司率先參与支持,向企業家出租办公空间空。

由于观塘的工业楼宇密度最大,空較大,租金较低,上述大公司擁有的10個共享空中,有6個位於觀塘。他们的模範作用吸引了更多人涌入觀塘空。现在走在观塘的街頭小巷,你会不時看到年輕人穿着“科技”服裝。

除觀塘外,香港其他地區在過去数年亦有大量公共创新/[/k0/】。

例如,新界的香港科學院和南區的數碼港是受香港政府政策指引的科學组織和平台。政府提供资金为企业家提供一系列支持,包括就业空。

源自美国纽约的WeWork自2016年在香港銅鑼灣设立首間空客房以來,已在香港設立了9间空客房。

由万科前高管毛大庆、红杉資本、瑞金等机構投资設立的优科工作室也于2018年初进入香港。

期待更多新疆和上塘

早在2016年底,時任香港特首的梁振英在一次纪念科學院擴張的仪式上表示,当時香港約有1600家初创企业,只有40多家孵化器和共享工作崗位空。

阿兰·陳(AlanChan)在2017年底和他的朋友創建了一家精密營销公司Easychat。这是他的第三次冒險。

他告訴棱鏡网,香港目前有300多個共享工作崗位空,他選擇搬到位于觀塘的騰訊韋斯特中創空。

威斯特中国空自2018年8月正式開業,迄今已有来自8个國家的70家初创企業落戶。

腾讯韋斯特藝术中创空總經理尹穎怡告訴棱镜網,这些初創公司中有很多都非常重視腾讯的网絡效應。例如,有些公司想了解海外市场,有些海外公司想了解中国市场,都希望得到腾讯香港中創空的支持。(注:VSMedia负責WeStart中創空在香港的日常运营,腾訊不參与。)

“這裏房租很平,气氛很好。此外,对企业家來说,接觸真的很重要。在这裏,你可以結识不同的人,並有更多的机会了解大公司。如果需要資金,空也会有所幫助。”阿兰·陈告訴棱鏡。

对于AlanChan和Easychat來說,2月27日是他们获得聯係和资源的好机會。

那天晚上,300多人聚集在騰訊科技六樓的中創空上。六家公司上台介绍各自的項目,18家公司摆攤展示产品。

大多數前來聆聽的聽众是大型企業的高管,其中一些人是投资部门的負责人,一些人是业务部门的負责人。他們希望能够利用初创企业進行合作或投资。

在2月27日的活动之後,兩三名大型企業的高管联系了奧蘭昌(AlanChan)。他們对易趣网的产品感興趣,并希望与後續合作機会聯系。

不仅腾讯,香港的大型本土公司也在关注初创企业,SnapPop的联合創始人利奧劳(LeoLau)对此心知肚明。

SnapPop成立於三年前,是一個基于增强現实和图像識别的商品推广平台。該公司被選為新世界发展(New World Development)於2017年啟动的尤里卡諾瓦孵化器项目的第一階段。

尤里卡诺瓦孵化器項目由新世界发展副总裁郑誌剛发起。其初衷是探索智能零售業的初创企业。选定的企业可以免费使用位於KOHO9楼的尤裏卡諾瓦(EurekaNova)的共享工作空室。此外,尤裏卡諾瓦(EurekaNova)每周舉办研讨會,為這些創始人提供财务、法律和设計培训。

利奥勞(LeoLau)表示,他被选中加入尤里卡诺瓦是因為SnapPop的服务可以在新世界集團的一些业务中使用。

例如,在香港尖沙咀海濱的星光大道上行走,打開SnapPop的手機應用程序,针对明星的雕像,手機屏幕会立即弹出明星的虛拟动画,可以拍照或互动。

“星光大道由新世界发展公司翻新,因此该项目的合作機会也由他們介紹。”利奥勞(LeoLau)表示,“SnapPop自從當选尤裏卡诺瓦以來,人气不断上升。”

從2017年9月至今,SnapPop先后与不同组织合作了30多个項目,其中大部分是由新世界引入的。

與初創企业不同,文浩創办的祁龍科技公司经過5年多的發展,已成为香港最大的儿童編程教育机构。現在,他正正式離开香港,進入一個更大的“舞台”,這是香港初創企业开拓市場的重要途径。

许多內地初創企业擅长利用內地天然的单一市场顛覆商業模式,贏得胜利。香港企業家也需要內地市場,但他们希望利用本地大學的科研實力,建立更高的技术壁壘和研發能力。

“我們决心不投资那些只创新商業模式的公司。在過去几年裏,香港X基金用核心技術幫助初创企业。有了技術壁壘,他們仍然需要找到市场。”陈冠華说。

創業的侥幸逃脱。

對香港初创企業來说,技术和市場(如果兩者都能擁有的話)可能会走得更远。全球無人机霸主大江、Lumos智能头盔、癌症早期检测公司Cirina和人脸識别公司shangtang technology就是這種情況,它們被选為2018年美国時代雜志的最佳发明。

这些诞生于香港的獨角兽公司,已经成為香港科學发展道路的詮释。在“粵、港、澳、台發展规劃規則”的政策支持下,香港的小企業可能會燎原。

本文为專欄作者授權创業邦發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係作者个人觀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請联係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联係editor@cyzone.cn。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