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平台企业」平台企业:“双创”助理或“双创”黑仔

原标題:平台企業:“雙創”助理或“双創”黑仔来源:經济观察网

「平台企业」平台企业:“双创”助理或“双创”黑仔

陈魏勇

不管我們喜不喜欢,平台企業在整个经济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平台竞争正逐渐取代原有的企业內訌,成為市場競爭的最重要形式。随着平台巨头一個接一个的崛起,圍绕平台的争議也越來越大。

在眾多關於平台的爭论中,“平台是促進创新和創业還是阻礙创新和创业”显然是最能引起人们关注的话题之一。有些人认为平台本身是一个不断增長的怪物。當它逐漸长成參天大树的時候,也会帶來“樹下無草生長”的后果,一個接一個扼杀創新和創業精神。而其他人認為這个平台更像一块土壤。在擴張的同时,它將促进商业生态的健康發展,最終带來更多的創新和創业精神。这兩种對立的觀點是對还是錯?這真的需要考虑很多。

熊彼特假說引發的争议

在某种意义上,关于平台将如何影響创新的争论可以追溯到所謂的熊彼特假說。

經濟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晚年曾在他的名著《資本主義、社会主义和民主》中提出了一个相當非正統的观点:那些“垄斷”市场的大公司是创新的最重要力量。他寫道:“一旦我們檢查了细节,并探索了那些最能吸引进步注意力的單個項目,指導我們的线索就不是带我们去那些在相對自由的競爭下工作的企业的前门,而是肯定去大公司的前門...大公司可能在创造生活水平(而不是降低生活水平)方面發揮重要作用”。這种觀点後來被一些經濟學家称为“熊彼特假说”。

对於熊彼特假說,熊彼特自己给出了兩个主要原因:第一,创新是一项固定成本大、邊际成本相对較小的活动。企业規模的扩大可以有效分擔固定成本,从而顯著降低創新的平均成本。因此,從创新成本的角度来看,大企業比小企业更有優势。第二,与那些小企業相比,“垄断”大企業可以进行更密集的管理,使用更先进的工具,從而使創新活動更有效率。

熊彼特假說一提出,就像一塊激起千層浪的石头,在学術界引起了广泛的讨論。許多著名學者參加了關于這一观點的讨论。

一些學者表示支持熊彼特,并给出了更多支持這一觀點的理由。例如,著名經济学家加尔布雷斯(galbraith)认为,除了熊彼特給出的理由之外,金融市场的特征也决定了“壟断”大企业比“竞爭”小企業具有更多的創新优势。他指出,真實的金融市场往往是不完善的,这導致企業获得融資的能力往往与其規模有關(注:后来的信息經济學告诉我们,加爾布雷斯提到的不完善的金融市場很大程度上是信息不對稱的結果,而企業規模對识别企業质量起着“信号”作用)。由於創新通常需要大量资本,只有那些规模大、資本充足的大型“壟断”企业才能创新。當时的實证研究也支持熊彼特(Schumpeter)和加尔布雷斯(galbraith)的观點,發現無論是在创新投入還是創新产出方面,大企業的表现都明顯优于小企业。

另一組学者反对熊彼特的观點。這种反对主要來自兩个层麵-

一个层次是企业内部的。以著名工业經济學家舍勒和羅斯(Scheler and Ross)為代表的一些學者认为,随着企业規模的擴大,官僚主義將逐渐盛行,而“企業家精神”將下降,這导致企业的創新能力随着規模的擴大而降低。有趣的是,这种质疑熊彼特假设的观點也可以在熊彼特自己的作品中找到。事實上,熊彼特还在《資本主義、社会主義和民主》中指出,隨着企业規模的擴大和市場的集中,企业内部的組织将变得越來越官僚化。

另一種批评是關于企業外部的。例如,以诺貝尔奖獲得者肯尼斯·阿羅(kenneth j. arrow)为代表的一些學者认為,大企业的高創新能力是以犧牲中小企業的创新為代價实现的。在这些學者看来,中小企业比大企业更具創新性和創造性。然而,在大企业崛起之後,这些中小企業被赶出了市場,它們本應带来的创新也同时消失了。此外,大型“壟断”企业会刻意控制新產品的推出速度,以确保现有產品能够以良好的價格出售,从而实现利潤最大化。至少在理论上,这种创新的“計划”将大大推迟創新的过程。熊彼特假说的反对者也為实證研究提供了大量证據。一些研究表明,虽然大企業在创新产出总量上更占主导地位,但如果考虑到創新的投入產出效率,那么小企业就會表現出更强大的实力。其他研究分析了产业集中度与創新的關系。这些研究發現,產业集中度与產業创新水平之间存在倒U型關系。換句话說,讓市场适當集中對創新有好處,但如果所有市場都被一兩家大企業控製,整个市場的創新活力也會停滯不前。

在平台时代,熊彼特是對还是錯

在很大程度上,關于平台企业是促進創新还是阻碍創新的讨论实際上是熊彼特假說討论的延续。由於網络外部性的存在,平台的增長往往极其迅速,而平台市场通常高度集中。因此,我們看到的許多平台企业在熊彼特的意義上是大規模的“壟斷”企业——當然,如果我們考察企业的規模及其對跨地區和跨行业企業的控製,當前的平台企业將远遠超過它们的“前輩”大企业。正因為如此,正如熊彼特和加爾布雷斯等經濟学家指出的那样,這些大企業在成本、技术和融資能力方面远遠超过了中小企业。一旦他們被充分调動起来,他们的创新能力将是惊人的。

同时,与以前的大型企業相比,平台市場使市場更加集中。過去,即使在钢铁和石油等行业,至少也有几家規模和实力相近的大型企業相互竞爭。在許多行業,也有大量的小企业。如今,該平台覆蓋的幾乎所有行業都是“一个主导”和“最好的、不三不四”(注:至少你必須排在前两名才能生存,第三和第四名都不在畫面中),小企业都消失了。在这种情況下,Aro等人擔心的平台擠压中小企业的问题似乎更加突出。

那么,平台企業的崛起是促进創新還是阻礙競争?就个人而言,我認為第一种情况似乎更有可能。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们需要開始一些關于创新本身的讨論。

根據熊彼特在《經济发展理論》一書中的定義,“創新”一詞的含义非常廣泛。所有“生產要素重組”,包括新產品的發明、新工艺的使用、新市场的開发、新原材料的使用、新組织形式的发明等。,可以纳入创新的范圍。这些创新活动中的一些相对“软”,可以以相對較低的成本實现。例如,如果一个企业家發現了一個新的用户群和一个新的藍海市場,這可能隻是一个灵機一动,根本不需要投資。而其他創新相对來說是“困難”的,需要大量成本才能实現。例如,如果你想开發芯片或操作係統,你可能需要投資数十亿美元和大量的研究人员。

对於那些“硬”创新、規模更大、資本實力更強的平台企業来說,將会有更大的优势。不久前,美国众議院舉行了一次特别聽證会,討論平台企业对创新的影响。谷歌經济政策主管亞当·科恩(AdamCohen)代表公司接受了质询。科恩在證詞中给出了一个數字:谷歌在2018年的研發投资為214亿美元,是2013年的三倍多。顯然,如此巨大的研发投资隻有像谷歌這样的大企業才能負擔得起。至于研发成果,众所周知——谷歌在人工智能等領域的领先地位可以說是用如此龐大的資金一點一点積累起来的。

值得一提的是,與傳統行业巨頭相比,平台企业现在似乎更加关注规模擴張所引發的“官僚病”,並开始积极采用各種方法来治療。无論是國外的亞马逊、微软、穀歌,还是中国的阿裏巴巴和腾訊,当业务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根据未來发展的需要調整組织结构,将更新更重要的業务部門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然而,一些平台企業鼓励员工创辦自己的企业并在內部孵化,这样新技术和新市場就可以从他们老化的身体中不斷成长。通过这些手段,當今的平台企业可以更好地保持其“創業精神”的年轻,并将创新效率保持在相对较高的位置。

至于那些“软”創新,與資本和企業規模的关系相對较小。他們更依賴企業家的直覺和判断。然而,许多人擔心,由於缺乏足够的力量来支持這种创新隻能昙花一现。在大型平台企业的压力下,這些創新者只会以退出告终。在最近的聽證會上,哥倫比亚大學教授蒂姆·吴(TimWu)谴责了大型平台公司通过收购淘汰創新者以确保现有业务稳定的行为。必須承认,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大型平台企業自身在市场上的競争優势和“杀戮获取”(KillerAcquisition)等竞爭手段确实可能会摧毀創新者的一些成就。然而,僅僅基於這一點,我們可能無法得出這樣的结論,即它将摧毀創新本身。原因如下:

首先,大型平台企业可能不會观察到所有重要的创新,或者對它们不感興趣。管理科學家克里斯腾森(Christensen)曾提出“創新者困境”的概念,稱當一个企業变大時,会更加關注其原有業務的持續发展,而忽略那些可能在未来颠覆整个行业的创新。原因是成熟的企業通常會给企業帶来丰厚的利潤,而新企业和新產品的利润是不確定的。因此,出於安全原因,大型企业往往選擇深入挖掘其原始業務,同時對创新持相对谨慎的态度。由于“创新者的困境”,大型平台企業往往会错失未來将成为其强大竞爭对手的小企业。事實上,雅虎错過了穀歌,阿里错过了很多,腾訊也沒有停止頭條新聞。

其次,所謂“狩獵收購”的存在本身可能成為企业創新的驅动力。人们的创新动機是不同的。有些人就像抚养孩子一样。他們想看到的是,他們的新发明和模型可以在他们自己的手中發扬光大。有些人创新的目的是养豬。他们製造新产品,开拓新市场。目的是等待大公司收購它,从而获得丰厚的财務回报。显然,对於第二類創新者来说,“狩猎收購”实际上是最好的獎励。在商業史上,我們可以看到許多通过“養豬创新”進行原始积累的例子。例如,被稱为“钢铁俠”的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创建了ZIP2,創建了X.com,创建了贝宝,以及...他把它们都卖了。正是有了這筆錢,马斯克得以建立特斯拉,製造火箭,成為我們熟悉的馬斯克。很難想象如果沒有像易貝这樣的平台公司购買他的原创作品,馬斯克会是什麽樣子。

当然,有些人还會指出,像馬斯克这样能夠聪明地推销自己辛勤工作的人可能占大多数。大多數人仍然希望他們的創造能在自己的手中成长。这种观點可能是合理的,但我们必須認识到,一個有理想的人不一定意味着他有能力實现这些理想。人们的能力可能各不相同,創造者或开拓者可能不是一個好的操作员。從這个角度來看,把一項新发明或新模型交到它原來的发明者手中并不一定是件好事。武秀明以臉書收购Instagram和Whatapp为例,譴责該平台的“狩猎收購”尽管這个例子生动感人,但我不知道你是否想过没有臉譜網的即時通讯和应用會是什麽样子。事實上,雖然苹果和苹果都很受歡迎,但他們還没有找到一个清晰的盈利模式。特别是WhatApp,它有一個非常成問題的資金來源,因為它堅持其简单易用,並且一直拒絕广告等商業运營。因此,假设臉谱没有收購這兩家公司,它们可能不再存在于這个市场。因此,表面上简单而粗糙的操作,如臉譜网,實際上並没有消除创新,相反,正是它保留了原本可能会消失的创新成果。

你覺得“一家淘宝店”和“三家夫妻店”怎麽樣

说到這裏,让我们來谈谈企業家精神。关於平台企业是促進還是阻礙創业的爭论也非常激烈。一種观点認為,该平台極大地降低了创业成本,从而極大地促进了创业。另一種觀点認为,平台企业的崛起是以傳統企業为代价的,因此它对创業精神的影响是負麵的。那麽,哪個观点是正確的?我們必須詳细分析它。

首先,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平台的创建可以大大降低創業成本。就属性而言,平台是一个连接器和一個事务促进者。為企業提供支持和服务是其內在要求。因为有了這个平台,企业可以將很大一部分職能分开,从而有效地降低運營成本,降低创業門槛。例如,在过去,當经营一家商店時,企业的所有者需要拥有这家商店并指派專門的人员来处理复杂的交易過程。然而,在淘寶等電子商務平台出現後,這些成本得以节省。同时,借助平台的搜索和匹配能力,運營商可以更有效地找到贸易夥伴,並方便地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做生意。從这些角度来看,這個平台确實降低了创業的成本和門槛。

其次,我們應該全麵看待擠壓傳統企业的平台。幾年前,互联网上有一句流行的谚語,“淘寶店的兴起就是三家夫妻店的衰落”。由於它的廣泛傳播,我一直无法核实它的原始來源,所以这種說法是基於什么樣的观察或统計,也很难证實。然而,我認为即使這是真的,也不能斷定平台的興起阻碍了就業。事實上,這份声明表明,该平台可以幫助企業以更高效的方式运营——根据这份声明,原本需要三家夫妻店服务的客戶現在只能由一個人和一家淘宝店來处理。有些人可能会說,那些因此失业的人呢?他們本可以住在夫妻商店里,但现在他們没有生计。他們应該怎么做?这的确是個問題,但我不認為问题出在淘宝或其他平台企业。

诺贝尔奖获得者米尔頓·弗里德曼(MiltonFriedman)曾在一個發展中国家的考察旅行中,看到一群工人用鏟子沿著河邊挖掘。他好奇地问道:“為什麽不用挖掘機?”当地官員告訴他,这是为了增加就業。弗里德曼聽着,對官员们說,“那你为什么不让他们用勺子挖地呢?”我认為弗裏德曼的問題可以帮助我們考察淘宝店和夫妻店之间的关系。这家夫妻店似乎容納了更多的勞動力,但實際上它只是掩蓋了效率低下的问題,就像用鏟子挖地一样。用淘寶店取代夫妻店本質上與用挖掘機取代铲子是一样的,這是效率的提高。它有助于提高市场效率,這是不可否认的。

經济史告诉我们,雖然新技術或新商業模式的出现會在短期內擠压舊工作,但從長期來看,它們會创造更多的新工作。从這个意义上说,挖掘机不會消除就業,淘寶不会消除就業,其他平台也不會。事實上,許多被淘寶壓垮的夫妻店主后來在淘宝上開始了自己的電子商务業务,收入比以前更多,生活也比以前更好。

幾個月前,中国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发布了《阿裏巴巴零售平台就业机会計算和平台就業系統研究报告》。根據该报告,阿裏巴巴的零售平台在2018年创造了4082万个工作岗位,包括1558萬個交易性工作崗位和2524萬个驾驶性工作岗位。这是什麽意思?尽管阿里巴巴等平台确实摧毀了一些线下商店,但就淨值而言,它们對創业和就業的影響仍然是積极的。

充分利用平台服務“双创”

通過以上分析,我们已经可以得出結論,虽然平台对創新和创业有許多影響,但總的來说,其积极影響仍然占主导地位。正如李克強总理不久前在国務院常务會议上指出的,“網絡平台經濟是组织生产力的新方式,是经濟發展的新動力。它在优化資源配置、促進跨境融资和发展、促進產業升级和擴大消费市场,特别是增加就业方面发揮著重要作用。”

当前,中国经济正进入一个新的發展階段,麵临着日益激烈的外部竞争和日益增大的内部转型压力。在這种情况下,只有积极促进創新和创業精神,我們才能不斷为我们的經济注入新的動力。在这个过程中,平台可能會發挥非常关鍵的作用。從這個意义上说,我们應該給这个平台更多的支持,而不是更多的怀疑。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