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其成!!!想赚就赚!!!想富就富!!!

「西班牙大选」西班牙未能再次组阁,多党制的反面样本?

原標题:西班牙未能再次组建政府,一個多党制度的负麵例子?来源:界麵新闻

「西班牙大选」西班牙未能再次组阁,多党制的反面样本?

7月25日,西班牙馬德裏,西班牙众议院25日投票否決中左翼工人社会黨候选人佩德罗·桑切斯出任首相。資料来源:视覺中国

西班牙人不能做什么?答案是在晚上9點前吃晚飯,组建一个聯合政府。

當地时间7月25日下午,西班牙首相佩德羅·桑切斯(Pedro Sánchez)再次在議会吞下苦果。西班牙議会以124票讚成、67票棄權和155票反對,三天内第二次拒絕任命桑切斯为西班牙下一任总理。根本原因是桑切斯的新政府組建计划無法贏得议会的多数支持。

在两天前的第一次投票中,桑切斯的提名以124票赞成、170票反对和52票棄权被議会否决。

自4月28日西班牙大選以来,三個月已經過去了。尽管桑切斯的中左翼政黨工人社會党(PSOE)在大选中以29%的選票成为議會中最大的政党,但由於過去十年西班牙政治日益分裂,在350個席位的下議院中僅有123個席位的工人社会黨組建独立内阁并不容易。

工人社會党(Workers ' society Party)知道自己很弱,选择了在政治光譜上更接近它的左翼民粹主义政党“统一民主运动”(Unidas Podemos)(也称為“我们能黨/我们能运动”),試图在选举后立即聯合执政。与已有140年曆史的工人社會党相比,成立仅5年的“我们能党”(We Can Party)在西班牙高失業率、低经濟增长率的背景下,迅速成为西班牙第四大政党,在議會拥有42個席位。

然而,由于重要内閣職位的分配,两党组建聯合政府的努力很快陷入危机。

尽管桑切斯25日在投票会前公開表示工人社會党已經向“我们的有能力的政党”提供了优惠条件,包括保留副总理一職以及住房、建設、卫生和平等部长一職給“我們的有能力的政黨”,但這仍然不能令“我们的有能力的政黨”滿意。

在“我們能够黨”看来,最具實权、最有利於左翼政党政治活力的勞工部是黨的最重要要求。对此,工人社會党發言人艾琳·拉斯特拉(Irene Lastra)表示:“難道你不知道西班牙勞动力市場的决策权掌握在地方當局手中嗎?你想开一輛没有方向盤的车嗎?”

事實上,早在兩党正式开始關于組建內閣的談判之前,外界对左翼联合政府并不乐观。最大的擔忧之一是當时执政的右翼保守人民黨幾年前进行的勞動力市場改革。

通过人民黨的改革,西班牙企業可以绕過固定工资和固定工作時间的阶梯合同,從事类似职責的工作。一方面,更加灵活多變的勞動合同確實大大降低了西班牙的失业率,但也降低了西班牙的平均工資,增加了临时就業的比例。

作為左翼民粹主義政党,“我們能够黨”的核心政策和竞選主张包括逆轉人民党的勞动力市場改革。這一提議不僅引起了西班牙雇主协會CEOE的强烈反对,而且使被批評为“不善于促進經濟发展”的工人社會党不願冒險將勞動部長這一重要职位移交給“我们能够黨”。

根據23日和25日的投票結果,桑切斯的支持票基本上都来自他自己的工人社会黨,而幾乎没有一个“我們能够党”(We Can Party)的成员愿意为桑切斯的組阁计划買單。

此外,兩党之间的矛盾有着不可分割的僵局,即“我們能做到的政黨”的领导人巴勃羅·伊格萊西亞斯(Pablo Iglesias)。桑切斯認為,任命理想主義的伊格萊西亚斯(iglesias)为副总理不仅會使联合政府更加难以運作,還會引起議会中第二和第三大政党、人民党和公民党的強烈抵制,这將使新政府在议會中極其困难。目前,人民黨和公民党在議會中拥有123個席位,與工人社会党平分秋色。

為了将伊格萊西亚斯排除在內阁之外,工人社会黨曾希望“我們能黨”能夠派出一個由行業专家組成的技术官僚團隊擔任重要的政府職位。工人社会黨的这些要求也被“我們能夠党”視为對党的侮辱。尽管伊格莱西亚斯在投票前已經在推特上表示,他愿意放棄內閣職位,但他提名的副总理是他的妻子和党内第二號人物艾琳·蒙特罗(Irene Montero)。

桑切斯和工人社會党在兩次試图突破海关失敗後會做什么?

根據西班牙憲法,新政府必须獲得議會半數以上席位的支持。如果第一次投票沒有通過,第二次投票至少需要簡單多数席位,即支持比反對需要更多的票數。如果两次嚐試都失敗了,兩黨還有兩個月的时间來達成共識,否則将会觸发另一次选舉。

桑切斯已經走到了最後一步,一方面,他希望“我们可以聚会”能在9月前做出實质性让步。在西班牙,人們普遍预期,短期内的连任將导致选舉参与率大幅下降,這無疑將使基本上更加穩定的人民黨更加便宜,而工人社会黨和“我們能夠党”將麵临两败俱伤的局面。此外,桑切斯認為,“我们可以党”不愿意第一次上台。

另一方麵,工人社会党也準备單獨執政。为此,桑切斯希望第二大政黨人民黨在投票中支持少數派政府,或者至少棄權。这在西班牙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当人民党在2016年選举后試圖組建一个少数派政府時,工人社会黨在欧盟的强大壓力下選擇了站在哪一边。畢竟,如果所有政党在9月底前都不能打破僵局,西班牙將在11月10日舉行四年来的第四次大选,這對西班牙在歐盟的政治地位毫无益處。

西班牙已经在2015年12月、2016年6月和2019年4月舉行了三次密集大選。

2015年大选後,各種联合內閣组建计劃的相繼流产直接引發了2016年大选。然而,改選仍未能打破僵局,最终不得不依靠布魯塞尔的协调,主要政党几乎没有达成一致。今年2月15日,工人社會党的少數派政府宣布了另一次大選,因為2019年預算仍未獲得议会批準。

西班牙過去四年頻繁的選举根源于歐洲债務危机中西班牙兩黨製的崩溃。自20世紀10年代以来,人民黨和工人社会党這两個传統政黨受到了“我們可以党”、“公民黨”和“声音运動”(Vox,也称为人民声音党)的打擊。

大選结果,除了工人社會党和人民党的大聯合政府方案,任意两大政黨组閣都無法獲得過半議席。图源:Las Voces Del Pueblo

自2011年選举以来,人民党和工人社會党的席位比例從84%降至54%。尽管多黨製在欧洲主要国家并不少見,但西班牙议會中政黨領袖的集中程度最低,相比之下,德国CDU和社會民主黨的席位為56%,英國保守党和工黨的席位为90%。

使情況更加复雜的是,與德國、英国和其他單一民族国家不同,西班牙領土上的少数民族和自治區的政治權力是巨大的。地方主義,甚至以加泰羅尼亞和巴斯克為代表的分離主义政黨在議會中占有少數席位。

此外,西班牙不同于英国,英國由四個主要政治实體组成。佛朗哥時代长期而強大的中央集權製使得单一制在西班牙盛行。這也使得工人社會党在尋求議會支持时,不得不对基本情況有所顧忌,選择与分离主義政党保持距離。即使工人社會黨和“我們能夠党”需要利用這些小政黨才能真正獲得議会多數。

也许,正如西班牙谚語所說,“太多的顾忌什么也做不了”。计算太多的工人社會黨能否在9月底的最后期限前组建內阁,這并不樂觀。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禁止转载”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